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如果可以,不停相爱第6章   

    第6章   

    作者:嗜睡的蝴蝶    

      潘婕躺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睡。

      林俊峰追出来对她立下赌约的画面,就像放电影一样反复在脑海中出现。他,终于开始像个男人一样,面对自己了。

      她清楚地记得,大二时,他在自己寝室楼下用玫瑰花摆出的那颗心型图案,是怎样被她冲下楼去踩成烂泥;也清楚地记得,大三那一年他每天放弃去球场、跟在自己身后去图书馆的情形;更清楚地记得,那个大雨的黄昏没带伞的自己被他拦在操场上,面对想强吻自己的他扇出的那一记耳光。她都没忘记。

      他的追求,让她变得愈发冰冷,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护自己、拒他于千里。在很多人眼里,林俊峰正如一座潜藏的金山,太多人想要从他身上发掘出通向幸福的捷径,可她不愿意。她想要的,是一条自己铺就的花径,哪怕不那么完美,但甘之若饴。这是她的人生,她想要自己走过完整,不做繁花似锦中锦上添花的那一朵,而要做深山幽谷那一缕暗香。

      可是,林俊峰从来不懂这些,不懂她到底要的是什么。她要的,只是一个男人,比她更强、比她更优秀,而不是依靠着家世背景、处处显露出优越感的大男孩。这些,林俊峰不明白。

      从他来到绝尘,几个月之间,他的表现确实让潘婕刮目相看。可以说,工作上的表现并不逊于自己。也正因为如此,她已经开始尝试放弃对他的成见,慢慢了解并接受他。可是,当她终于知道,原来自己入职绝尘都是他一手安排之后,她不能原谅他。林俊峰,在那一刻再次回到了原点。

      潘婕不是不知道,林俊峰一定是一直关注着自己,不然,那一份绝尘公司的合约,不会那么及时而合适地出现在她的手边,不然他也不会出现在自己妈妈的病房里。从认识他到现在,整整七年多,他几乎是唯一一个走进潘婕生活中的男人,可他还是不能走进她心里。

      赌婚,不是她想要的战斗,可如果这一次他可以让她看到改变,那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虽然也许这场战斗,从开头就不是公平的,但这是她的选择,她会勇敢面对。

      深秋的太阳,虽然倦怠懒散,可仍然在该出现的时候出现了。林俊峰难得地在大早醒来,收拾好自己,吃过早饭,提前半个小时到了公司。大厦里静悄悄的,他径自坐上电梯,来到自己的办公室。

      昨天,他已经让自己的助理把最近的项目文案拿了过来,这会正静静地躺在他的办公桌上。他煮了杯咖啡,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平时,他看见那山一样的文案就有点头疼,可今天一反常态,每个文案都看得非常仔细。

      他在找和断点公司共同竞标的项目。

      十点钟不到,他已经把所有的文案看完。按了一下内线电话把助理叫了进来。

      “这几个送去市场部,其他这些都送去林部那里再看一下。”说着举起手中的一个文件夹,“这一份留在我这里。”抬手看了看表,对助理说道:“通知设计一组,十点半到会议室开会。”

      “好的。”助理抱起桌上的文件,转身出门。

      林俊峰一边喝着冷了的咖啡,一边拿起了手机,拨通了潘婕的电话。

      铃声响了很久,电话才被接了起来。”喂,对不起,我现在正在开会。”潘婕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故意压低了说的。

      “哦,我没别的事,就是跟你确认一下,我们的第一战,是那个地产项目,对吧?”

      “是。”回答的很平静,也很冷淡。

      林俊峰无声地笑了笑,“那我们一起加油!”说完,也不等潘婕回答,就挂断了电话。

      如果这是一场追逐感情的游戏,潘婕,从今天起我就要做那个胜利者。

      潘婕听到电话中传来的忙音,默默地收起了手机。从现在开始,她不能出现任何一点错误。很快调整了情绪,注意力回到会议上来。

      这是专门针对地产这个项目开的会,因为对手是绝尘公司,再加上项目很大,所以不只是潘婕,全公司都对这个项目非常重视。今天与会的,是断点最精英的团队,潘婕、财务部长、设计部长、设计总监,还有……李总。

