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如果可以,不停相爱第4章   

    第4章   

    作者:嗜睡的蝴蝶    

      潘婕乘坐的出租车,停到了离市区较远的H市第四医院。这里远离闹市,环境比较好,因此是很多慢性康复病人最好的修养场所,而第四医院也被百姓称为“康复医院”。

      潘婕穿过前面的门诊大楼,来到住院部。进了电梯直接上了八楼,路上没有片刻耽搁,一看就是对环境非常的熟悉。她很快来到了835病房门口,推开门,走了进去。

      病房不大,很干净,只有一张病床,病床旁边支着一张行军床,另一边摆着一张桌子。桌上是一个漂亮的青花瓷花瓶,插着一束粉色的香水百合。再靠墙边一点的位置,是个饮水机。最里面,是卫生间。床的对面有两张单人沙发,前面还摆放着一张小茶几。外面是凉台,晾晒着昨天刚洗完的衣物。病床上的被子、枕头却并不是常见的医院中所用的白色,而是淡绿色并印有百合图案,这一切使这个房间看起来不像是病房,倒有一点家的感觉。

      床上躺着的,是一位妇人,大概五十来岁的年纪,容貌端庄,眉眼之间倒和潘婕有好几分相似。她身边并没有常见的针管、气管之类的东西,只在床边有一个挂吊瓶的支架,提醒着进来的人,这里住着的是一位病人。

      潘婕轻轻走到床边,在椅子上坐下,拉起妇人的手轻轻地摩挲着,“妈,我来了,你今天还好吗?”

      床上的妇人并没说话,也没睁眼,就如睡着了一般那样平静地躺着。

      潘婕看了看妈妈的气色,和昨天没什么差别,平和稳定。她站起身,拿起桌上的花瓶,去给百合换水。今天又有花苞开放了,新开的花总是看起来那么娇艳。潘婕轻轻地把花蕊拔掉,只留下绿绿的花蕊茎,并用手在花朵上弹了点水。这还是以前妈妈告诉她的,百合开放,要把花蕊拔掉,这样花期才会更长。

      回到房间,放下花瓶,从床下拿出一个脸盆,打了半盆温水,用毛巾开始给妈妈擦脸、擦手,一边擦,一边给她按摩,又轻柔又熟练。这时,病房的门开了,进来的是她请的护工阿姨——王婶。

      “潘姑娘来了啊,今天怎么这个时间就来了?不上班吗?昨天晚上我已经给你妈妈擦过身了,衣服也换过了。”

      潘婕对她笑笑,“哦,我今天休息。洗的衣服我看到了,我帮她按摩一下,没事。”

      那王婶知道她的脾气,所以也就由着她,自己拿起拖把,拖起了地板。”你还真孝顺,每天都来看妈妈,你妈妈要是能知道,肯定特别开心。”

      潘婕按压着妈妈的额头,手法轻柔娴熟。看着妈妈平静的面容轻轻说道,“她肯定知道的。”做女儿的,和妈妈是心意相通的。她知道,自己做的所有事情,妈妈一定都知道。

      王婶一边擦着地板,一边怜惜地看着她,“现在的孩子,还有几个像你这样的啊,一个个跟父母说话都不耐烦的。就拿我那个小子来说吧,十几岁就不学好,一天到晚就知道玩游戏,从早到晚连话都不跟你说一句。你要是一说他点不是啊,恨不能蹦起来跟你吵。我要是有你这样一个女儿就好了哦。”

      潘婕听到这,心里有些难过,“我出去上学,中间一直没有回来过,那几年都没好好陪她。在这世界上,我就妈妈这一个亲人了,我没法……”说到这自己也再说不下去,声音也哽咽了。

      王婶放下拖把走过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姑娘,吉人自有天相,你妈妈肯定会醒过来的。别难过了啊,今天休息就多陪妈妈说说话。”

      潘婕把眼泪强忍回去,轻轻地点了点头。利索地擦完了脸、手、脚,又做完了按摩,小心地把妈妈的手脚都放回了被子里。

      王婶接过脸盆,帮她把水倒掉。“潘姑娘,你今天中午在这里吃好了,我去帮你订个饭。”

      潘婕轻轻点点头,“那麻烦你了,阿姨。吃了饭我就回去了,下午还有事。”

      “好的好的,有事你尽管去忙,这边我会帮你照顾的,你放心好了。”笑着说完,就出门订饭去了。

      潘婕坐在床边,拉住妈妈的手,轻声说道:“妈妈,我离开绝尘公司了。新公司很好,你放心……”

      潘婕在妈妈这里,对不顺心的事从来只字不提。她只想让妈妈每天开开心心,快点好起来,爸爸不在了,一切艰难都应该由自己扛起来。

      王婶拿饭回来,听着她还在和妈妈絮絮叨叨地聊天,不禁笑了起来,“你这个姑娘真有意思,每天都来跟妈妈说这么多话。我那个儿子要是肯跟我主动说一句,我就要开心死了哦。”

      说到这,王婶又问道:“姑娘,我看你也不小了,有男朋友没有呢?”

