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光影高手第20章   自立的开始

    第20章   自立的开始

    作者:文舟    

      “老头!”

      田斌一回学校就急急忙忙冲向陈天华家里。

      陈天华见到田斌,乐了。

      “老头!你大爷!”田斌骂街了,对陈天华的称呼从“大爷”升级成了“你大爷”,田斌举起雷蒙相机,“这东西有手机功能啊?你都没告诉我啊!怕我浪费你手机费?新闻联播,吓死我了啊!”

      这要是偷拍美女的时候,忽然响起新闻联播……这都是谁设计的?

      陈天华皱起眉头:“哎,这相机是新的,我没用过,你才是使用者啊!话说回来,要不是那个声音吓到了歹徒,你也没机会反抗吧?自动定位替你报警还不好?这是救了你一命啊!”

      “这个……”田斌一想,也是,如果是拿着苹果手机,没发现有摄像功能,那肯定是使用者傻逼。现在相机居然附带通话功能,这个没发现,同理,也只能说自己傻逼。

      陈天华拿过雷蒙相机,看了看,叹了口气:“你小子,这么久了,用的还是德文菜单,你懂德文?”

      胖子红着脸,摇头,不懂,那是肯定的。挤出一副淫贱的表情:“陈大爷,你帮我调成中文呗?那电话号码,是多少呀?今天有个电话,忽然响起来,吓死我了。”

      陈天华心想,那电话没响的话,你现在已经又死了一次。

      “还有啊,这东西有点儿接触不良,开不了机,得送到哪里小修一下。”

      陈天华仔细看着雷蒙的外壳,虽然普通人看不出来,但是他能看到子弹从相机外壳上靠近镜头的地方弹过,留下了百分之一毫米的凹痕,导致了镜头口的微微变形。虽然百分之一毫米对普通人的眼睛来说是完全可以忽略的痕迹,但是对卫星距离来说,或许会酿成致命的误差。

      实际上,正是因为受到了子弹的撞击,相机系统会自动发送警报信号至全球鹰系统中心。这种警报说明相机使用者处于被人枪击的危险环境,在质询得不到回答的情况下,全球鹰系统中心会自动将警报升级,用卫星锁定相机的位置查看情况。

      从镜头见到胖子被捆在树上,判定属于机主有生命危险,系统立刻会升级为红色警报,按照事先设定的预案自动进行人身保护并呼叫支援。

      整个过程之快,甚至没有超过三秒。

      至于胖子为什么开不了机,自然是因为权限被全球鹰系统中心吊销了。慕尼黑工厂更火大,居然被人砸相机,用子弹打,这种废柴没资格使用雷蒙,要求回收使用权限。

      陈天华叹了口气:“这相机要返厂修理了。”

      “什么?”胖子急眼了,“这没坏啊!”

      “系统坏了。”陈天华瞪了田斌一眼,“镜头也被震得马达有偏差了。你这眼睛太小,看不出来。”

      “真的?”胖子不信,“老头你肯定是舍不得手机话费!”

      陈天华一口唾沫星子喷田斌脸上:“没让你赔修理费就不错了!修好了还给你拿回来。”

      “需要多久啊?”田斌一脸不舍,手里没相机的感觉太难受了。

      “不好说,送去德国,可能得有两个月。”

      “两个月!”胖子叫了起来。

      “两个月。”陈天华一脸严肃,“我也不能由着你胡来,得给你找点儿事儿干了。你听好,华透社最近在招人,你拍照问题不大,但是懂不懂新闻,这个就不好说了。要是你能做出像样的新闻,你就打这个电话,他们会买下来。得到他们的认同,就有机会进去实习。”

      陈天华掏出一个名片,上面简单得只有一个人名和电话号码。

      陈天华严肃道:“咱们这一行有规矩,片子是用谁的机子拍的,那就是属于谁的。”随便打开一张照片,一指拍摄信息,机型、编号、镜头、光圈……所有的信息巨细无遗,“玩得起,你就玩。玩不起,就滚蛋!你想要专业相机,想要牛逼的镜头,就得自己挣钱买!在我这里,你只是借用,但是这一屋子宝贝都不是你的。用我的机器拍出来的片子,那也是我的,不是你的,因为注册信息写得清清楚楚,那是我的!”