      刚才设计部长已经大概介绍了一下整体设计思路,潘婕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就接到了林俊峰的电话。这会电话打完,她站起身来。

      “我想谈一下我的想法。我在绝尘工作过几个月,很了解他们公司的实力,对这样的大项目而言,说句不怕各位忌讳的话,绝尘比我们有优势。一方面是因为他们财力雄厚,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们人脉广大,而这两点正是我们断点所欠缺的。”说到这,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几位部长都听得很专心,这让她不免更加放松。”我认为,在这样的大项目上和绝尘竞争,我们要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那就是新颖的设计,一定要有亮点、有前瞻性的设计!”

      看到设计部长和设计总监都忍不住频频地点头,潘婕信心更足了。稍稍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以我了解的绝尘,他们的设计团队相对思想较为保守,而且企划部已经有一两年没有出过非常优秀的设计师了。而这一点,正是他们的短板。反观我们断点,我们是新公司,没有包袱,再加上我们有H市现在最好的设计师,一定可以在这一点上抓住客户,争取优势。”

      李总听完潘婕的这番话,不住地点头。看来这个小姑娘确实很有头脑,一下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可只凭这一点还不足以帮助他们获得这个项目,他还想再考察一下潘婕的实力。

      “除了这一点,我们在其他方面还有没有需要做的?”

      “有!”潘婕一边回答,一边走到财务部长的身边。“我们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资金。地产这样的大项目,前期投入是非常大的,这对公司的财力是个考验。一方面我们需要拿出一个有说服力的详细投入计划,让客户放心;另一方面我们更需要制定一个合理的计划,最大限度地利用好公司的资金。总之,如果这一点我们处理不好,那这里就是我们的短板!”

      听到这,李总的身体放松了,后背轻轻地靠向了沙发靠背。市场部交给潘婕,绝对是个正确的选择。

      财务部长这时发言了,“我们需要设计部出一个投入预算表,资金的问题我来想想办法。”

      “没问题,我们大概下周一可以拿出第一版设计策划,到时资金需求预算也就基本可以出来了。”设计部长一边说,一边看向设计总监。在看到他微微点头之后,语气也变得斩钉截铁起来。

      会议从刚上班的九点,一直开到十一点半,进行得非常顺利。收拾好文件,潘婕和设计部长一同走出会议室。

      “小潘啊,真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头脑就这样清楚。真是后生可畏啊!”一番话说得很坦诚,不像是虚伪恭维的样子。

      “哪里哪里,您过奖了。其实我今天说的,各位也不是不清楚,只不过是我在这个位置不得不说,大家抬举我了。”潘婕的谦逊倒也不是装出来的,断点这个团队的氛围,比之绝尘的勾心斗角,让她更加喜欢。

      回到办公室,看到卫兰已经把咖啡机装上了,不仅如此,那只白色花瓶也被她拿了过来,还插上了一束淡黄色的香水百合,点缀着两支小花型的粉色康乃馨。卫兰对花的品味跟潘婕已经越来越接近了。

      潘婕刚在桌前坐下,卫兰就敲门走了进来。

      “潘部,地产项目的经理刚才来过了,说晚上请客户吃饭,问您有没有时间参加一下。”

      潘婕轻叹一口气,终于要开始了。和客户交流沟通,是市场部的必修课。过去在绝尘,她一般都不愿出席这种场合,有需要部长出面的也都是鲁平阳出马。现在不行了,作为市场部唯一的负责人,她责无旁贷。

      而此时,绝尘的会议还在进行。

      林俊峰召集开会的设计一组,是企划部里能力最强的一个组,足见他对这个项目的重视。

      会议开始并不顺利。设计一组现在同时做着四个项目,抽不出足够的人手来完成设计。林俊峰当时就决定将三个项目分出去给其他组做,这才让会议顺利地进行下去。

      “从对方的标书来看,全套的方案应该包括平面宣传、电视广告、网络宣传、户外广告这四个部分,项目非常大。不过公司在做这一类案子方面有非常成熟的经验,套路也都是现成的,所以难度应该并不大。”设计一组的组长昨天已经看过标书,总体的方案已经基本有数了。

