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重生之庶女毒后第9章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第9章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作者:林夕夕    

      遥坐在男宾席上首位的太子爷李玉成,此刻看着那台上的绛紫华服的女人,神色很是复杂。从这秦若兰上场时,太子爷就是发现了她与自己那个三弟李陌成好像有些个关系,平常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三弟竟是因此有些失神,倒是让人惊讶不已。

      况且这么个芳华正茂的青涩年龄,竟是敢挑一声绛紫色着装,这种颜色很是压人,平常人极为容易就是被这颜色压得老气横秋。

      可是台上那女人,从上来那一刻起,绛紫色反而成就了她富贵的气质,而她的气质成就了绛紫色的尊贵。那一首高山流水,让素来懂琴喜琴的太子不得不对此女有些另眼相看。

      “哦,太子哥哥莫不是看上这个弹琴的女子了?听说是秦相府的二小姐呢,虽然是庶出,但是当个良娣还是足以的啊!”十二皇子一声朱红锦袍,今年十岁,皇帝幼子,长得很是可爱喜庆,所以皇帝很是疼爱,导致这十二皇子说话从不顾及。

      太子一下就是板上了脸,唬道:“小十二,人家姑娘家的清白,能被你这样胡说吗?”

      “太子哥哥,小十二错了!”十二皇子虽然粗枝大叶,但是绝对是个审时度势之人,立马就是哭着个小脸认起了错,不过心中却是把秦若兰给记恨了。

      “太子,不过这秦家二小姐确实琴音不错,您听入迷了也是常理!”从未说话的四皇子,黑色纱金袍领边纹暗金,气度神秘而又隐隐透露出几分危险,此时也是突然开起了口。

      四皇子李谦成向来喜欢与太子作对,太子可是马上就要娶那秦家嫡长女为妻的,现在一旦被人说与那秦家庶女暧昧不清,定是会被言官参上一笔,那么眼下闽地的钦差才会是自己的人。

      “皇兄,既然大家都觉得这二小姐琴音不错,不如你给些赏赐,算是赐那琴音就好!”李陌成素来是保皇党,自然要为太子说话,三言两语就是把太子从喜欢人择到了喜欢音的问题上了。

      太子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李陌成,才是点了点头:“华子,去赏。”

      太子长随华子,附身称是后,便要向女宾席走去时,四皇子却是看了眼太子,取下了身上的腰玉喊道:“华子,你慢点啊,四爷我也是有东西赏,就拿这块玉赏吧。”

      “老四,你这赏的是不是太贵重了?”太子脸色平和,但声音微怒,这分明就是要加重礼单,好让别人误会自己这个太子看上了这个秦二小姐。

      李陌成见此情形,忙是开口:“皇兄,四弟,不如等头名出来后再赏如何?”

      男宾席里到底如何姑且不说,听完这曲高山流水的安华公主很是激动,大赏了一番:“秦家二小姐,在琴这一科中当之无愧为头名啊!”

      “谢公主,小女定当继续努力。”秦若兰微微躬身行礼后,就是下了展台。

      刚一下场,那水榭女宾席的贵女都是拿眼睛狠狠的剐着秦若兰,尤其是秦若娇盈盈走来,那眸中的恨意就想立刻杀了秦若兰一样:“二姐姐,你何时学了这么好的琴?还非要跟我演奏一样的琴声?”

      一样的乐谱,相比之下,秦若娇相形见绌怒火中烧,旁边的贵女看她的眼神中透露的讥讽,让秦若娇完全失了理智,现在的她就想掐死秦若兰泄愤!

      “姐妹同心,曲目相同,也是自然。”秦若兰此时才没有心情跟她争个所以然,等会还有一局要筹码呢。

      秦若兰说完,就是走到了自己席作上,静静的等着第二场的开始,头名,一定要拿头名,否则前面的谋算都是白用功!

      秦若娇看着秦若兰竟敢目中无人的从自己身边走过,可是自己又不能真的上去与她厮打,只能跺脚离开,暗暗决心等会要让秦若兰出个大丑!

      秦若仙依旧是第一个上场的,秦若仙白衣胜雪,一袖带舞,舞嫦娥奔月。倒是真的舞出了那恍然神仙的清冷,那月娥的相思后羿之情,那月娥独自一人的寂寞。

      “可惜了。”这么个百花会的场景舞一个嫦娥奔月,总是欠了点味道的。

      在秦若娇快上场前,坐在秦若温的位置处,很是特意的看了一眼秦若兰,那眼神中已经放下了愤怒,反而是幸灾乐祸。

      “小姐,喝茶。”宛菊给秦若兰换上新茶,这新茶是龙井茶,平淡无奇,可是却有一股异香,让人不由想去尝上一口。

      可是秦若兰就在把茶盏喝了一口时,却是陡然变脸,因为这个香味太熟悉了,这是崔情香中的极品万象香!

