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王佐列传第八章  多情的张家湾姑娘

    第八章  多情的张家湾姑娘

    作者:佐王    

       在张家湾过了一个愉快的端午节,王佐回到6518厂,依然在教育科上课。

      其间,杨玉清多次邀请王佐晚上出门约会散步,都被王佐以考试为由拒绝了。但每天傍晚的打羽毛球是雷打不动的,每天下课后为杨玉清补课也是雷打不动的。

      礼拜六打完球洗完澡,王佐正在单身宿舍里复习,忽然有人敲门。王佐趿着拖鞋,打开门一看,是一个年轻女孩。个子不高,微胖,身穿纯白色职业装,脚上是纯白色高跟凉鞋,秀发微曲,长发飘飘,圆圆的脸上红朴朴的,正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王佐。

      好熟呀,这是谁,王佐飞快地回忆着,说:“你是?你找谁?”

      女孩笑了,说:“真是贵人多忘事呀,我就找你呀!你不是说到了湖口找你玩吗?”

      王佐一愣,说:“请进请进,今天这么漂亮,还以为天上来的仙女呢,眼花了,眼花了,呵呵,坐,坐!”边说边把女孩让进了房间,心里还在嘀咕,这是谁呀?

      “哼,我看你是想张子含想的,还眼花呢……”

      王佐猛然想起,来的是张青青的姐姐张星星。那天王佐和张子含在她家吃饭,餐桌上认识的。当时王佐确实对张星星说过,你回南昌路过湖口时来我这儿玩玩,那只是客气活,想不到张星星还当真了。王佐记得当时说这话时,张子含脸上还露出吃醋的神态。

      晚上,湖口县城渡口渡船上,王佐与张星星星靠着渡船栏杆边。远处,鄱阳湖无边无垠。近处,湖面上灯火点点,那是船舶佬在捕鱼。捕鱼小船在湖面晃晃悠悠,凉爽的南风从鄱阳湖水面飘来,正是人约黄昏后之时。王佐与张星星相对而站,他几乎能闻到张星星那吐气如兰的气息。而张星星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似羞似张,让王佐的心中不由的微微的有些冲动起来。因此,他连忙转过脸去,以防止自己忍不住想要强吻一下她那樱桃的冲动。

      其实,天下男人都一样,见到漂亮的女人都会有种占有的欲望,王佐也不例外。因为太年轻,他有时在外面看到年轻的女孩穿得太露,小弟弟就会情不自禁的站起来,也许这就是很多男人犯罪的原因。王佐跟很多男人的心思都是一样的。他会对妻子或者是女朋友很好,但却不敢保证不会在外面偷吃……就算是平日里再乖顺再妻管严的老公,往往最容易把持不住诱惑,或者正应了一句话: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也许,表面上好色的男人并不一定色,只是爱好调戏女人而已,图一时口快。而那些色在心肝里的,表面上道貌岸然,大公无私,却往往是天生的下半身动物,以权谋色,以财骗色,遍地都是。

      忽然,一阵大浪袭向如航空母舰般的渡船,渡船轻晃了一下,人也跟着晃动。没想到的是,张星星没站好,顺势倒在了王佐的怀里。张星星娇喘微微的小嘴正贴在王佐的耳边,呼出的热气弄得王佐的耳朵痒痒的。张星星受到惊吓,一时不知所措,紧紧抱着王佐。隔着两人的衣服,王佐清晰的感觉到张星星紧紧贴在自己胸膛的是那两个玉峰,让他充满了向往。王佐也紧紧抱着张星星,二人都沉浸在兴奋和特殊的感受之中,一时缠缠绵绵,似乎是一对热恋中的人。而张星星的秀发挡住了王佐的脸,幽幽的发香沁人心脾,怀里娇躯的温度正在逐渐升高,耳边传来的娇喘也更加急促,王佐渐渐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