      “做了竞争对手分析没有?”林俊峰很关心这一点。不知己知彼,就算绝尘再有经验,也可能阴沟翻船。他可不希望因为轻敌而失标。

      “……还没有。”其实,这个组长并没有把断点这样的公司放在眼里。除非招标方的负责人脑子进水了,不然绝不可能把这么大的项目,交给象断点这样没有根基的公司。其他几个参与招标的小公司就更不值一提了。

      林俊峰突然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也许太多的人在绝尘已经过了太久的安稳日子了,难怪前几天听到有个小业务员偷偷地抱怨”绝尘已经店大欺客了”。过去几个月里他心思都放在追潘婕上了,对公司业务并没有怎么上心。今日一见,才发现问题严重。

      “你们太小看断点公司了!”林俊峰有了怒气,语气也就突然严厉了起来。“那个公司虽然刚刚起步,但他们的设计师来自香港,是从意大利留学回来的,从业有十几年了,应该是现在H市最好的设计师。你以为凭着现在绝尘的设计能力,可以胜过他们?”

      设计组长被他一席话问得有点发懵,这个总裁少爷一直像个纨绔子弟一般,他是什么时候了解了这么多的项目背景?

      林俊峰猛地站起身来,“你和你的团队今天必须把所有的信息搜集清楚,明天上午来向我汇报。”

      说完,也不再多说,拿起电脑径直离开了会议室,留下一组设计人员面面相觑。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突然感到压力陡增。自己这么多年一直躺在优越的家庭条件之上坐享其成,从没想过自己的父亲和爷爷是经历过怎样的艰难、才将绝尘带向辉煌。当他想要通过自己努力获得肯定的时候,才发现一切是如此不易。一瞬间,他似乎理解了潘婕,知道她为什么一直不肯接受自己。她是对的,原来错的,一直是自己。

      林俊峰拿起了内线电话。不一会,助理走了进来。

      “你去叫地产项目的经理,约一下客户,今晚请他们吃饭。”

      看着助理转身出去,他再次陷入了沉思。

      卫兰敲门走进潘婕的办公室时,她已经把项目框架图基本画完了。

      “潘部,项目经理说,今晚约的是对方的采购员和采购经理,其他人没有约。”

      潘婕把耳边垂下的一缕发丝拢回耳后,轻轻说道:“那我晚上和项目经理一起参加吧,卫兰你晚上要是没事,也一起去。”

      卫兰微微一笑,“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安排。”

      回到自己座位上,卫兰也轻舒一口气。来到断点的第一天,感觉就和在绝尘不太一样。过去虽然自己也算是部长助理,但因为潘婕只是副部长,相对压力要小很多。市场部当时还是鲁平阳负责,所以潘婕基本也是个虚名。现在不同了,潘婕压力大了,连带着自己这个助理,肩上的担子也重了不少。不过她倒不怕,对自己来说是个磨练和提升。再说断点的工作环境,比起绝尘要单纯很多,回想起当时鲁平阳对潘婕的打压,连卫兰也还心有余悸。

      卫兰的思维还漂浮在回忆中,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回了回神,接听了电话。

      “喂,你好。”

      电话里的声音很好听,深沉的男声。”卫兰,我是林俊峰。”

      卫兰听到这句话,下意识地四下看了看,看见没人注意到自己,才轻声说道:“林部,您怎么把电话打到我这儿来了?”

      “我……潘婕还好吗?”

      卫兰一边压低了声音,一边向楼梯间走去。现在这种时候,和绝尘的副部长通电话,即便是自己胸怀坦荡,只怕别人知道了也会误会。”嗯,还好。就是一来就特别忙。”

      电话里林俊峰停顿了一下,接着问道:“潘婕晚上要应酬,你让她少喝点酒。”

      卫兰轻轻地笑了,明明这样关心人家,为什么就不能自己对她说呢?这两个人真是够别扭的。“好,您放心吧,我会注意。”

      “好,谢谢你!”林俊峰说完,收了线。这个电话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刚才助理回来说,项目经理找了地产公司的采购员,想安排晚上聚一下,可人家说,今晚已经被断点公司的人安排了,绝尘要约只能改天。林俊峰不禁心里一惊,断点的人下手好快!自己这边连应标的框架都还没有搭好,那边已经进行实质性接触了。

      想到潘婕现在是市场部的负责人,晚上的见面十之八九会参加。可他没法直接找潘婕询问,想了半晌只好给卫兰打了个电话。并未明着问她潘婕会不会去,而是试探了她一下,卫兰的回答让他更加肯定。晚上的宴请,潘婕会去!

