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杭城合租记第6章   你有病啊!

    第6章   你有病啊!

    作者:刺尾    

      正是这时候,远处晃了两道电筒的光过来,随即就跑来两个小区保安,程少华没再逗留,很快离开大楼。

      随着皮鞋声的远去,王弟终于回过神来,毫不客气踢开方沁。

      “你有病啊!”

      怒瞪着被推倒在地的方沁,王弟满腔的怒火简直无处发泄。她的初吻呀!怎么就这么被个脑子有病的女人给夺走了?

      她怎么接受得了!怎么接受得了啊!

      一拳出去,只差一厘米就撞在方沁眼球上。瞪着这个面无表情的女人,王弟恨得牙痒痒。

      她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情绪,一闭眼一睁眼,郑重地警告方沁,“以后你再敢对我做这种事,这拳头一定落你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语气太重,眼前那张精致的脸,忽的垮了下来,眼角还挂着亮晶晶的眼泪。

      王弟不自然地蠕动嘴角,起身刚走两步,就被方沁揪住裤脚。扭头看去,只见方沁可怜兮兮地望着她。

      “脚崴了……”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她的声音明明都颤抖得有点儿变音,但她还强忍着眼里的泪水。可怜兮兮的样子,让王弟忽的想起了当初遇见柳飘飘的场景,一样的眼睛泪汪汪,看得她心口揪疼。

      深吸一口气,王弟冷冰冰地对方沁说,“背你回去,一百块。”

      “成交!”

      方沁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王弟忍不住失笑,早知道要两百了。

      背一个方沁一点儿都不重。王弟背着她,手里拎着一双恨天高。走进大楼。

      进了电梯,透过镜子,王弟才发现方沁那一脸的坏笑。

      她不悦地瘪瘪嘴,“这么狗血的借口也亏你想出来,有点儿脑子的人都知道不可能。”

      王弟说话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怨怼。方沁却视而不见,乐呵呵一笑,说,“那可不?但是你想呀,我宁愿设计这么狗血的借口都不愿意和他在一起,稍微有点儿自知之明的人也该知难而退了。”

      仔细一想方沁的话,似乎还有那么点儿道理,但王弟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兀地吐出两个字,“歪理。”

      “理歪又怎么样,能解决麻烦不就好了?”方沁疲累地笑着,趴在王弟肩头上,眉头紧皱。

      瞧着她这幅受罪的模样,王弟又忍不住嘀咕,“明明受伤了还要往外跑,诚心找罪受!”

      “嗯……”

      方沁回答得相当乖巧,跟刚才判若两人。回想起那个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画面,王弟闷闷地喷了一口气。

      “说句话你也别不爱听,女人要自爱自强,男人都靠不住。”

      “嗯……”

      “还有,我跟你没那么熟。”

      “嗯。”

      方沁回答得很爽快,王弟都担心她听没听懂自己话里的意思。不过她只是好心提醒一句,领不领情就无所谓了。反正王弟决定了,从今儿往后,见着方沁必定绕道走!

      出了电梯,走到房门前,手刚碰上密码键盘,王弟停了一下。

      “今晚的事儿,你不许外传!尤其是飘飘,你要是敢提一个字,我一样揍你!”

      王弟说的有点儿心虚,方沁探出头盯着她的脸,许久之后,才果断的回答了一个字,“好。”

      门一开,王弟就见柳飘飘迎了上来。

      “阿弟姐,你怎么去这么久,打电话也不……”柳飘飘话还没说完,就看见王弟背着方沁进来。随即敏锐地闻到一股酒味儿,还在王弟脸上看到了淤青。

      “阿弟姐,你们俩怎么了?”

      王弟憋红了脸也说不出口,倒是方沁机警,脱口而出,“摔了一跤。”

      “摔了?这么严重?阿弟姐,你……”柳飘飘自然不信,“两个人怎么摔一块儿了?”

      王弟蠕动了嘴唇,什么话也没说出来,方沁眯眼笑着又说,“怪我。醉的看不清路,撞到她了。飘飘,我好困,有事儿改天再说,行吗?”

      甜甜的声音里,充满了醉意,又让人无法拒绝。

      “……喔。”柳飘飘懦懦应了一声,给二人让了路。

      方沁刚进门,鼻头就抽了两下,随即问道,“你们吃什么了?”

      王弟没有回答的意思,柳飘飘关了门连忙说,“大闸蟹。”

      听到这个,方沁瞬间两眼发亮,冲柳飘飘问,“还有吗?”

      柳飘飘呆愣地点点头,从厨房端出热着的三只大螃蟹,方沁见了直咽口水,“天呐!你们太好了!”

      方沁几乎就要从王弟的背上跳下来冲到柳飘飘面前。王弟却往后退了两步,“等等!”

      “干嘛?”

      “你不是喝酒了?吃螃蟹过敏怎么办?”

      “红酒,不碍事儿!你快把我放到餐桌去!”

      方沁迫不及待地催促王弟,对大闸蟹的渴望简直出乎二人的意料。她吃起来很优雅,但是速度很快,没一会儿,一只螃蟹已经被掏空。

      柳飘飘忍不住吞了两下口水,看王弟从房间又拿了药箱出来,低声问道,“阿弟姐,咱俩吃的时候,怎么没觉得这么香?”

      王弟苦笑一下,啥也没说。

      “飘飘,有红糖姜茶嘛?”

      忽然听到呼喊,柳飘飘这才想起来,转看向王弟,“阿弟姐,你买的红糖呢?”

      王弟依然没说话,幽怨地看向方沁。

      方沁想起楼下散落一地的红糖包装,不自然地顺了顺嗓子,“飘飘,我的梳妆台上放着一盒红糖,麻烦你拿出来一下。”

      柳飘飘听话地去找了红糖出来,小心翼翼没碰到方沁房间里的其他任何东西。

      熬好了红糖姜水,刚合上一口,柳飘飘就忍不住低呼,“真好喝!”随即一饮而尽,注意到还在端着碗慢悠悠的方沁,想起刚才的鲁莽,柳飘飘垂下了眼皮,默叹一口气,果然人和人还是不一样的。

      好在方沁和王弟的注意力都不在这边,并没有发现她的窘迫。

      柳飘飘收拾餐桌的时候,王弟把方沁送回房间,毫不客气丢到床上。

      “哎!你就不能对我轻点儿吗?疼死啦!”

      “不能!”

      王弟的态度,让方沁不大爽快,她忽的冲门外喊,“飘飘!”

      柳飘飘应了一声,王弟立马捂住方沁的嘴,咬牙切齿说,“下次轻点儿!”

      方沁满意地眨了眨眼,王弟才松开,回到自己的卧室。

      柳飘飘刚走到门口,王弟就风风火火地冲出来,手里抱着睡衣往卫生间去,走了两步,又往回走拉住她,提醒道,“她脑子有病,以后见着绕道走!”

      “啊?”

      没过一会儿,王弟洗完澡出来,穿着的睡意又长又厚,柳飘飘见了,忍不住扯了扯嘴角,“阿弟姐,你不热啊?”

      “不热!”

      盯着王弟的背影,柳飘飘深吸了一口气。今晚的阿弟姐可是反常得很呐。照她之前对方沁的态度,还相当地鄙视嫌弃,可是这会儿像是换了一个人,对方沁有种说不出来的畏惧。

      一时间,柳飘飘有点儿好奇方沁到底对王弟做了什么,能够让她这么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犹恐避之不及。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