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豪门恩怨:千金狱女第八章 監禁的日子(2)

    第八章 監禁的日子(2)

    作者:尤笝    

      闻言,夏家为了女儿打下了这场官司花费不少,足足可以看出她在那个家中的一颗闪闪发亮的钻石。

      警官的话让夏暮沉想到昨天,父亲忧伤的眼神看着她被警察扣押带走,母亲难过的哭着爱莫能助望着她一步步的被强制拉走,还有哥哥夏尔沁,但那个人所有的表情都是藏着,没人可以猜到他的心思,就连她这个当妹妹的也不了解他……

      “施警官,妳能帮我一件事吗?”夏暮沉忽然脑海中一闪。

      “妳说看,我能帮就帮。”警官看了下胸口上绣上的姓名,下意识的赶紧回应。

      “我想写一封信给我的家人。”她慢慢地开口说着,生怕对方马上拒绝。

      “这可以,但内容必须给我们看过。”严格来说,进来这的受刑人基本上写的信依然要给警官们审核过才能,而也绝对不会因为私下交情而破了规局。

      夏暮沉愣了几秒,最后还是同意了。

      半晌。

      “尔沁,请你告诉爸妈,我会努力的过着,就算受了在多的痛,我也会坚持下去,原来我打算就这么死在这不用等到五年,但我一想到你还有爸妈这些念头通通暂时抛开了,我告诉自己更要咬紧牙关忍耐地撑过这有期徒刑。”

      信中写的每一字每一句都让施警官毫不顾忌地念出来,并且盖了章表示已通过。

      “你不求死了?”

      “不会了,就跟信说的一样,说到做到。”没有什么事比她的家人更来的重要,她要好好的过,慢慢地承受这一天天的煎熬……

      “哎,那个很跩的杀人犯回来了!”

      夏暮沉回到监牢,看着刚刚那群欺负她的人,她一步步的走着,闭了一下眼睛,最后缓缓地向着杨婷来个90度鞠躬,也在这同时所有人不可思议地看着“妳这是干什么?”

      “我只想安稳的过着,请妳放过我。”

      换作是之前是别人这样求饶着她夏暮沉。

      “呦?凭妳这样就让我给妳安稳了!”杨婷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她最痛恨的事一向做的老狠,虽说她们之间没有恩怨,但她就是看不爽了怎样。还想安稳,笑话,还头一次有人这么敢对她这样说。

      “我都道歉了,还想怎么样?”她从小到大没这么跟一个人好好地道歉,何况又是个没事找事的陌生人。

      夏暮沉语气有些急,脸上的表情更加不快乐。而周围的人听得不满意,每个嚷着又吵了起来骂,竟然敢在这种环境下没大没小的目无尊长,好歹杨婷也是大她好几岁的基本的尊重该给的都没给还有脸请别人放过她了!

      “好啦别吵了你们!那个谁想安稳是吧,那就跪下来求我怎么样?”杨婷故意为难她,一脸骄傲的等着她跪下来求饶。

      夏暮沉感觉遭到了侮辱,气得吞了一口水,想到家人为了家人,她冷冷地瞪着杨婷大姐头,慢慢地弯下膝盖,但身体与意识像是在争吵,人家说只有跪天跪父母没有在跪贱人。

      碰!

      这群人当中有一个忍不住踹了她后脚,让迟迟不下去的膝盖重重的跪在地上,而头也被他们压制着不放。

      此刻夏暮沉痛得咬住牙关,双手更是紧紧握住,眼神还是表示着不屈服令杨婷看得牙痒痒最后一个甩巴掌过去“还不给我磕头!”

      一个巴掌痛得夏暮沉失控的挣扎,霎时像一个疯子到处嘶吼,无法控制自己的意思对着杨婷吐了口水。

      “好呀,妳真想死是吧!”杨婷再次抓狂,扯了那碍眼的头发,拿了一把尖锐的牙刷直直逼往她的喉咙靠近。

      夏暮沉陷入困境,她不想就这样一了百了的死,为了活着为了最爱她的家人,她必须想办法活下去!

      “妳就是杀了我,妳也出不了这。”她用尽力气逼出自己说着每一字,因为被扣住喉咙说出来的每一句都是沉重。

      杨婷听了这些话,开始犹豫下来,她也是一个很想从这出去的人,而她从来没有想过在这把一个人活活弄死,最多只是玩玩而已她可不想真的一辈子出不去。

      “妳这女孩脾气还真拗,让妳跟我跪下磕头,道个歉有这么难?”她轻轻地放开,收回那锋锐的凶器。

      “暮沉做不到。”她毫不犹豫说了。

      杨婷听到这几句摇了头,像是没她的辄,要把人活活打死呢对自己不利,要把人折磨个半死又感觉她能够忍受得了。

      “好吧,这事就这样算了。”

      霸气的语气一响,任何人不敢说出一字。

      “杨姐,就这样放过她了吧?!”