      田斌竖起耳朵,仔细听着。这是专业领域,学校里没教过。

      陈天华说:“你们学校的摄影比赛,对华透社来说那纯属扯淡。你能拍到值钱的片子,做值钱的新闻,就能买好的设备。我可不想我陈天华的弟子,介绍进去是纯靠着我的面子,让人笑话。你姐托我教你,我教了,那是因为被你姐感动了。我不希望看到你变成你姐最不想看到的那种人,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明白。”田斌恭恭敬敬说,“老爷子,您放心。我就是要用这门手艺养我姐,我一定凭自己的能耐,跟你老一样挣下这一屋子东西。”

      田斌望着四周,大三居室,宽阔的客厅,堆满墙架的高级镜头,有不少是千金难买的限量版。这是什么样的成就?有的人觉得自己有个别墅就了不起了,可是田斌清楚,对摄影师来说,就他站的这个客厅,比银行大厦的顶楼还贵。

      陈天华却道:“这一屋子都是狗屁!我让你挣这些干嘛?”

      胖子张大了嘴:“难道是硬盘里那些?”私人珍藏的美女照吗?

      陈天华鼻子都气歪了,一指自己的脸:“要的是这个!人活着,得要脸!”

      “老爷子,从明儿起我没事先不过来了。”田斌一躬到地,“等咱出息了,能给您长脸了,咱再过来。先跟您道个谢,徒弟谢谢师傅了!”

      田斌起身就走了。

      等他出了门,陈天华好久都没反应过来,胖子讲礼貌,怎么这么不习惯。

      门又开了,胖子的胖脸又伸了进来,一脸欠扁的样子问:“两个月能修好,是吧?能不能先把里面夏老师照片帮我取出来?”

      陈天华:“……”

      胖子小声说:“我想看着睡觉。不然睡不着。”

      陈天华:“……是打手枪吧?”

      胖子不好意思地点着胖胖的手指,青春期嘛。

      夏燕忽然打了个大喷嚏。

      四周的人关切地问:“夏老师,不会感冒了吧?”

      夏燕摇头:“没事。你们谁看见田斌了?”

      所有的人摇头。

      夏燕呆呆走了。四周的人都议论,夏老师怎么了?是不是胖子惹到她了?

      回到自己家里洗了个澡,照着镜子,夏燕忽然觉得自己真的病了。

      居然在想小胖子怎么样了?胖子不顾一切扑过来把李小刚按在地上打的样子,她怎么也忘不掉。

      李小刚就这样从传媒大学里消失了。

      原本以为凭着李小刚家里老爷子的地位和财力,把李小刚捞出来不算啥,毕竟是行凶未遂嘛。但是李小刚却彻底消失了,再也没了消息。

      张雅丽对此难以接受,一个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是李小刚她妈,哭得稀里哗啦的,直接对着她骂:“婊子!贱人!都是你害的!我要杀了你!”

      张雅丽忽然意识到,李小刚碰到了惹不起的人,而李小刚她妈的恨意更是让她寝食难安。惶惶中又不敢随便打听,张雅丽仔细分析,田斌那小胖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有背景的人啊?张雅丽有点儿发毛,不太敢面对田斌。李小刚让人去揍田斌,跟田斌在一起的是辛雪琪。对!发生了什么,辛雪琪肯定知道!

      张雅丽打定了主意,明天又是摄影课,找辛雪琪问个清楚!

      第二天一早,张雅丽就叫上几个公子哥,一起在路上堵辛雪琪。

      等了半天,没看到辛雪琪,也没看到小胖子。

      张雅丽和几个公子哥都等急了,难道田斌和辛雪琪一起逃课约会去了?

      快上课的时候,也是路上人最多的时候,忽然众人眼前一亮,一个明眸皓齿的女孩穿着一身雪白的毛衣,瓜子脸,大大的眼睛里一双美瞳,牛仔裤勾勒出细细的一双长腿,乌黑的一头长发用一支水晶夹子利落地往侧面一夹,衬托着雪白细致的脖颈,吹弹可破的柔嫩脸蛋,手里抱着一个放课本的书袋,斜背着一个非常雅致的小皮包,是装相机的。

      寻常的相机包都很笨重,这小皮包却是为女性量身打造的,跟时装包一样。

      “嘿!瞧那个妞!”一个公子哥顿时眼直了。

      “咱们学校有这样的妞?哪个班的?”

