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公主大福第9章   第一卷  问卿何事轻离别(六)

    第9章   第一卷  问卿何事轻离别(六)

    作者:周优发娱乐    

      另一厢,景永福笑罢,走出库房一边打量着天然居店里店外的暗侍明侍,一边吩咐伙计提前打烊,且免所有店客的餐费。店客埋怨的声音不少,他们不乐意,景永福心里也不舒服,但这是最后一天了,她要休息准备一下。

      店里李易的暗侍只好表明身份,景永福向他们嘟嘟嘴,“到楼上站成一排!”他们敢怒不敢言,天子脚下也没见过这样的掌柜啊!

      至于店外的暗侍就更倒霉,随着天然居的提前关门,门前的小贩自然散了,车马去了。他们无所遁形,尴尬之极,不知脚该落在哪里,人该藏到哪里。

      景永福从门缝里瞄外面的风景,后领却被人提起,“小掌柜的在做什么呢?”

      原来又是李易。他听到楼下的动静,下楼却见景永福毛着身子向外窥探,再见店内的侍卫对他使眼色,他便知发生了什么,当下好气又好笑地抓住她的后领,提起来问话。

      双脚离地,后颈被抓,景永福自己以前也这样抓过猫,那猫被抓后就跟她现在似的,识相地乖乖不动,只为等待反扑时机。

      景永福干笑道:“易公子可以先将小的放下再问话吗?”

      被放回地上,景永福整了整衣襟道:“小的在想,人挪活,树移死,一根脑筋不转弯的人跟树比起来有啥不同?公子的手下若都是树桩子,小的就浇点儿水吧。

      “阿甲、阿丙!给门外的几位爷送点儿酒水!”

      伙计得令,却见李易一下拉开店门。

      “都进来!”

      景永福一愕。要知道店门是上了木闩,顶了支木的,李易却一气呵成完成了开门的动作。于是,景永福脱口而出,“殿下好大的力气!”

      这话真正的失言不是喊破了他的身份,反正到了这份儿上彼此已经心知肚明,而是后面落下的“力气”两字。李易是功夫好她却赞他力气大,以他的身份就是只有力气大都该赞功夫好。她赞力气大,就是压根没把他当盘菜。景永福猛地捂住了嘴,心道,完了完了,这下子李易该明白了,她非但知晓了他的身份,而且她还藐视他。

      两个伙计听景永福道出“殿下”二字,吓得跪倒在地。景永福看看他们,只得暂时委屈一下自己的小腿,慢慢地弯了弯。

      “不必了,又不诚心!”李易托起她的手腕。景永福抽回手,笑吟吟地望着他。这人没有架子,那就是同方晓春一样易亲近的人喽?

      “倒是个天大的胆子!”

      “谢殿下夸奖!”其实景永福也不是胆子大,而是她既然已经打定主意开溜,话又挑明了,豁出去罢了。

      楼上几人这时候一个个踱了下来,就在景永福被一群“狐狸”们围堵的时候,救星来了。人高膀圆的水姐从后门进来,洪亮的声音把众人一震。

      “掌柜的打烊了也不快点儿回家?夫人正等着你呢!”一身侍女打扮的水姐威风凛凛,恐怕她也是当世唯一能将侍女服穿出将军袍味道的女子!

      即便与景永福熟络如方晓春者也是第一次看见水姐,所以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珠子,看着那出奇高大的女子从众人身旁走过。她竟是比每个人都高,连轩辕不二都被她比下去了,而景永福仅仅到她的腰腹。

      “阿甲你收拾下关好店门,我先带掌柜的回后院了!”