      万象香是后宫中最隐私的下作毒了,不过却是极为管用,中者必将丧失理智,满脑子都是万象春宫图啊。

      而秦若娇却是在不远处盯着秦若兰喝茶,眼看着秦若兰把那一盏茶喝了下去后,秦若娇的脸上喜色渐浓,收都收不住了。

      “走吧,去换舞衣。”秦若兰拢了拢袖口的一片潮湿,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走向客房后赶走了宛菊她们。

      秦若兰关上了门后就是开始发起了抖,这万象香凡是沾上了一点,脑海就会被侵蚀,幸亏自己刚喝进去就尝了出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不过眼下的秦若兰双颊已经开始渐渐泛红,双腿微微夹紧,体内就像是有团火一般在不停的燃烧。

      “不能乱,还有仇未报,仇人还在笑。”

      “错过今日,就难了。”

      “秦若兰,你要顶住啊。”

      秦若兰眼一闭,从头上拔下发钗就是往自己的手臂上狠狠一划,发钗上血迹斑斑,疼痛瞬间席卷而来,脑海中的意识也有些清晰了。

      可是,还不够。

      就在秦若兰对着刚刚的划痕,再次下钗时,一双手却是在凌空中抓住了自己。

      抬眼,那是一身黑色纱金袍的男子,剑眉星目长得俊朗不凡,可是那眸子中透露的信息却危险极了。

      “四皇子?”秦若兰涨红着个小脸,嘴角含笑,眸中阴冷,拿着个血钗的模样有些渗人啊。

      李谦成有些疑惑这女子怎么认出了自己,问道:“秦家二小姐,难道有自虐倾向?不过还能认出四爷我,也算是你厉害!”

      当然认识你,上一世我可是以身作茧才陷害了你,让你最终输给了李陌成啊。

      秦若兰摇摇头,也没有问这个李谦成怎么会来了这里,只是说道:“帮我一把,你们皇族中人定有解百毒之丹吧?”

      李谦成早就看出来秦若兰中了一些催情药,不过眼下却是有些稀奇这一女子竟会对自己下这般狠手,而且还能临危不乱的向自己求药,稀奇,真是稀奇!

      “保命之丹,我也只有一颗,与你素来不识,怎么可能给你。”李谦成摸了摸手里那一瓶的解毒丹,故意这般说道。非亲非故的,我李谦成又不是老好人。

      秦若兰哪里不知道李谦成的意思,才是不信这丹药只有一颗,可是眼下自己急需这丹药,只能拿条件换了,犹豫了片刻才是说道:“闽地上供的粮食,必定是富足的,可惜却是被漕运层层贪污了,而那贪污的官吏还是太子的门人,所以你想借这个搬到太子,是吗?”

      在秦若兰谈起闽地的事情时,李谦成本来以为这秦若兰乃是信口胡说,后院妇人哪懂朝堂事。

      可是她偏偏懂了,竟然能一语中的,说到了漕运!更是说到了太子!

      “跟你有何关系?”李谦成神色有些凝重,不知是不是有人故意教了这秦若兰这些话,就是为了引自己上当,眼下竟是动了几分杀意。

      秦若兰正坐,强忍着体内的灼热,但是眸子中却是有些媚意了,她知道当前首要就是取信这三皇子,接着继续说道:“你若要沾此事,必定会惹怒皇上,而太子要沾此事,也定会惹怒皇上。漕运乃是国家之重,这是天下的根基,必定会引起皇帝的怀疑,太子本身就是输了一筹,你又何必也要前去输上那么一筹呢?不如静坐。”

      “你要记住,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皇帝的东西别人一旦染指,必遭祸啊!”秦若兰努力的控制自己,才是正色的说完了这么一番话。

      可是李谦成却是久久不曾说话,他不得不承认这秦若兰说的话是对的,可是漕运确实重要,万一输给了太子又当如何呢?所以他要好好权衡一番……

      李谦成从怀里掏出一粒解毒丹,往桌子上一扔,就是从后窗出去了,临走前对着秦若兰说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秦若兰才是不理那三皇子,拿起那药也不去辨真假,只管仰头灌下,自己一定要没事啊。

      待那身体中的欲火渐渐消退时,秦若兰眸中的恨意更浓。坐在椅子很小心的的那把发钗轻轻的擦干净,可是那血迹却是依旧存在了那发钗之上,秦若兰却是把那发钗小心的戴在头上,那头发隐藏住了血迹,接着走了出去。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