      “我靠,瞧那包,那机子是莱卡的爱马仕限量版!”另一个公子哥吹了个口哨,目光落在那相机包上,“这妞太有品位了!这一个小小的机子几十万啊!”

      这不光是相机,这是一件奢侈品。不光是因为莱卡相机照相质量非常好,更因为其做工中含有有大量手工工艺和时尚设计,更可以说是艺术品。自然,价格也……总之,装逼的文艺青年手里拿个这机子没错。

      不光是相机,张雅丽嫉妒地望着那女孩一身的衣服,直觉告诉她,从上到下每一件衣服,从头上的发卡到脚上的袜子都比她的贵。那双“贝利卡”的鞋子,看着就是个帆布旅游鞋,可是要四十万一双啊,保证每一个样子在地球上只有一双,每一双都是艺术,每年只制作一百双。她就是想买,也排不上号。

      对于奢侈品很敏感的公子哥们都立刻意识到了这一点,这不是一般人家的闺女。咽了下口水,没人敢贸然往上冲。

      直到那个妞走进教学楼,公子哥们的视线都还在她身上。

      一直到上课铃响了,辛雪琪都没出现。

      “奇怪了!”几个人纳闷着走进教室,看着阶梯大教室里,会不会看漏了。

      没有,但是整个阶梯教室里的男生都不淡定了,议论纷纷,那是谁啊?张雅丽妒忌地望着那个新来的女孩,直觉告诉她,她已经不再是校花了,而且没有了李小刚帮忙,她是不可能跟对方再比什么了。看着那几个公子哥的眼神,她晓得,只要那女孩有心思,这些公子哥都会立刻跟哈巴狗一样摇头摆尾跟过去,把她忘得干干净净。

      小刚,你怎么了?张雅丽忽然很想哭。

      白秋生来了,拿着一个名册点名。

      “田斌?”

      没声音,抬头一看,没来,白秋生赶紧随口念了一句:“哦,田斌请假了。”其实胖子哪里请假了,白秋实是怕挨揍。失去理智的胖子太可怕了,不敢给他圈缺到啊。

      “辛雪琪?”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举手:“到。”

      整个大教室里一片骚动,人人都瞪大了眼睛,那美女替辛雪琪点名?等等,他们班里的人都快疯了,这声音确实是……

      白秋生一抬头:“同学,冒名顶替不好。”

      “谁冒名顶替啊?”辛雪琪不满道,“我只是以前不怎么打扮罢了。今天我把头发梳起来了,没戴眼镜啊!其实我不近视,以前那个是个平光镜。白老师,继续点你的名吧!”

      真的是辛雪琪!

      整个教室里都炸锅了!

      辛雪琪攥紧了拳头,好不容易才等到摄影课的,她已经不想再让死胖子讥讽她了。

      自然,她的变化并不是光梳起头发、摘了眼镜这么简单,她之前根本就是刻意在丑化自己,脸上擦粉,穿衣服都专门找肥肥大大的,用有色的平光眼镜和邋遢的发型遮着脸。原本她是不愿意让人看到她的真实容貌的,但是死胖子太刺激人了!

      而在她精心打扮,修了头发,鼓起勇气以公主原貌出现在学校,决定吓死胖子的时候,他,居然,敢逃课!

      辛雪琪这个气啊,本想闪瞎胖子的狗眼,这会儿只能自己运气:“胖子,你死定了!”

      田斌一大早就去了老摄影城。

      好久没来见申哥和珠子姐了,田斌想了很久,要入行、挣钱、买相机,得申哥帮忙,他是资深摄影师。陈老说得对,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他要凭自己的力量挣钱买相机,更要凭自己的努力混出头,让姐姐过上好日子。

      “哟,这不是小斌么?”申哥长着一副摄影师的好身板,正往出摆货,乐呵呵望着他,把新到的背包往窗口架子上一摆,“你小子这几个月死哪里去啦?我都快报警了。怎么着,没出事吧?”