      潘婕笑笑,想起了林俊峰。可是他算得上男朋友吗?“还没有。”

      “你条件这么好,工作好,人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会没有男朋友呢?是不是自己要求太高了?”一边说着,一边在床角坐了下来。

      “也不是。前几年一直忙着读书,顾不上考虑这些事。今年才回国,刚参加工作压力大,也没时间。所以……”

      “啧啧啧,你看看,这要是你妈妈在身边,得多着急啊。女孩子,追求上进是好事,可最终还是要成家的啊。你这么好的条件不找,等好男人都被别人挑跑了,你可怎么办?听阿姨一句话,都说女人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再能干终究也要嫁人的,赶紧找个好的,回头带来给你妈妈看看,阿姨也帮你看看。”

      说到这,阿姨突然拍了一下大腿,想起一件事。“对了,你有个同学来看过你妈妈,就是你刚上班那几天没来的时候,好几个月了,这时间一长我倒给忘了。你那个同学我看就不错,高高帅帅的。”

      “同学?”这下潘婕倒迷糊了,妈妈住在这家医院,没几个人知道啊,哪来的什么同学呢?“那人叫什么?”

      “啊哟,他说了,不过我没记住,只记得好像是姓林。”

      林俊峰!他竟然跑到医院来看我妈妈!潘婕不禁更怒了。

      看到潘婕不说话,王婶又接着说道:“我看那个小伙子就不错,人长得就像电视里的男孩子一样那么精神,脾气也好,和人说话可有礼貌了。潘姑娘怎么不考虑考虑他?”

      “我是不会考虑他的!他做优发娱乐!”潘婕话一出口,阿姨愣住了。这是怎么了,刚才还说的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发火了?

      潘婕也几乎立刻意识到自己话说重了,赶紧对着阿姨说道:“阿姨我不是说您。”

      看她一副仍不能释怀的样子,知道自己不免又要多解释几句。“您说的那个确实是我的同学,可是我不喜欢他,不想和他来往。”

      王婶听她这么一说,才明白过来。“好好,不喜欢就不考虑。只是我觉得那孩子真的还挺好的,你俩站一起,看上去肯定特别般配。”

      潘婕实在不想多说有关林俊峰的事,也不再说什么,只低头吃饭。

      医院的饭菜不是美味,但还算清淡可口,很合潘婕的胃口。吃完饭,已经快一点了。潘婕站起身对护工说道:“阿姨,我下午还有事,这里就拜托您了,我明天有空再来。”

      潘婕说完对王婶笑了笑,便离开了病房。下午要去断点公司,两点以前她要赶到。

      潘婕毕业时本来已经在美国找好了工作,是自己的导师文森先生推荐的一家IT企业,公司很不错,还是世界五百强。可就在她刚刚上班半个月之后,国内传来家里出事的消息,潘婕不得不辞去工作,第一时间回了家。爸爸妈妈每天早上都有一起去买菜的习惯,多少年了一直如此。原本菜市场就在离潘婕家不远的地方,两人步行很方便。可后来城区改造,旧的菜场被拆迁,新菜场离她们家要过两个街口。就是这次拆迁,让她在一个早晨失去了父亲,而母亲陷入昏迷,至今未醒。

      等她回国,交通大队的人告诉她,肇事的是一辆早上起来去拉货的小面包车,开车的人是无证驾驶,已经被抓了。当她父亲看到面包车迎面而来的时候,他奋力推了老伴一把,就是这一把,让她妈妈幸免丧命,而他自己却被汽车从身上碾了过去,当场死亡。潘婕妈妈被一推,经车一撞飞了出去,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当时的情况特别混乱,潘婕回国时事情已经基本处理完了,而谁找到她的电话通知她、谁安排她妈妈住院、谁处理事故、谁帮着办理爸爸的后事,她都不清楚。当时整个人都是傻的,也根本无暇顾及这么多。

      几个月以后的现在想起来,却觉得是有人在帮她做这些。到底是谁呢?

      潘婕的车在离绝尘大厦三个街区的地方停了下来。她下了车,付了车钱,直起身看向面前的大厦。这是创业大厦,对外招租的写字楼。按照前几天断点公司人事部的说明,她找到电梯,按下二十三楼的按钮。

      电梯门打开,迎面就是大大的公司招牌“断点广告公司”。潘婕走过去,招牌左边就是前台。

      “我找人事部的刘部长。”

      前台的小妹,人长得很甜,看上去年纪非常小,面对潘婕微微一笑,露出了一对俏皮的虎牙。

      “你是潘婕,潘部长吧?”

