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如果可以,不停相爱第8章   

    第8章   

    作者:嗜睡的蝴蝶    

      潘婕和卫兰离开公司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酒会很简单,但也很隆重。潘婕并没喝酒,有了上次的红脸经历,除非万不得已,她决定再也不喝了。倒是卫兰,心情大好的样子,顺手多喝了几杯。虽然潘婕很肯定她的头脑还是清醒的,但眼神确实已经有些迷离了。

      出了创业大厦的大门,迎面而来的寒风让潘婕打了个哆嗦。天,是真的冷了。

      看着卫兰红光满面,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自己也不禁对着她笑了笑。来到路边,等了半天也不见有出租车过来,心里不免有点着急。

      正在这时,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来,行至她们面前停了下来。副驾一侧的玻璃摇了下来,只听一个声音从车内传出。

      “小潘,你们去哪?上车我送你们。”

      潘婕躬下身子,这才看清车里坐着的男人——鲁平阳。

      “鲁部啊,你怎么在这儿?怎么好意思麻烦你送,我们再等一会应该就能打到车了。”潘婕这倒不只是客气,她是真不想跟这个人有什么瓜葛,哪怕只是搭他个车,也不愿意。

      车上的鲁平阳倒一点没拿自个当外人,一见潘婕推辞,干脆解开安全带,开门下了车。“这时候车子不好打,再说你看她……”说着,吵卫兰努了努嘴,“早点回去也好早点休息。”

      说着就帮她打开了后门,扶着卫兰就塞进了车里。潘婕一看推辞不过,想想也怕等久了卫兰着凉,就不再坚持,跟着也钻进了车里。

      鲁平阳关上车门,迅速回到驾驶席上,习惯很好地扣好安全带,车子缓缓启动,向前开去。

      “国林花园三区。”潘婕赶紧告诉鲁平阳目的地,生怕他走错了方向。可反光镜中看着他咧嘴笑了笑,“忘记了那里是绝尘公司的员工公寓了?”

      潘婕这才想起,卫兰离开绝尘,可住处并没换,还住在原来的那套公寓里。绝尘对她倒也不错,直到现在也没让她换地方。自己还告诉鲁平阳地址,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想到这里,自嘲地笑了笑。

      鲁平阳一边开车,一边问潘婕,“你们怎么这么晚才下班?怎么还喝了酒?”他很清楚那里是断点公司的地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出现在那里,是这样一个状态。

      潘婕思忖片刻,回答道:“哦,今天公司有个同事过生日,大家就在公司聚了聚,所以就这样了。”她不想告诉他,断点是为了一个合同举办了酒会,这事多少涉及公司的隐私,还是不说为好。“鲁部你怎么会在那儿呢?”

      “哦,我刚和一个朋友在那附近吃完饭,正好路过。看路边两个大美女在等车,就想学个雷锋,没想到过去一看原来是你们。这也叫缘分吧,哈哈哈。”鲁平阳说完,从后视镜里向后看了看,见潘婕的神情并没什么变化,心里有点小小的得意。

      潘婕知道鲁平阳平时很少有私人饭局,在外吃饭多半都是公司应酬。今天又是去见了哪个客户?有没有可能和地产项目有关?想到今天项目经理和她说的话,心里的怀疑就更增加了几分。看来明天要叫卫兰帮忙打探一下。

      鲁平阳心里得意,话也就多了起来,“怎么样小潘,到断点公司还适应吗?”

      “还行吧,到哪不都是个打工的嘛。”

      鲁平阳没想到潘婕会这样说,这不像是她的风格啊。难道在断点不顺心?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是另一番说法,“你要还自称打工仔,那全中国得有多少人活不下去了呀?你能力这么强,断点不可能不重用你,你这样说,太自谦了。”

      潘婕并不想和他多谈这个问题,可看他意犹未尽,也只好陪着继续往下说,“我不比鲁部您啊,没多少经验,现在感觉压力大啊!”