      田斌往椅子上一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买东西的大主顾呢。田斌舒服地呻吟了一声,这地方跟家里似的,呆着就是舒服。

      但是今天跟以往不一样,今天咱是带着一身技术找饭辙来了。

      “我能有啥事啊?珠子姐,渴死了,快给我搞点儿茶叶吧!”田斌眼睛滴溜溜往架子上看,“哎哟申哥,这几个摄影包是新拿的货吧?看着真不错!”这可是摄影包里最好的牌子之一了,质量没得说。

      “那是,你小子眼睛真尖啊,看得出来是好东西哈?全国独家代理,这几个样子,就咱有!”申哥牛逼地说完了,不免愁眉苦脸,“不过每个月得卖十万流水额以上,不然拿不到货。你们学校谁要买的,赶紧往我这里领,给你提成。是好朋友,不赚钱拿货都行,我要流水额。”

      田斌一愣,认识申哥这么多年了,申哥可没说过让帮忙的话。想起几个月前新摄影城开业,田斌明白了,老摄影城撑不住了,申哥这样的老资格都被逼的开始想办法找活路了。

      田斌赶紧说:“行,我回去就跟班里说去。我们学校有论坛,晚上我就去发广告。”

      “对了,小斌,你之前还回来的相机不对啊!”申哥皱起眉头,“出什么事了?”

      田斌心里咯噔一下,赶紧陪着笑脸:“怎么,坏了吗?”

      申哥说:“不是啊,这俩机子批号不一样啊!卖的时候机身上编号跟保修卡对不上啊,你珠子姐说你好像被人打了,所以我问你怎么回事啊?”

      田斌一脸愧疚:“对不起啊申哥,我遇到几个流氓,相机被砸了。我没敢跟你说,换了一个。”忽然想起之前那个恐怖的情景,浑身都是一哆嗦。

      “你瞅瞅,见外了不是。”申哥皱着眉头,“什么情况你跟我说一声,不是你的错我还能骂你不成?谁摔坏的,咱找他陪去啊!不能让你白挨揍啊!你倒好,不露头了!”

      申哥当年也是京城一少,哥们多得是,这些年四处跑,三教九流的人见得多了,街上的小地痞根本就不怕。

      “别!申哥……”胖子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把发生的事情就说了。

      申哥夫妇一通笑,但是没听说过老一代摄影艺术家里有陈天华这个人。但是既然摄协会长都出面了,肯定不是假的。

      田斌想了一下,诚恳地说:“申哥,那机子后来怎么办了?”

      “放着用呢。我不卖没保障的东西。”货号不对,那跟厂家的保修卡都对不上,申哥从来不卖这样的货,二手的也不行。按申哥的原则,水货不是不能卖,而是要卖就得给人家靠得住的东西。

      田斌想了想,诚恳地说:“您看这样行不行,申哥,我还想用那大炮头。我去打工赚钱,钱够了您就把那机子给我吧。”

      申哥一愣:“你小子长本事了?”

      田斌嘿嘿一笑:“差不多学校快毕业了。我也该去挣钱了。”

      申哥一乐:“挣了钱就拿去买机子,你姐能干?”这也是几万块的东西呢,刚毕业的大学生一年工资加起来都不见得能够。

      田斌说:“咱有力气!也有技术!申哥,我今天来,就是跟您取经来了。你们都怎么赚钱啊?”

      申哥和珠子姐登时都乐了,这家伙,太逗了。这行业里,其实赚钱的门道很多,但是各自都有各自的路子,大多数都可以说是秘密,不会轻易告诉别人的。一旦把别人教会了,人家就开始跟你抢生意了。

      但是总的来说,要把摄影技术变成饭碗不容易,特别是对于有追求的人。

      申哥的爱好是拍摄风景,对拍人不怎么感冒。但是拍风景也是最考验设备和技术的,准确地说,是最烧钱。不但要四处跑,还经常陷入无休止的装备升级中。申哥开这个店,其实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设备方面实在消耗不起了,干脆把所有的资产都掏了出来,自己也做这个生意。

      不过对于田斌,申哥嘿嘿一笑:“你,爱好拍美女,那就开影楼呗!”

      田斌张大了嘴,我哪开得起影楼啊!光是那个楼就租不起啊!

      “影楼不一定真得有楼。”珠子姐哈哈大笑。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