      他无法说清楚自己心里的想法,只是实在太不愿意潘婕出现在这种场合,想象着她和陌生男人们在席间推杯换盏的场景,林俊峰就觉得自己胸口有什么东西,想要爆裂开。商场如战场,而战场,是要让女人走开的。她为什么非要固执地冲到最前线?

      想到这,他的烦躁难以克制。松了松领带,打开办公室的门,走到助理身边。“叫项目经理去查一下,断点今晚的宴请安排在哪里了?”

      潘婕下午又和设计部开了两个多小时的会议,会议开完,已经五点多了。她和卫兰回到自己办公室,项目经理也走了过来。

      “潘部,晚上的事已经全部安排好了,在‘盛世帝豪’酒店,六点。”

      “好,我知道了,我会提前到。”潘婕一边回答,一边打开办公室的门。卫兰跟着她一起走了进去。

      “卫兰,看一下我那套紫红色的套裙在吧?”

      卫兰点点头,走到里面的衣帽间看了一下。“在的,那双水晶鞋也在。”潘部的那套裙子,虽说是套裙,但有一些晚礼服的设计元素在里面。那双同色水晶鞋,鞋面上洒满小小的玫瑰花和花蕾,与那套裙子领口的一圈玫瑰绢花遥想呼应。这是潘婕最喜欢的一套衣服,优雅大气,透露着低调的隆重,而她平时几乎不穿,只在绝尘的十一聚会上穿过一次。卫兰一见她问起这套衣服,就知道潘婕对今晚的饭局是相当重视。

      潘婕对着卫兰点点头,“你叫公司车去准备吧,我们马上走。”

      卫兰应着去安排,潘婕收拾东西,准备换衣服出发。

      等她拿上手包走出办公室,卫兰和项目经理已经在门口等着。一行人行色匆匆地下了电梯,上了早已在大厦门口等候的一台黑色轿车。车子缓缓驶入主干道,向着酒店方向疾驰而去。

      当盛世帝豪酒店四楼1508包厢的门被推开的时候,潘婕他们已经等候了半个小时。项目经理陪着几个人,欢声笑语地走进包厢。潘婕和卫兰赶紧走上前去,项目经理给她们一一介绍。

      “潘部,这位是他们采购部的许部长,这位是采购部的李经理,这位是采购部的卢先生。这位是我们断点公司的市场部潘部长。”

      潘婕一听他的介绍,心里微微一惊,怎么开始并没说采购部的部长要来啊?她反应非常快,并没露出惊讶之色,而是很快地走上前去,握住那位部长的手笑着说,“啊呀,许部长,能请动您的大驾,潘婕真是荣幸啊,幸会各位!”说完又分别与李经理和负责项目的采购员握手致意。

      潘婕的出场,完全没有悬念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卫兰注意到进来的几个人,看到潘婕时眼里都不约而同地闪过一丝光亮。是的,潘婕今天的形象,没法让人不惊艳。

      许部长握着潘婕的手,笑着说道:“本来我这个不怎么管事的,平时很少出来走动。可小李跟我说今晚潘部长要亲自来,我这个老家伙不来作陪一下就实在有些失礼了。怎么样,不嫌我冒昧吧?”

      “许部长您实在是太给我面子了,小潘资历浅,您大驾光临对我来说实在是意外之喜,我欢迎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有冒昧一说啊,您太客气了。”潘婕的回答很有礼,笑容也更加甜美了。

      项目经理赶紧引着大家入席,许部长坐了主席位,潘婕坐了他的右边,卫兰挨着潘婕坐了下来,其他几位也分别落座。但独独空下来了许部长左边的座位。

      潘婕等许部长坐下,就端起了桌上的茶壶,给许部长的茶杯里斟满,给自己也倒上了一杯。端起茶看向许部长,娓娓说道:“还未开席,我就以茶代酒,代表断点公司对您的出席表示热烈欢迎。”说完笑着喝了一杯。

      许部长是北方人,听了潘婕一番话也很高兴。“难怪小李回去和我说,断点这个市场部的部长了不得,不仅国色天香,而且能力过人,今天一见名不虚传啊。希望我们有个愉快的合作。”说着,也爽快地喝了自己的那杯。

      在座的都笑了,这开场的场面也就算过去了。

      看着左边的空座,潘婕不解地问,“许部长,是还有您的朋友没到?”

