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青春一晌第75章   尾声(三)

    第75章   尾声(三)

    作者:子夜漫谈    

      一天下午,石珺与司机驾车外出谈生意,被胜哥的人看到,就派人一直把他盯得死死的。终于,到晚上准备回去时,石珺已喝得大醉,斜躺在他的卡宴车后座。车子到了一个稍偏的地段,一辆没有牌照的宝马从后面快速赶上并超过了石珺的卡宴。但宝马并没有加速离开,而是一直把卡宴别到了路边上停了下来。怒气冲冲的司机刚下车要和对方理论,却不料遭到对方一顿狠揍,司机只好双手抱头蹲下。

      这伙人便放过了司机,直奔车上的石珺,拉开车门后,把他拖了出来,一顿暴揍。石珺烂醉如泥,任由他们拳打脚踢,棍棒相加,只是有气无力地哼了几声。司机看这伙人的架势,还是要拿刀砍他的少东家,老石家一向待他不薄,连忙不顾危险,扑到少东家的身上,并向这伙人下跪作揖,请他们高抬贵手。这伙人极不耐烦,警告他滚远点,不然连他一起砍。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胜哥的手机响了,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听到她语气急促地说了一通话后,胜哥终于放下了他手中的家伙。司机那颗悬着的心暂时落了地。

      不过,胜哥还是对他的一个手下使了个眼色,一个黄头发、骨瘦如柴的青年便丢了手中的家伙,拿起了事先准备好的针筒,扎到石珺的身上。醉得不省人事的石珺,这回连哼都没有哼。对他来说,这针扎在身上差不多跟被蚂蚁咬了一口没什么分别。这伙人捡起地上的家伙,迅速回到宝马上,便驾车扬长而去,消逝在茫茫夜色中。

      司机查看了石珺的伤势,见他并无大碍,只是身上插进了一个针筒,还在石珺身上一颤一颤地晃动。更让人感到恐怖的是,那针筒里还残存着少量暗红的血液。司机暗暗叫苦,连忙将他身上的针筒拔了,以最快的速度送往医院。到医院后,经过医生检查,发现石珺生命体征正常,只是稍微受了点皮外伤。对于石珺司机反映的情况,医生高度重视,紧急作了处理,然后让他躺在病床上休息。

      不久,化验室里对针筒残血的检测结果出来了:HIV阳性!闻讯赶来的石珺父母和娟子如五雷轰顶,在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当即报警。第二天酒醒后,石珺听到这个消息,几乎昏死过去。此后,石珺每周都要去医院做一次检查,看自己是否感染上了艾滋病毒。这个过程简直要把他整疯了,仿佛是一种精神上的凌迟,持续达三个月之久。幸运的是,他并没有感染艾滋病毒。这件事也产生了一些好处,就是石珺成了半个艾滋病专家。三个月来,他狂学有关艾滋病方面的知识,积极了解艾滋病治疗的最新进展。毫无疑问,这三个月是石珺有生以来学习最为积极主动、刻苦努力同时也是学习成绩最好的一段时间。

      而且,出于对犯罪分子深入骨髓的痛恨,面对警察的调查询问,他也十分配合,把他几个月前他害自己的女秘书怀孕的事给透露了出来,并严重怀疑是她找人报复。警察按图索骥,很快把他的前秘书抓住。可是一审问,完全不像是她指使人作的案。石珺又仔细回想起生意场上曾经得罪过什么人,甚至连石珺父母也在思索他们这一辈子在何时何地因何事得罪过何人,害独子遭报复。但理来理去,都没有理了一个头绪来。最后,石珺想到了刘婕四年前她那张因愤怒而扭曲的脸,当即打了一个寒战。没过多久,警察也把她找到来对质。没想到,刘婕也什么都不肯承认,还当场狠狠地骂了石珺一顿。除了证明刘婕确实恨石珺之外,并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是她指使人用艾滋针筒来扎他的。