      身旁的小妹表示不满,更气得继续对着夏暮沉拉扯,居然可以平安过关那怎么可能,她那张脸跩的跟甚么样。

      “呵!”小妹被杨紫一拳打住,痛得收回去那不安分表示。

      “听好了,除了我,谁都不准动她。”

      杨婷站出来宣告这牢里的这群人,告诫那些想对夏暮沉动手动脚的人都必须经过她这关。

      “谢谢杨姐。”夏暮沉觉得惊讶不已,因为前一秒还恨的她牙痒痒,讨厌死自己的人,怎么下一秒变得想保护她的大姐姐了,这样的转变真的太快了吧。

      “妳终于有一句是我爱听的。”杨婷发自内心的大笑起来,觉得用强迫的用打的用揍的对方都是不屈服,那还不如顺着这孩子,让她打从心底服了她这个大姊头……

      在这么大一座监狱住了八个女人每个都长得凶神恶煞的模样。昨晚夏暮沉是双脚并拢蹲下来睡着的,因为刚进来这里不适应更没有任何安全感,只能紧紧抱住双腿让自己踏实一点。

      杨婷并没有这么的放过她,她不安分的脚搁在她背上,当她不停地动来动去就是在踹她,放肆的无礼的动作令夏暮沉想反抗,但又怕吵醒睡着的每一位。

      她好不容易躺下来想睡个好觉,却被杨婷弄得自己根本睡也睡不觉,她的背很重,杨婷大约一米六体重约150斤左右,这个重量要让她忍到早上当天她怎么受得了呢!

      早晨。

      刺眼的阳光照射到每个人的脸上,但没有一个愿意醒过来,只有夏暮沉一个人醒来,有一半原因是她睡不好。她转身看了一下杨婷把脚拿开了,松了一口气的起来整理被子。

      之前每当这时间一到,夏暮沉都是拼命想赖在床上不肯醒,偶儿会把闹钟关掉再继续睡,直到佣人跑上来喊着“小姐,要迟到了快起来!”然后她才从优发娱乐中觉醒,有时还起来了发个脾气,现在她想这样都不能,而这里不充许她那样做。

      不知道爸妈现在怎么样,有没有睡好?

      “起来了!”一名狱警走过来看着每个人还在睡,不停地拿起警棍敲打监牢,让每个还在睡优发娱乐中的整个被吵人的声音苏醒过来。

      “4516妳在那磨蹭什么还不快去梳洗!”

      来这里的每个人穿上的衣服上都有绣着号码,通常狱警是不会喊着对方名字就算是知道了也只是叫了号码。

      夏暮沉整个人起不来,背上像是裂开似的疼痛,腰部也跟着酸痛,她像只乌龟慢慢地站起来慢慢地跟着每个人走过去。

      她在这里的号码就是4516没有名字。

      狱警没耐性地拿起警棍,朝着她的肩上打过去,不停的催她走快点。她边走边被打痛得咬着牙忍过,因为她不能反抗狱警更不能把害她变成这样的人说出来。

      “来这给妳,洗了它。”杨婷拿了一桶堆满高山的衣物放桌上,自己回到一张舒适的椅子上坐着。这里没有洗衣机只有一大盆桶子和一块刷子,夏暮沉只能用这两个来洗衣服,要什么没什么,要反抗只有死路一条。

      “哈哈,杨姐,还以为妳就这么放过她,没想到妳让她做我们全部人的份量。”

      一位女生在一旁幸灾乐祸,她今天可幸运了,不用出半点劳力,因为所有的事都由夏暮沉来做就行了。

      夏暮沉边洗着衣物,边听着他们说的话,就算不想听也不行。还以为昨天过后就比较没事,她可以安稳地度过这5年,没想到事情不是她想的那么天真。

      “动作快点,我昨天放过她,不代表以后不争对她。”

      “不愧是杨姐,高手中高手!”

