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首席女中医第8章   第八章中医汤剂趁热喝?NO!

    第8章   第八章中医汤剂趁热喝?NO!

    作者:暖春半夏    

      谢宁然来省医的时候,林语菲刚好把明天要用的病程模板给打出来,正趴在办公桌前翻九大本,准备补充点上半年的材料,以应付一年一度的大检查。

      谢宁然提着一个200ml的保温杯进来,轻轻敲了敲门:“语菲,走了。”

      林语菲快速将九大本往文件盒里一塞,起身就和她一起去了单人病房。

      这个时间不算晚,老邵先生在半个小时之前进行了第二次注食,现在正昏昏欲睡地躺在床上,见谢宁然和林语菲来了,就对她们笑了笑,比起之前,精神状态有些萎靡,但还算好。

      谢宁然将保温杯放在床头柜上,熟练地握住了老邵先生伸出来的手,语气很温柔:“老邵先生,我要喂你吃药了哦,是我和老师一起探讨出来的方子呢,你呀,要努力把它都吸收掉哦。”

      又来了,这种哄小孩的说话方式……林语菲觉得自己不论听多少次,都不会习惯这种让人全身鸡皮疙瘩起立敬礼的语气的。

      不过老邵先生是真的很吃这一套,笑着用手握了握谢宁然的手,视线在护工的身上扫过,谢宁然连忙让出位置来:“我不太会用鼻饲管,还是你们来吧。” 护工连忙洗了手,将针筒拆出来,这才戴上一次性手套,快速抽取了保温瓶里的深褐色汤药,用手背量了量温度,赞赏地笑着对谢宁然点了点头,转身将中药汤剂注入鼻饲管中。

      林语菲有些好奇:“不是烫的吗?”

      谢宁然认真地摇摇头:“当然不是,万一损伤了消化道黏膜那不是更惨?”

      见林语菲只是点了点头,并不说话,谢宁然笑着说:“不是所有的中药汤剂都需要趁热喝的,只有表证才有高温的要求。”

      见林语菲还是一脸漠然地看着自己,谢宁然有些无奈地抿了抿嘴,眼神略带谴责:“最普遍的表证就是各种类型的感冒。哎我说,你还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中医啊。回去看书去!哪儿能这么轻易地把所有知识都告诉你呀。”

      老邵先生看着她们两个互动,无声地笑出声来,喉咙急促地滑动了几下,面上又露出了不舒服的表情,显然还是很不习惯气管插管的。

      谢宁然在一边看着护工做完一切,也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轻轻拍着老邵先生的手,哄着他入睡。

      林语菲不好意思就这样离开,想着自己反正也没什么事,就站在一边,安静地陪伴。 邵振尧吃完晚饭回来,看见的就是这样温馨的一幕,连日来心中积累的疲倦和烦躁,好像也得到了一点抚慰,并没有进去打扰,他如同来的时候一样,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就站在病房外面等候。

      Essius沉默地跟在自家BOSS身边,等了有半个小时,谢宁然和林语菲才从病房里出来,一见站在外面的邵振尧,两人都有些惊讶。 邵振尧做了个手势,和她们一起回了科室说话。

      邵振尧问:“谢姨,我父亲的情况怎么样?”

      林语菲本来都打算开口介绍情况了,被邵振尧这么率先发问,立刻又闭上了嘴巴。

      谢宁然笑着说:“老邵先生的情况不是很好,他入睡得慢,吃得也不算多,这两天让护士记一下他的24小时出入量,我想做个对比。”

      “这个已经在记录了。”林语菲连忙说,“老邵先生现在是一级护理,24小时出入量是必记的。”说完,林语菲打开了老邵先生的电子病历,下拉之后,顿时就有些傻眼。

      老邵先生是昨天晚上突发房颤,所以他的护理等级也是从昨天晚上才调整的,到现在根本不到24小时,所以记录的那一栏现在是空白的。

      谢宁然轻笑着拍了拍林语菲的肩膀:“没事,明早就有了。”

      林语菲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羞愧得什么劲儿,耳朵通红地点了点头,看了看站在一边若有所思的邵振尧,再看看同样站着不走的谢宁然,想了想,问了一句:“谢医生,你有没有推荐的中医的书让我看看?”