      景永福跟水姐走过方晓春身旁,对他伸出一根手指,方晓春惊讶了一下,伸出两根,景永福摇头,还是一根手指。

      “玩什么呢?捣蛋家伙,快点儿回去。”但水姐不给景永福时间与人讨价还价,在一群人的默送下,水姐神气地带走了小掌柜的。

      直到看不到水姐了,轩辕不二才道:“这女人身手不凡,颇具大将之气!本将怎么从来没见过?”他审视的目光落在地方官屠刚身上,后者低声道:“平大福确实与母亲平氏两人来到淄留,水姐是她报上的丫环,水姐是粗使丫环,另有一丫环名唤小翠,贴身陪伴平氏,此外还有一小厮名叫阿根。入户籍时便只报了这五人,伙计、厨子都是在淄留直接招的。”

      轩辕不二还想问下去,却听屠刚道:“这些下人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下官也只见过平氏身边的小翠,这叫水姐的下官也是第一次见到。”

      李易冷笑道:“有趣有趣!”转而,李易问方晓春,“她临走前向你比划的是什么意思?”

      方晓春倒吸一口冷气答他:“她开价一千两,我嫌低了,给她两千两,她却坚持一千两出让天然居!”

      一旁跪着的伙计一时面面相觑,没听过一丝风声,掌柜的就要卖店?

      李易握紧拳头,显然是愤怒了。低价卖店,怕是恨不能插翅而飞吧!

      “殿下……”轩辕不二唤了声。

      李易这才缓和了神情,冷漠地看了一眼此刻店中的侍卫。他们的确不够机灵,若有突发事件,别指望这些人能保护自己。

      “尔等留守此店,看住前后门,待明日本宫要好好接见平掌柜母女!”那“好好”二字显然加重了语气。但此时轩辕不二等人都觉得李易处理得对,平大福身上的疑问实在太多!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李易打算破例用一个小姑娘,自然要将她的底细摸清楚!

      出了天然居的后门,水姐拉着景永福的手,边走边道:“闯祸了吧!大福,什么人能把你逼到卖店的份儿上?”

      景永福摇头,“不是人逼的,形势所迫!要打仗了,我恐怕这地头不妥。”

      “什么叫形势啊?形势还不是人做的?”

      景永福想想也对,笑道:“水姐越发聪慧了!”水姐平时不显山露水的,这会儿出场拉她回来,自是知道卖店、离开淄留之事已不可避免。

       三年前初到厚轮。景永福与若夫人遇到了水姐。

       才从摇晃的船上踏到扎实的地面,景永福就看见远处,水姐黯然伫立河边。因她的样貌不同于常人,景永福不禁多看了几眼。其实景永福并不想管闲事,她同若夫人刚获自由,最要紧的无非是找处地方安身立命。可走远后,水姐的模样始终在她心头挥之不去。她终究还是对若夫人说出了她的担忧,“娘,我们过去看看……我总觉得那女的站在河边想寻短见。”

       在景永福心里,像水姐这样的女子,不受夫君喜爱,不遭公婆待见。站在河边,还会发生什么好事?

       前面两点被景永福猜中了,但她猜错的是,水姐并不打算寻死。水姐只是见水而生感慨,她名为寄水,难道就只能依托男人而活吗?

       水姐本是镖师之女,嫁与师兄,而最近十年走镖吃香,男人手上有钱后接连娶了三房娇妾,看她就越来越不顺眼,加之公婆也嫌她多年来未诞子嗣。水姐的父亲尚在世时,两家还勉强着往来,但她父亲尸骨未寒,她就被休了。

       “我知道你们是好意,但是你们不用担心我。我不会寻死。我只是在想日后怎么过。”水姐平静地道,“我有手有脚不会饿死,只是那些流言蜚语叫我心烦!”在男尊女卑的燮景两国,若一个女子被丈夫休了,无论什么原因,所有人都只会羞辱那女子。水姐虽孔武有力,不怕找不到活路,但 闲话却让她听得每每愤恨不已。

       景永福想了想,说:“我叫大福!”

       水姐猛然抬起头来。

       若夫人紧紧地握着景永福的手,景永福凝望着水姐道:“我不在乎别人如何看待这个名字,因为我大福就是大福自己,不是别人!”

       水姐眼里闪出明亮的光。

       “我不会改掉我的名字。”景永福如是道。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