      这群人就这么看着她一个人做了全部的人份量,不停的在身后催她,见她不吭一声她们觉得越来越好欺负。

      半小时过。

      夏暮沉双手已经脱皮了。她从小到大过的是饭来张口钱来伸手,从小就是掌上明珠父母的心肝宝贝,怎么可能舍得让她做这些杂事。

      但她来到这里就是另一个世界,每个人看她就是不顺眼,根本不管她是什么身分,因为进来这里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4507让妳煮饭,妳把饭煮焦了,让大家怎么吃?”狱长气得把锅里面的饭端上来指责。

      还真是头一次看到烧成焦的饭锅,若没记错的话4507下厨实力了得怎么今天就成这样了?

      “对不起,真的很抱歉。我马上重做。”4507赶紧道歉,嘴上不停的只说这一句给狱长听,平时的威风都不敢表现在她的面前。

      狱长无奈的看着,摇了头鄙视的眼神看着4507最后挺着胸暂时离开厨房。

      见狱长跟狱警离开,4507楞着楞看了四周没有任何人走进来赶紧领着夏暮沉将她的头压在锅饭上。“看妳做的好事,连个做饭都不会简直是废人!”骂完后大力地把她整个人甩开,像是碰到了肮脏的东西那样,看着她整个人倒在地上。

      “住手,杨姐说过除了她谁都不能动她,这要是让杨姐知道妳把她的人带来这做事……”令一旁女生看见赶过来遏止提醒着她。

      “她的人做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怎么教的?”

      夏暮沉看着两人一说一唱听到了重点,她忽然想起杨婷确实说过这样的话,但并没有人放在眼底。不过这个4507真是大胆,竟然敢在背后说着杨婷,看来想在这里当大姊头的真多。

      “这是我的错,不关杨姐的事。从小到大我没学过怎么做饭,这是我人生头一次做的真的!”

      如果要在这活下来那么她一定要跟对人,否则自己真的会就这么死在这了……

      “呦,妳终于说话了?”4507还以为对方是个哑巴从进来厨房帮忙到现在没有出点半声。听她说从小就没有学过做饭,怪不得能把饭锅烧成这样。

      “那个谁,我到处找妳原来妳在这。”杨婷从外面走进来厨房,看到4516的身影马上走过来,看到她披头散发的跌坐在地上,察觉情况不对劲。

      “谁准妳带走我的人!”

      杨婷原来以为她一个人在食堂等待,但有人说她被人使唤叫到这里来了。

      “我听说这新生是妳罩的,好奇她是什么样的人物就把她带过来。”

      “杨姐别生气,人妳带走就是了,对吧,卉姐?”站在4507身旁的女生吓得颤抖,只要是每次看到杨婷出现,她就忍不住说些好听话。而4507号的卉姐完全不怕的意思,她跟杨婷之间早已是看对方不顺眼,有时还会动不动吵起来,因为两人没有关在同一间不过一样是想在这里当老大。

      “找死吧,我有说能带走吗?”4507并没打算就这么放人,她凭什么说4516是她的人,只有她可以使唤谁都不准,这种行为只会让李卉更加反感更想去惹毛杨婷。

      夏暮沉看着两人对视,不知道到底该选在谁那边,她想暂时不动声色看这两个究竟是谁比较厉。

      “李卉,妳找死是吧,今天就让妳知道谁是这里的老大!”

      杨婷忍不住先动手推了推那张嚣的脸,接着两人开始打了起来,而原来站在一旁的女生赶紧躲起来,她怕连自己也遭殃的躲在最角落。

      夏暮沉终于见识到马屁精是怎样的,是个贪生怕死谁厉害就跟着谁,谁输就跟着欺负那个输掉的人。原来这就是监狱中的生活,进来这没有在讲法律的,眼睛要放亮点什么人不该惹就尽量别去招惹。但她根本谁都没有惹,就被她们使唤来使唤去,他们俩个刚刚就像是在抢一条狗,看上同一只狗抢着是谁的。

      难道她夏暮沉在这就只配当她们其中一人走狗?

      杨婷的头发被李卉扯了只根下来,而李卉的头发也是少了几根,他们互相用揍头打对方,最后在用脚踹对方。

      “杨婷,妳去死吧!”李卉大声地说完马上把热锅端过来眼前,毫不顾忌的朝往杨婷脸上泼去,她得瑟的笑着也在同时渐渐的一脸惊愕,那热腾腾的锅并没有成功的往杨婷头上下去,反而烫到了别人。

      “4516!”

      杨婷原以为自己就要被毁容,谁知夏暮沉勇敢的穿到中间来替她挡下来了!

      既然在这是一条狗那么就当一只忠贞不二的狗吧……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