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首席女中医第7章   病情基本稳定

    第7章   病情基本稳定

    作者:暖春半夏    

      林语菲走之前,按例在病房巡视了一圈,确认了自己组上的病人的病情基本稳定,这才准备离开。

      只是,也不知道她是幸运还是不幸运,林语菲刚走出走廊,就迎面碰上了前来探视自己父亲的邵振尧。 冤家路窄。

      林语菲的脑子里飞快闪过了这个词,面无表情地和邵振尧打了声招呼:“小邵先生,您父亲已经醒了,现在情况还不错,今天晚上谢医生会给他服用第一剂汤剂,明天我们会继续密切观察您父亲的情况的。” 邵振尧视线平淡地在林语菲身上扫了一遍,嘴角带出一点上挑的弧度来:“林医生不休息还跑到医院来,真是太辛苦了。”

      林语菲的表情僵硬了一下:“是谢医生通知我说您的父亲已经醒了,我作为老邵先生的责任医生,自然是要第一时间过来确认的。”老娘还不至于要对你撒谎来赢取你的欢心,我就实话实说了,怎么着?

      邵振尧眼中划过一丝饶有兴味的光,矜持地点了点头:“林医生能有这样的认知,实在是很不错。”

      说完,邵振尧没有再看林语菲,带着秘书进了心血管科。

      林语菲站在原地想了半天,怎么都没有想明白自己在这一场交锋中是胜了还是败了,但肚子又饿,只能带着这种纠结的情绪去医院外面的小饭馆觅食。

       在林语菲的想象里,中药汤剂都是滚烫、还量大、还臭、还苦——虽说通过鼻饲管给药,苦不苦什么的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但是其他的特点都是限制项啊,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即使身体已经很不舒服了,林语菲还是在吃完晚饭之后,又回到了科室。

      秦勇此时正在护士站和年轻貌美的实习护士侃大山,骤然看见林语菲又冒出来了,一脸没控制住的惊悚表情,压低声音问:“你又回来干什么?小邵先生可还没走呢!”

      林语菲很认真地回答:“秦勇啊,你要知道,我和小邵先生是医生和患者家属的关系,而不是赌徒和债主的关系啊。你这是什么破表情,快收起来。”

      坐在一边的实习护士笑着调侃了一句:“就是,人小邵先生颜值那么高,就算不做什么,能和他多接触接触,也会好开心的呀。”

      林语菲和秦勇瞬间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见了浓浓的同情。

      邵振尧那种煞星就是长成天仙样,也不会有人觉得和他站在一起好、开、心、的好吗!要知道,那个男人是全球最著名的几大风投人之一,人称中国的索罗斯——听听,这特么的都是什么外号,中国的索罗斯啊!要知道索罗斯特么的人送外号“金融大鳄”,摇头摆尾间卷走利益无数,整垮了多少国家的经济、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此人风格属于典型的吃人不吐骨头、利益至上型,但这丫还敢自称哲学家!妈的不要脸! 秦勇对于这种萌萌哒的小护士包容心一向比较强,而林语菲作为自身学霸,自带傻白甜退散光环,只看了那小护士一眼,就让她闭嘴了。

      我大中华竟然出了这么个不要脸Plus,简直……简直……简直混账!林语菲愤愤地去值班室去了自己的白大褂,边穿白袍边往单人病房走去。

      护工已经将食糜装进大号的无针头注射针筒了,邵振尧正在护工的指导下,用注射针筒一点一点地往鼻饲管中挤食糜,健美的手臂上肌肉隆起,冷冽英俊的脸上带着点隐忍的神情,让林语菲气势汹汹的脚步瞬间停顿了一下。

      这个时候,林语菲才算真正接触到了一点邵振尧为人子的那种心酸和无奈,也隐隐约约有了点歉疚的感觉。

      林语菲的父母身体都算健康,她一直以为自己在医院见惯了生死,在手术或者插管甚至是因为患者神志不清选择束缚带的时候,都没有丝毫犹豫,甚至觉得在医疗措施中所谓的同情心只会害了患者,但是今天邵振尧为他的父亲注食的举动和神情,让林语菲再次明白过来,在医院里、在医生的眼里,所有的病人存在最大的证明除了床号,就是各项检验结果,但是在患者家属的眼里,他们还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一个个寄托了他们深沉厚重的感情、在医院经受病痛折磨而无力自救的人。 护工低声叫了一声“林医生”,林语菲笑了笑,走进病房,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等着邵振尧将一管食糜都挤进鼻饲管了,才低声问了一句:“小邵先生,你晚上要留下来吗?”

      邵振尧将已经空了的针筒交给候在一边的护工,笑着拍了拍自己父亲的手:“爸,我出去一下。”

      老邵先生笑呵呵地挥了挥手,显然对自己这个儿子十分放心。

      邵振尧和林语菲一起走到科室里,林语菲才说:“小邵先生,刚才谢医生和我提议,先给老邵先生进几剂汤药看看效果,如果老邵先生肺部的指标恢复得好的话,气管插管是可以拔掉的,这样鼻饲管也没有继续插着的必要了。”

      邵振尧点了点头:“谢姨的提议自然是好的。”

      沉默了一会儿,就在邵振尧想要离开的时候,林语菲抿了抿嘴,低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邵振尧有些意外:“林医生指的是什么?”

      林语菲再次抿了抿嘴:“我为老邵先生做的急救措施都是符合规定的,我不是在为这些道歉。只是……只是老邵先生毕竟是在我的手上变成现在这样,我深感抱歉。”

      邵振尧有些惊奇地看着这个年轻的女医生,他没有那个时间去试想林语菲将来对他服软是什么样子,因为那是必然的。但是不可否认,她能在一天之后、主动对自己说出这句话,还是让他有点意外的。这是一个太过天真的女人,但不可否认,确实是一个家教很好的女人。

      见邵振尧没有说话,林语菲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其实我最应该道歉的人是老邵先生,您放心,我不会对患者有任何偏袒的心情,也不会刻意冷待任何一个人。”

      邵振尧终于露出一点浅浅的笑容:“好。”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邵振尧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好”字,林语菲仿佛卸下了什么负担一样,忍不住露出轻松的笑容来,劝说道:“小邵先生,鼻饲管注食是有讲究的,你没有经过训练,还是不要随意插手护工的工作才好。”

      一直装影子站在一边的秘书先生一副惊愕又佩服的表情飞快地看了林语菲一眼,又看了看神情平静的自家BOSS,想了想,还是选择闭嘴。

      邵振尧只是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我晚点再来看父亲,林医生,再见。”

      林语菲:“小邵先生再见。”

      邵振尧带着秘书出了省医的大门,秘书先生忍不住问了一句:“BOSS,你好像对林医生格外宽容啊。”虽说林医生确实也算是肤白貌美大长腿的美女一枚了,是挺符合BOSS的放松标准的,但是老邵先生还躺在人家的病床上呢,BOSS你不好乱来的。 邵振尧看了自家一到无人处就变得神经兮兮的秘书一眼,忍不住叹了口气:“Essy,去取车,我很累了。”

      “遵命,BOSS。”Essius一脸无奈地看了自家BOSS一眼,快走几步,在路边一辆黑色的宾利轿车前停了下来,先打开车门,让自家BOSS把他那千金之躯给塞进去,自己才开了驾驶座的车门做进去,扣好安全带,轻踩油门,车子悄无声息地滑了出去。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