      许部长看了一眼空着的椅子,笑着说道:“我今天自作主张还请了一位小朋友,他的父亲和我也是多年生意上的朋友,今天我想借这个机会大家一起聚一聚,小潘没有问题吧。”

      “当然没有问题。”潘婕笑着回答。多一副筷子的事情,她当然不会介意。“那我们等等再上菜?”

      许部长看了看表,“那倒不必,上菜吧,他这会也应该到了。”

      服务员开始先上凉菜,精致的菜品摆盘也很讲究,六个菜一上桌,就立刻显出了宴席的档次。

      正在这时,包厢的门再次开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门口。林俊峰在众人的注视下,笑着走了进来。

      卫兰看见他进来,吃惊地张开了嘴,半天合不拢。他不是走错房间了吧?偷偷看了看潘婕,只见她并未说话,只是眉头紧紧地锁了一下,不过几乎立刻又舒展开来。

      “许叔叔好!”林俊峰一边笑着,一边走到许部长的身边,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好几年不见,您身体还好吧?”

      许部长一只手握着他,另一只手在在他右臂上猛拍了两下。“俊峰啊,几年不见,都长成大小伙子了!”

      林俊峰的笑很魅惑,至少卫兰是这样觉得。只听他说道:“再大,在您眼里还是那个小调皮鬼的样子啊。”

      “哈哈哈哈,那倒是。”许部长一边爽朗地笑着,一边看向潘婕。“小潘,我请的这个小朋友不错吧?”

      林俊峰看着潘婕脸上稍纵即逝的复杂表情,嘴角不经意地扯出了一丝得意,使得笑容看上去有点邪魅。而潘婕从林俊峰进门开始,脑子里就一刻不停地转,但脸上却很好地保持着微笑。听到许部长问话,轻轻地回答道:“嗯,不错。那请坐吧,我们开始。”说完还伸出右手,对着林俊峰做了个请坐的手势,可眼里疑惑和愤怒又怎能逃过林俊峰的眼睛。

      林俊峰故意转过头去,一边笑一边对着其他人说道:“我今天就是来蹭许叔叔饭的,你们谈你们的事,无视我就可以了。”

      许部长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还像小时候那样调皮。”说完,转向潘婕。“小潘啊,我知道你们这次是对手,可对手也可以成为朋友嘛。而且我听说你也是从绝尘出来的,大家都熟。今天这顿饭就算我借花献佛,对这个项目有什么疑问我就一并解释了,省得下次还要再说一遍。小潘,你觉得呢?”

      潘婕欠了欠身,笑着说道:“那当然好了,一切听您的安排,我没意见。”

      “那我们边吃边聊?”

      “好。”说完,菜也就流水一样地送了上来。

      潘婕时不时地和许部长说上几句,业务经理和采购员在一边倒喝得火热。潘婕不善饮酒,可仍然敬了许部长两杯,并和李经理、采购员各喝了一杯。每当她端起酒杯,就看到林俊峰的眼光像刀子一样射过来。她故意视而不见,我行我素。几杯酒下去,头脑还是很清楚,可脸却觉得热热的,估计已经红得不成样子了。

      一旁的卫兰看在眼里,非常自然地站起身来,端着酒杯走到许部长面前。潘婕适时地说了句,“许部长,这位是我的助理卫兰。您先喝着,我去下洗手间。”

      看着许部长微微点头,她优雅地站起身,轻轻地走出了包厢。

      包厢里其实就有洗手间,在房间的顶头。可她舍近求远,向大堂边的公共洗手间走去。酒喝下去有点热,她想出来走走,透透气。另外林俊峰的突然出现,让她还有众多疑虑,潘婕也想借机想想。

