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女人花(江风易客)第25章   五十

    第25章   五十

    作者:江风易客    

      酒巴里光线暗淡,一首萨克斯独奏《回家》的音乐,回荡在只有烛光的空间里,与没有回家低头絮语的男女氛围格格不入。也许老板出于精心地安排告诉这些还没有回家或者说不想回家的男女早点回家。

      找了好久,康欣才在一个情侣包厢里,把烛光照着半张脸的林杰豪找到。“放这个音乐怪怪的”一坐下,康欣就发感慨。

      “或许听了这音乐,这里的人才知道应该回家。”林杰豪用自己的思维解读着老板的用心良苦。

      “你要喝点什么?”

      “听你的。”康欣在外一直是个女强人的形象。可是,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却像个可爱的小女孩。

      “既然听我的,那我们今晚喝点红酒。”

      康欣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你为何那么自信我会来见你?”

      “没有为何,只是一种感觉。”

      “你变得洒脱了,换了一个人似的。”

      “人都会变得,有的人变得自信,有的人变得另类。当然,有的人会变得更现实。”林杰豪往酒杯里倒红酒,在红红的蜡光映照下似乎成熟很多。

      “你还在回忆过去吗?意思让我向你说声对不起?”康欣离蜡烛远,烛光没有映照她的脸,给人的感觉只有羞涩。

      “爱情也好,婚姻也罢,没有谁对谁错,也就是说不存在对不对得起的问题。”林杰豪端起酒杯向着康欣。

      康欣没有端杯“我今天来,不是听你发感慨的,更不是听你说教。我是看在我们曾经是同事的份上。”她刻意没有说恋人。因为,林杰豪这种有点蓄意的玩世不恭听上去就是讽刺和讥笑自己的味道。尤其是那句什么变得更现实,已经刺激到了康欣。当年与陈文强结婚多多少少自己都有现实的考虑,包括管艳也曾经说过。今天林杰豪重新提起,明显就是指向自己,不管他承认不承认。

      “那好吧,算是我对刚才的话道歉。”说完后,林杰豪自己把酒干了。

      康欣没有说话……

      “你过得怎么样?”

      “我们可不可以聊聊其他的。你不感觉到我们聊这样的话题是不是很无聊呢?”康欣还没有从刚才生气状态中走出来,好像林杰豪每句话听上去就是多余。

      “那先聊聊我吧,从礼貌的角度上来讲。”林杰豪被康欣质问得有点无措。

      康欣赴约目的就是想知道林杰豪离开公司后,他的一些事情,包括常常找管艳的真实想法。这也是康欣一直以来,最想知道的事。当然,也包括他有没有女朋友。

      “怎么说呢,离开也许是最好的选择,并不是逃离。说实话,当我知道你与陈文强结婚后,当时我是非常痛苦的。不怕你笑话,我一个人曾经哭过。可是,我离开后理性地想,你选择与陈文强结婚没有错。真的。”林杰豪端起酒杯,康欣也端起酒杯干了。

      “我想,现在的社会不就是这样吗?强者笑,弱者哭,一点不奇怪。没有人同情弱者,唯一的方法就是让自己变强大。何况是在深圳这个没有多少情感讲究现实的社会。也许那时,我太年轻、太浪漫主义色彩,或者是理想主义色彩。总认为,世界上爱情最伟大,没有市侩、只有真情。再加上我刚从国外回来不久,对任何事情都看得那么单纯和理想。当我以满腔热情去追求爱情时,你的结婚像一盆冷水把我浇醒。不!应该是冹醒。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应该感谢你。”林杰豪不知为何自己干了一杯。

      “那我和陈文强结婚,你除了想我是现实的考虑,没有过其他的想法?”康欣说“而且,连我结婚你不参加不管,还不打一声招呼就离开了,没有想过这样做是个男人吗?”

      “悄悄地离开,不带走你一丝丝情感,这时最好的离开,何况那时你是幸福的新娘。我不想在你高兴的时候看到我不开心的样子,给你的喜庆增加不和谐的因素。虽然,我当时已经很痛苦。”林杰豪举起了杯,眼睛好像有点泪光。

      也许这点泪光、也许这些表白,瞬间,让康欣似乎又有了当年的感觉,她心暖了一下,同时,也把她从冷淡的情绪中带回到充满情意绵绵的酒巴里。她含着情盯着林杰豪,喉咙里有一句许久要表达的话语想说出来,似乎也哽咽着,表达不出来。她只好点点头,不知是同意林杰豪的观点,还是对自已过去的那些歉意!但是,在康欣心里一直是提醒自已要把握好度。

      “后来,也就是后来。”看上去,林杰豪已经醉了。可是,他也没有喝多少酒,何况是红酒呢?

      他又喝了一大口酒,康欣这才看到林杰豪每次给自已倒酒都是大半杯“后来,我回老家休息了一个月,并没有像公司传的那样,我去国外了。也许回到自已的老家,才能找回当年的我,才能正确对待已经发生令我伤心的事情。事实也是这样,老家的休整让我重新鼓起勇敢面对爱情、婚姻和生活的一切,包括勇气。从老家出来,我注册了一家投资公司,做得也算是顺风顺水。但是,当有一天我看到管艳,就是你的闺蜜时,我突然发现我并没有忘记你。于是,我有事没事都会非常自然地找管艳,似乎这样就能看到你。其实,每次和管艳在一起时,她闭口不说你的一切。也许她比你我都明智,应该说聪明。或许她更明白,如果提起你对我只能是伤口上撒盐,更会让我藕断丝连。就是她这种太度、理性和明智,我不知为什么,当我知道她还没有恋爱时,突然有点喜欢上她了。当然,这些管艳是不知道的,包括到现在她都不知道。”