      “哈哈哈,是林俊峰给你的压力大吧!”鲁平阳这话可谓一针见血,潘婕听得脸有点微微变色。虽说和林俊峰立下赌约是绝尘公司人尽皆知的事,可如此不加掩饰地当面说出来的,鲁平阳是第一个。“不过依我看,为了躲他就离开绝尘,真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鲁部,我们能不能不说他?”潘婕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她从来不愿在别人面前提起林俊峰,更不喜欢别人在她面前提起他。而现在面对着这样一个城府难测、善恶未明的男人,她尤其不愿和他谈起林俊峰。

      鲁平阳看她脸色都变了,自知可能说重了。但看到潘婕的反应,心中又不免有些莫名的快感。“好好好,不说他。”看了看四周,将车速降了下来,“是这里吧。”

      潘婕透过玻璃看到”国林三区”的牌子,“是,是这里。”这才想起自己并不知道卫兰住在哪一栋楼、哪一个房间。不得已拿出电话,拨了许弈飞的号码。

      “喂,弈飞啊,我是潘婕。卫兰喝多了,我不知道她住哪个房间,你能不能来接她一下?我们现在就在你们三区的牌子下面,对,那我们等你。”

      车子靠着小区的路边停了下来,没一会就看见许弈飞快步地跑了过来。潘婕连忙下了车,打开卫兰那一侧的车门,和许弈飞一起把她扶了出来。

      许弈飞看见潘婕、卫兰竟然是坐鲁平阳的车回来,心里很是诧异,可一时也不好多问。扶住卫兰,赶紧对潘婕说道:“潘部,没事,交给我吧,您赶快回去吧,时间不早了。”

      潘婕看了看表,果然已经太晚了。”那你把她送回去啊,拜托了,我明天给你们打电话。”

      “放心吧。”许弈飞应着,就扶上卫兰向回走去。潘婕看着她们走进小区的阴影之中,自己则坐回鲁平阳的车里。”鲁部麻烦你,送我去泰康小区。”

      鲁平阳并未说话,只是笑笑,就发动了引擎。车子很快没入了城市的黑暗之中。

      一路上潘婕没再说话,鲁平阳也保持了沉默,两个昔日的搭档,就像一对偶遇的陌生人。奇怪的是,这样的场面两人竟然都没觉得不妥,大概本就是话不投机,说点什么反而更加尴尬吧。

      夜深了,路上的车也非常少,所以鲁平阳的车速很快。从H市东南角的国林花园,开到东北角的泰康小区,仅仅用了不到十五分钟时间。

      潘婕不想让鲁平阳把车开到自己楼下,就在小区门口让他停了车。“鲁部,我到了,今天谢谢你了。”

      “举手之劳,不必客气。再说我家离这也不远了,顺路的事儿。那我走了,再见!”

      “再见!”潘婕目送鲁平阳的车远远消失,就走进小区,向里面走去。

      冬天夜晚的小区,路灯昏暗,行人稀少。一旁的大树在路灯的映照下,在路面上投出深深浅浅的斑影。夜风中,还有一些残留的枯叶被扯离树枝,飞向空中。好在她住的楼离小区门口不远,潘婕不禁加快了脚步,想早点到家。

      走近单元门,看见旁边停着一辆车,也并未在意,快步来到单元防盗门口,掏出钥匙正要开门。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一个人都不怕出事吗?”突然响起的一句话,把潘婕吓得一哆嗦,钥匙也就此掉到了地上。

      她迅速转过身,只见从树影中走出一个人,慢慢地走到她身边,弯腰捡起她的钥匙,递给她。潘婕见到他,并没伸手接钥匙,而是气得恨不能冲上去打他两巴掌。

      “林俊峰!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大半夜出来吓唬人啊,你知不知道会死人啊?!”

      林俊峰一脸笑意地看着她,“你又没死,怎么说会死人?”

      潘婕气得冲过去,一把抓过钥匙,对着林俊峰的胸口就是一拳。“你希望我死是不是,那你还是先死吧!”

      林俊峰伸手攥住潘婕的拳头,脸上的笑已经不见,眼里露出的反而是一丝凶光。”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不知道女孩子晚上一个人很危险吗?”

      潘婕死命地往外挣脱,可林俊峰的手越握越紧。潘婕又惊又痛,忍不住脚就抬了起来。

      “还想踩我?劝你省省吧。刚才送你回来的那个人是谁?”

      潘婕手上吃痛,可林俊峰却丝毫没有怜惜之意。本来劳累了一天,心情就很低落,再加上和鲁平阳的一番暗中较量,刚才又被林俊峰吓得不轻,潘婕的情绪突然无法自控地爆发了。

      她抬起右脚,没头没脸地踢向林俊峰的小腿,眼泪忍不住地奔涌出来。“放开我!该死的林俊峰你放开我!”