      推门走进女洗手间,迎面就是一面大镜子。潘婕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一身紫红,脸色更是透出淡淡的红色,连脖子都有一点点发红,看来以自己这点道行,这酒还是真不能沾。打开龙头,双手捧了点凉水,轻轻地洗了洗脸。发热的脸庞遇到冷水,立刻感到非常舒服。她手没停,又接了点水,淋在了脸上。

      林俊峰的出现,非常不合常理。像他这样追甲方追到竞争对手饭桌上的事,潘婕闻所未闻。看他和许部长的谈话,显然相交已久,可他为什么要来这次饭局,把他们的关系拍在了桌面上呢?是恐吓?还是威慑?

      许部长的一番话,听起来坦坦荡荡,可潘婕始终觉得这中间有某种若有似无的信息。到底是什么呢?潘婕甩了甩头,脸上的水珠向两旁飞溅出去,有两颗落在面前的镜子上,使她的脸看上去不再那么完整,思绪似乎也开始变得不完整了。

      潘婕伸手从旁边的托盘中拿起一条毛巾,把脸上的水擦干。又顺手把镜子抹了一下,这才把毛巾丢进旁边的篓子里。打开手包,拿出粉饼和唇彩,稍稍往脸上扑了点粉,又补了点唇色,对着镜子抿了抿双唇。她平时很少化妆,即便是化,也只是如此。唯一的一次例外,是在上次穿这条裙子的聚会上化过一次淡妆,就惹得林俊峰失了态。想到这,潘婕苦笑了一下,这个人什么时候才能成熟起来?

      仔细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脸色均匀了,唇形也对称了,可以回去了。潘婕正要转身,突然脑中灵光一现,对称!对称!啊,原来是这样!一瞬间,她想通了这中间的关节。原来,这个许部长也是个老狐狸!

      潘婕微微一笑,转身推门走出洗手间。刚一出门,就扑进一个正站在门口的人的怀里。那人靠门很近,看见潘婕冲来竟不躲不闪,顺势张开双臂,实实在在地让她“冲”进了自己的怀抱。当“猎物”就位,他的双臂就像捕食的猪笼草,迅速合拢,把潘婕稳稳地搂住。抱得美人,嘴上还卖乖,“不会喝酒还喝这么多,看看,站都站不住了。”

      潘婕前一秒钟还在奋力挣扎、试图逃离“猪笼”,听到这一句,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只僵直地站在原地,表情也换作了一脸冰霜。

      这棵“猪笼草”,正是绝尘总裁公子——林俊峰。

      林俊峰从走进包厢的第一刻,心里的那双眼睛就根本没有离开过潘婕。这件裙子,他是第二次看见。上一次,是在公司的聚会上,他强迫着裙子的主人陪他一舞,情动之时紧紧地搂住了她,被她一高跟鞋踩痛了脚面。而那道紫红的身影也就此离场,很长时间不跟他说话。

      今天她又穿上了这套裙子,还是那么的让他心动,只是现在她的身份,不再是他家族公司的一员,而变为了他的对手。潘婕,如此的郑重其事,竟然是为了一个项目的得失,情何以堪?

      怀里的人儿停止了挣扎,林俊峰稍稍松了松手臂,低头看向潘婕的脸。面若桃花、唇如樱桃,让他难以自持。他多想深深地吻下去,直到地老天荒,可是……可是……他最后做的,却是用右手扶住她的后脑,紧紧地将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之上。

      “可以放开了吗?”潘婕冷冷的声音响起,林俊峰轻轻地松开了手。

      眼前这个男人,一双英气剑眉,眼睛明亮,鼻梁挺括,唇线分明,如此标致的长相在男人中实属难得。可他眼中,不知因为喝了酒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透出隐隐的红色,给这张脸增添了一抹怪异。看着他,潘婕心中莫名涌起一种难以言状的情绪,复杂到连自己都说不清楚。

      林俊峰等着她将给自己的惩罚,责骂也好、踢打也好,他都准备好了接受。看着潘婕的眼中掠过了自己读不懂的眼波,然后她转过身,什么也没说,径自向包厢的方向走去。

      他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渐行渐远,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笑意。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