      当林杰豪提到管艳时,康欣抬头看着侃侃而谈的林杰豪,似乎想从他的眼神中找到这句话的真诚度。可是,康欣什么都没有看到,对方的眼神里好像只有自已,因为他两个眼球里如两团火般在盯着康欣。霎时,康欣低下了头。

      “今天不知道又为什么,感觉能遇见你,所以我故意穿了一套白色西装,希望能够被你发现。结果也如我想像的一样,一进宴会厅就看到了你。如果说世上有缘份的话,也许这就是我们的缘分。”林杰豪说完,拿起酒杯示意康欣,康欣也一口喝了下去。

      康欣非常奇怪的是,林杰豪今晚的语言措词包括说话的风格都变了,难道说这就是他离开自已跑到老家修炼出来的结果。

      林杰豪边往两个人的杯子里倒酒,边说:“我说了那么多,你会不会感觉我好无聊。因为,你毕竟是结婚有主的人。”

      康欣抿了抿嘴“谢谢你相信我,把这些本来我不应该知道的东西告诉了我。”康欣特意没有用记得我这样暧昧的话,她是有考虑的。就如林杰豪说的一样,毕竟自已是有主的人,而且这个人还是林杰豪的亲人。从辈分来讲,康欣已经是林杰豪的长辈了。她不想做这些不合礼节的事,包括语言上。如果说以前自已与林杰豪有情感,那是自已还是个自由身的时候。现在,可不能这样。

      看到康欣不太说话,而且说话的分寸把握那么好,林杰豪说:“还是老话说得好,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今天说那么多话,本意上没有什么其他的用意。或者说,刚才看到你我又有点不能把握好自已。因此,胡言乱语了一大通,希望你能够原谅。”林杰豪自饮了一杯。

      林杰豪态度突然180度的大转弯,对刚才的表白道歉,肯定是因为刚才自已的语言不温不和。

      其实,不管怎么样,康欣看到了林杰豪是真心对自已,感觉自已就是再把握好度,也应该说说心里话,这样起码能够对得起自已的良心,也才能使林杰豪真正摆脱过去的一切,重新寻找他自已的幸福时光,包括找一个他爱和爱他的女人。

      康欣举起酒杯“这次我敬你一杯。”俩人都喝了一大口。“就像人们常说的一样,爱情没有对错,婚姻只能凑合。我们的上辈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也还相当牢固。当然,我不是想为自已开脱什么,只是仅对爱情而言。有缘不一定有份吗?也许我们就是这种吧。我实话告诉你,我原来的初恋也像你我现在的情况一样,以分手而告终。当年,我是那么地爱他,爱得真诚,现在看来又有点懵懂。谁的初恋不都是这样,尤其是少女的初恋。当我痴心不改、死心塌地时,他却像所有背信弃义的人一样,带着我的初恋、带着我的痴情与另外一个女人远走他乡。我和你一样,伤心欲绝,不可自拔。因为这些我才选择离开家乡,来到深圳。也许是深圳的打拼,也许是深圳的现实,让我成功,也让一些本来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可是,这又能算什么呢,应该算是命吧。人们常说,富贵由天,发财有命。这也就包括了人生、工作、生活等内容。不管你信不信,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巧妙,又是那么让人琢磨不定。你说不信,它又发生。所以,人生中,有时认命是一种恰好的方式,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

      “你说的话,有一定道理。但是,婚姻只能凑合我不同意。现在是什么时代了,难道还要像过去几十年那样,俩人去凑合勉强地过一辈子吗?”林杰豪声音突然高了起来。康欣看着他,他又说:“恕我冒昧地问一句,难道你现在的婚姻生活就是凑合吗?”林杰豪没有举杯,却自已喝了一大口。

      康欣对于现在自已的婚姻好还是不好,不会给任何人说,更不可能让林杰豪知道“你理解错误,我只是表达一种观点,并不代表我的生活是这种观点的佐证。难道说,现代婚姻不是没有这种现象!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们潮州家庭是比较多这种现象存在。包括陈文强之前的婚姻生活。”

      一直低头在听康欣说话的林杰豪,抬头看了看康欣,没有说话只是举杯抿了一口红酒。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在深圳现代化国际化程度那么高的社会,应该说接受新思想、新观点、新生活方式能力是比较强的。可是,在婚姻这个问题当中,还是那么市侩。比如说,房子、金钱、车子等方面,可以说比内地有过之而无不及。应该是极少数人会说,我是新时代青年,什么都不要,只要爱情。所以说很多事情都是相互矛盾的。当然,所有的观点只能针对别人而已。唉!”康欣说完又感觉自已强调现实的问题太露骨了点,生怕引起对方误解“当然,主流方向还是好的。”

      “唉!现实点好,就算我是留过洋的,不也是被现实打败了。这也不奇怪呀。”

      康欣噔了林杰豪一眼“有的事情,并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林杰豪知道康欣说话的意思“我不是说你的问题,我只是说社会现象。就像你刚才所说一样的道理。”

      林杰豪看了看手表说:“我们今天酒喝得不少,要不我开两个房间,我们多聊会。平时,我们见面的机会可能不多。或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康欣看着林杰豪“开房间就不要了,不管有没有机会见面。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你早日找到你爱的女人。真诚的祝愿!”

      突然,康欣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欣呀,你在哪呢?快点回来,你爸爸的血压又高了,现在不舒服。陈文强又不在家。”康欣妈妈在那边急得不行。

      “好的,我马上回来。你们先可以打120电话。”

      “你不能开车,把车放到这儿,打的回家。”林杰豪跑到外面大声说。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