      潘婕下脚根本没顾轻重,林俊峰突然感到腿上一阵剧痛,可他并未放手,而是狠狠一拉,把潘婕拽入自己怀中,双手紧紧地把她抱住。怀中的潘婕那么的瘦弱,林俊峰用力地环住她,就像要把她的身体融入自己的。

      潘婕拼命扭动身体,想要挣脱出来重获自由。可林俊峰越抱越紧,勒得她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了。她终于知道,一切都是徒劳的,她根本无法摆脱他。灰心的念头一上来,本已透支的身体就瘫软了下来,一直坚强的潘婕就那样垂落双手,象根木头一样站在原地,任由这个男人紧紧地搂着自己,放声大哭。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只觉得一瞬间心头涌上无数的委屈。在这世上,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她最不愿让他看见自己这副软弱的样子,那就一定是林俊峰。可此时此刻,她面对着这个人,却完完全全地崩溃。她为自己的表现感到异常沮丧,又因为沮丧哭得更凶了。

      林俊峰抱着潘婕,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这个女孩子,从他认识她的第一天起,就好像一直在挑着一付沉重的担子。她的路上,从来都是一个人,无人陪伴。他不相信她不孤独,他不相信她不柔弱,只是他靠近她、想要看清的时候,她就愈发冰冷坚强。

      今夜的潘婕,是他从没见过的。这让他慌乱,更让他心疼。人累了,总会想要卸下担子歇一歇,如果自己能做那块让她歇脚的倚靠,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化身为石,给她最有力的依靠。

      他没有再追问她今晚的行踪,除了他林俊峰,他不相信还有男人会那么轻易地靠近潘婕。现在的潘婕,需要的一定只是一个怀抱,温暖、安全,只需这样,也就够了。

      林俊峰就这样抱着潘婕,寒风从他们的身边冷冷吹过。他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任由潘婕的眼泪渗透自己的外衣,穿过衬衫,再被夜风吹成一片冰凉,贴上肩头的皮肤。都不知过了多久,感觉着潘婕的大哭变为低泣,又从低泣变为啜泣,最后一片平静,他仍然没有松开手,只是稍稍降低了一点搂抱的力度,让潘婕能够感觉舒服一点。

      潘婕的心,忽然在这一刻变得无比平静。紧绷的情绪宣泄之后,她感到了少有的平和。慢慢地止住了哭泣,圈住自己的怀抱是如此的温暖,让她一瞬间竟然生出了难以克制的贪恋。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已隐去,没有房、没有树、没有车、没有人,只有这个怀抱,只有自己。这么多年,没有人给过她这种感觉,所有人可能都觉得她潘婕根本不需要这种安慰,这种关怀,而她天生就该是一个战神,没有弱点。

      她走得太快,太义无反顾,没有给自己一点点机会停下喘息。其实,她深深知道,自己有多渴望这样一个怀抱,正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渴望避风的港湾。但她害怕怀抱后面包藏的各种祸心,害怕自己稍有不慎就万劫不复,她不敢停下,不敢回头、更不敢放慢自己的脚步。她需要,就像今天这样,可是……为什么这个怀抱,属于林俊峰?

      感觉到环着自己的力量稍有松懈,她慢慢地推开这个男人。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潘婕低着头转过身,正如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用钥匙打开防盗门,走了进去。随着弹簧的拉力,大门“咣”地一声合上,潘婕的身形也随着这一声顿了一下。可她仍然没有回头,慢慢地走上楼梯。

      林俊峰没有阻拦潘婕,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离开自己的视线。过了几分钟,约莫着她已经到了家,这才抬起头,看见四楼的房间亮起了灯。呆呆地看了一小会,只见房间的灯熄灭,潘婕应该去睡了。他转过身回到车里,发动车子轻轻地开出了小区。他当然不知道,四楼那个漆黑房间的窗帘后面,有一双眼睛一直目送着他,直到那一对车灯的光消失在夜色之中。

      林俊峰回到家,父亲已经睡了。他一瘸一拐地上楼进了自己房间,一屁股坐到床上,弯下腰卷起了左腿的裤管。腿,一路上一直在疼,可他顾不上看,现在一见之下,自己也倒吸口凉气。这姑娘可真狠!

      胫骨上已经一片青紫,颜色最深处还有点破皮,渗出几道血迹。潘婕那几脚,可真是铆足了气力啊。

      林俊峰脱下长裤,跛进卫生间,草草把小腿洗了一下。拿出房间里的药箱,找出了几个瓶瓶罐罐,在伤处涂涂抹抹。以前喜欢运动的他也经常受伤,处理这些问题驾轻就熟。只是自己从来还没被一个女孩子打成这样过,心里想着不觉苦笑了两下。本想把伤处包扎起来,想想应该也没太大必要,干脆把腿岔成个”大”字,伤腿放到被子外面。倦意几乎是立刻就把他完全包围了起来,倒在床上的林俊峰,一闭眼就进入了深深的优发娱乐乡。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