      “你认识我?”潘婕很诧异,自己在业界并不出名,这个前台竟然能叫出她的名字。

      小妹笑得更甜了,眼睛像个小月牙,“那倒不是。刘部长交代了,今天下午会有个美女部长来找她,我一看您这气质,可不就是了嘛。”

      小姑娘真够机灵,话说得恰到好处,既解答了潘婕的疑问,暗地里又不着痕迹地恭维了她。看来断点的人调教得不错啊。潘婕一边想着,就对着这个小姑娘笑了笑。

      小妹也不耽搁,站起身快步走到潘婕面前,“您跟我来。”说罢引着潘婕进了公司。

      和很多写字楼里的公司一样,断点也是大办公室,隔成了一个个格子间,只是隔板的颜色很特别,不是用的常见的蓝色、灰色,而是粉紫色与银色组成的图案。画面很抽象,像花不是花,像鸟不是鸟,但看上去非常舒服。

      小妹一边引路,一边向潘婕介绍。“这层楼是人事部和后勤部,二十四层是财务部和总经理办公室,设计部和市场部在二十二层。”

      说话间,来到了一间单独的办公室,“这里就是刘部长办公室了。”说着,就走上前去敲了敲门。

      “请进。”门内传出的是个男声。小妹向潘婕微微点了点头,就推开了门。“刘部长,您说的那位潘部长来了。”

      “欢迎欢迎!”正对房门坐着的男子动作迅速地站起身,满面笑容地走上前来,握住了潘婕的手,“潘部长真是准时啊,时间正好两点你就到了。”

      这个刘部长看上去三十岁出头的样子,口音带着浓重的香港味,应该是香港人。身材微胖,比潘婕高不了太多,也就是一米七左右。一付黑框眼镜,给整个人增添了一些知性。脸圆圆的,眼睛很小,一笑就只剩下一条缝。嘴唇厚厚的,使他的面相看上去平添了几分敦厚的感觉。

      潘婕笑着寒暄道,“应该的,守时是基本的职业素质了嘛。”

      刘部长哈哈一笑,对着门口的小妹挥了挥手,“你去忙吧。”然后又转过来对潘婕说道:“李总今天还吩咐我,说你一到,就叫我带你去见见他,我们现在过去可以吧?”

      “当然可以。”

      刘部长引着潘婕,并未乘坐电梯,而是直接走了楼梯来到总经理办公室。门口的助理一见是他,对着他笑了笑,轻声说了句,“李总正在等您。”说完就起身敲了敲门,听到里面回话就推开办公室,向着刘部长和潘婕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等他们进了办公室,又轻轻地把门带上。

      这是一间很大的办公室,面积是刚才刘部长办公室的两倍。背后临窗,是创业大厦的外墙落地玻璃,办公室内沙发、吧台、书架、冰箱一应俱全,最靠里面好像还有一个衣帽间。而在办公桌右手的地面上,是一条地毯铺就的高尔夫推杆球道。看来李总是个高尔夫爱好者。

      两人进去,李总并没有立刻抬头,而是在面前的文件写了几个字,这才抬起头,看向两个人。

      “李总,这位就是新来的潘部长,潘婕。”

      在楼下快餐厅草草吃过晚饭,潘婕便再次回到了公司。

      二十二楼没有前台,但办公室里加班的人不少。潘婕的办公室,位置跟二十三楼刘部长的一样。她坐回自己的座位,继续审阅刚才没有看完的文案。吃饱了饭,人有些犯困,潘婕习惯性地站起来,走向办公室的右边,想倒杯咖啡。等她来到一排书架边上,才惊觉,这里不是绝尘,没有吧台了。

      潘婕苦笑着摇了摇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来明天卫兰过来后第一件事,就得让她赶紧给自己弄个咖啡机来。

      一直到十点半,潘婕才把手边的文件全部看完。她对公司的项目有了大概的了解。

      现在正在进行的项目有八个。三个是香港的项目,应该是总经理带来的,主要是户外广告一类的。还有三个是H市的平面广告,客户都是一些小公司。还有两个项目是稍大一些的,一个是一个电视广告项目,客户是一家汽车行业。另一个是一家地产公司的全套策划,这个项目最大。

      前面几个项目都已经基本进入签订合同的阶段,问题不大。汽车项目方案已经做完,等待开标;地产项目刚刚接到标书,而同时参与这个项目竞争的,就是绝尘公司!看来,赌局的第一场,应该是这个案子了。

      潘婕把这个案子的标书完完整整地看了三遍,又仔细分析了一下需要注意的点,发现以现在断点的实力,拿下这个项目困难可能非常大。但她对断点的情况还不熟悉,很多细节需要确认,也许明天需要和设计部的人好好地沟通一下了。当然,还有财务部。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