      但是,在石家的强烈要求和大力支持下,警方加大了排查力度,终于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寻幽探微,胜哥等人终于浮出了水面。胜哥等人对自己一手制造的这起恶性事件供认不讳,但绝不承认刘婕参与了这件事。相反,他还证明,关键时刻还是刘婕及时打来电话,才让石珺免受进一步的伤害,这一点,石珺的司机也能证明。此案交由法院审理,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胜哥等人一至三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在石珺自己的坦白和刘婕的痛骂下,娟子这才明白,当年刘婕跟着石珺之后遭过什么罪。短短半年内,不仅因为他的只顾自己风流快活而流过两次产,而且因为他的不洁性史害刘婕得了性病,以致到现在还落下后遗症;而且在与自己谈婚论嫁的时候,石珺竟然还背着她和女秘书有了一腿,还导致女方怀孕;事后遭到要挟又动用黑恶势力来摆平,其用心之险恶,手段之毒辣,令娟子不寒而栗。经过这次变故,娟子坚决地离开了石珺。可是一个女孩的青春有几个五年?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就这样毁在了石珺手里。

      尽管涉及个人隐私,这件案子没有公开报道,可消息很快传开,就像长了脚一样。章俊得知娟子离开了石珺,心里仍然放不下。其时他和雪儿正在热恋中。可旧情人忽然成了自由身,章俊不知怎地忽然萌生要去看看她的想法,于是背着雪儿偷偷跑去找到娟子,可是比他更早跑到娟子那里去的是他的好哥们陈斌。陈斌此时不再是当年那个楞头青,已经成熟多了,算得上年少多金的成功商人。虽然与石家的家族企业相比,他们四个加起来也只是小巫见大巫,可毕竟他们是通过自己独树一帜的创新,白手起家,达到他们这个水平的也算得凤毛麟角了。哥俩不免又是一番争执。陈斌这回十分直白地说章俊已经和雪儿都要结婚了,到这里来已经没有意义了。章俊说:“难道我连探望一下老朋友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要是别人,我相信,但是你,花心大萝卜一个,绝不可信!”他们当着娟子的面争了起来,伤痕累累、烦躁不安的娟子把他们两个都一股脑赶回自己家去了。这事后来被雪儿知道了,伤心的雪儿很久没有理睬章俊,直至知错能改的章大帅哥想了很多办法,付出艰苦的努力才最终挽回了美人心。

      娟子最后出国了,是在老石夫妇的支持下成行的。虽说伤心的娟子最终毅然决然地离开了石珺,老石夫妇还是对这个温柔贤淑、聪明能干的曾经的准儿媳万分不舍。他们执意认她作干女儿,如同当年朱珠一样的待遇。娟子本不打算要石家一分钱,但自己为石珺付出五年的青春,就算她自己不提出要补偿,老石夫妇也实在不不忍亏待自己这个干女儿。但留在致远市只能是日日提醒着自己的伤心,远走天涯或许是治疗心灵创伤的一剂良方。就这样,她悄悄地走了,带走了五年的情殇,向自己苦涩、单纯但也夹杂了甜蜜的青春挥手作别。

      大熊的班级毕业三周年庆搞得很成功。地点就选在章俊他们的轰趴别墅内。大家虽然初入职场,经历了一些风雨,但他们依然如此年轻,如此活泼,如此潇洒,如此开心!辅导员周凯和他的夫人孟莎也参加了他们的聚会。如今他们这位年轻的师母,已经彻底脱胎换骨,成了致远市有名的“凯莎培训学校”的校董,成为了致远市民间办学的女强人。公婆早已对她刮目相看,唯独担心她会一味打拼事业,而忘了生儿育女、为老周家延续香火的重任,但他们也只能给儿子敲敲边鼓,毕竟,这是一个知识分子的家庭。

      这次聚会除了请一些专业课的老师参加外,大家还特地把老魏也请了过来。老魏不惯在轰趴别墅这样炫酷的场合久呆,坐一会,讲几句话后便离开了。不过大家都很怀念老魏的大学语文那声情并茂、激情满怀的课堂,于是请老魏在第二天上午重新给大家上一堂大学语文课。老魏欣然应允。老魏讲课一如当年,令人难忘。如果说久违了的充满怀旧意、师生情的这堂课与当年的大学语文课堂有些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他们敬爱的魏老师这堂课没有点名。他们约定,三年后,他们还回母校相聚,还要邀请老魏给他们讲课,只不过那时老魏的情况又会有些不同,那时他该已经退休在家,颐养天年了罢!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