      “有啊。”谢宁然很是自然地说,“五年制中医本科教材,中医基础理论,你先看看吧,找人卫版的,十二五还是十一五都没太大差别,编得还挺好的。” 林语菲一时间有些呆滞——我还以为你会让我去看什么传说中可以呼风唤雨的中医古籍,就让我看教材?这反差,啧!

      邵振尧说:“谢姨,您准备走了吗?我送你一程?”

      Essius立刻往边上让了让。 谢宁然摆了摆手:“送什么送啊,就几步路,我自己走回去就好了。”

      林语菲说:“那我也会去了。”说完,还特意和秦勇打了声招呼,跟在邵振尧身后,和谢宁然一起离开了医院。

       第二天一早,谢宁然就准时到了科室,参加完科室早会之后,谢宁然就和林语菲一起,在李健鸣的带领下去查房了。

      整个查房过程都是谢宁然抱着暂时用不到的病历本,而林语菲则打开病历本和李健鸣汇报患者情况,时不时李健鸣会对林语菲的一些用药提出改正的要求。

      这样把自己组上的病人全都查过一遍之后,李健鸣带着谢宁然和林语菲回到了科室,林语菲自顾自去录入医嘱了,李健鸣却带着谢宁然进了自己的主任办公室。

      “谢医生。”李健鸣的长相比较强势,多年的战斗在临床第一线上也给她塑造出了严肃的气质,就算此时是笑着对谢宁然说话的,也隐隐有些命令的意味,“对于我们这些病人,你有什么好的意见或者建议呢?”

      谢宁然的笑容依旧柔和,想了想,说:“嗯,那位处于中风后遗症期的患者,我觉得可以配合头皮针,帮助他复健。还有两位习惯性心绞痛的患者,可以加以涌泉、关元、命门等重灸,其中一位还有偶发房性早搏的,可以在艾灸的基础上加上胸部闪罐,效果还挺好的。”

      见她说得稀松平常的样子,李健鸣问了一句:“看样子谢医生很有经验啊,手上有过多少成功病例了?”

      谢宁然像是没有察觉李健鸣隐隐的恶意一样,依旧是温柔地笑着:“成功的病例啊,我没有去算啊。”

      李健鸣这一拳像是打进了棉花里,自己也觉得没意思,点了点头:“那既然这样,谢医生要是愿意,在语菲取得那三个患者的同意之后,谢医生是否愿意为他们治疗呢?”

      谢宁然依旧是带笑的,说:“当然愿意啦。医者父母心嘛,有能让患者早点康复的办法,当然要用啦。”

      李健鸣也笑了笑,起身和她一起出了办公室,直接走到正在对着病历本录医嘱的林语菲身边,说:“语菲,今后我们组上的病人分三个给谢医生。”

      林语菲顿时一脸懵逼:“老师……”

      李健鸣立刻补充了一句:“谢医生会告诉你是哪三个患者。至于他们的思想工作,我相信他们不会拒绝我们给的安排的。”

      林语菲这下是真的着急了:“老师,我们组上的病人一直都是我和您在看的,这贸贸然地就换了医生,别说他们会不会不乐意,就是谢医生她也未必能一下子摸清这些患者的情况啊。”

      谢宁然连忙摆手:“不不,语菲你误会了。我并没有要单独操作这三位病人的意思,我只起一个辅助的作用。”

      林语菲有些不耐烦:“这是谁提出来的?”

      李健鸣并没有回答林语菲的话,而是说:“下周我会带你师弟去美国参加胸外研讨会,这几天你就把该周转的病人都周转了。”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