      张星星去南昌特地在湖口看他,一系列不正常的举动和言行,王佐发现她一定爱上自已了。但是,要不要放纵一下情欲呢?紧抱着张星星的王佐一直在盘算着这个问题。张星星同杨玉清不同。杨玉清是本厂的职工,而且家庭也有背景,如果不想娶杨玉清,借他王佐十个胆,他也不敢对杨玉清轻举妄动。现在张星星她自己送上门来了,而自已又身处寂莫,放纵一下又有何妨!但王佐立刻又想到了张子含。如果子含知道自已在外有另外的女人会怎么样呢?她可是把一切都给了自已啊!想到这里,王佐还是恋恋不舍把张星星轻轻地推开了。

      端午节那天,张星星在饭桌上一见到王佐,就被王佐那温文尔雅的气质和见多识广的谈吐所吸引,以至一见钟情。那几天,她很想找王佐聊聊。但她知道王佐住在张子含家,不好打扰。节后回南昌上班,必路过湖口县城,一个不是借口的借口,她来找王佐了。

      张星星本来就钟情于王佐,夜晚月明风轻的鄱湖渡船上,更令她春潮涌动。由于一个大浪打起船身晃动,她借机倒在王佐怀里,是情之所原,也是试探一下王佐。没想到王佐开始还抱得她紧紧的,过了一会儿,又把她推开了。看到这些,张星星失落之极。

      “我感冒了,每次从张家湾回来就感冒了,真不好意思。”王佐说。

      星星不无醋意的说:“哼,你陪张子含抓泥鳅,陪她游泳,当然感冒了。”对于正值怀春期的少女来说,有时候一次浪漫的拥抱就能改变女人对男人的情意,足以以身相许。更何况,张星星本就对王佐有了相见恨晚的爱意呢。她看着王佐似笑非笑的不怀好意的表情,不再停留,似撒娇又似生气,跺了跺脚,飞快跑向渡口码头上。

      王佐和张星星坐在渡口码头草地上,相亲相依,聊了起来。

       王佐问:“你怎么会在南昌上班呢?” 张星星很愿意跟心上人聊天,无所顾忌地说:“说来话长。我爸爸是南昌人,那个年代他响应党的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所以随着大流来到了张家湾。后来,知青陆陆续续地回城了,但我爷爷没什么能耐,又不认识人,因此我爸爸一直也未回城。再后来,我爸就同我妈好了,我爸也就死了回城的心了,所以就留在张家湾了。”“原来是这样,那你怎么又在南昌上班呢?”王佐更加好奇。

      张星星拂了拂秀发,风情万种,她大方地说:“我爸有个同学在南昌当什么局的局长,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爸找他帮的忙,帮我搞了个指标,我才在现在的厂上班。”

      “哦,原来是这样呀!”王佐听得张大了嘴。

      张星星嘻笑地问:“干嘛?你查户口啊?”

      “哪里啊,只是好奇而已。”王佐勉强找个理由。

      夜深了,张星星说要找一个旅馆住一晚。王佐其实很想她去旅馆住,然后他就可以有机会在小旅馆来个一夜风流,像上次张子含一样。但是,王佐总感觉这不可思议,还有一种罪恶感。况且,他此时对张子含的爱已深入到全身每一个细胞里去了,虽然他想来个一夜风流,但骨子里又不想做对不起张子含的事。因此,他很是不舍地把张星星带到工厂女生宿舍,在同学周莉那儿借住了一晚,并且说是南昌的表妹来九江出差云云。

      第二天是星期天天,6518厂每个礼拜天早上八点时厂里的大巴车会去市区,以便工厂人员购物探亲。王佐决定送张星星上火车去南昌,于是早早地带着张星星坐上了厂大巴车。大巴车出发了,不一会儿来到了渡船上。载有几十辆汽车的巨大渡船,像一艘航空母舰,渡船四周激起一米多高的浪花,向对岸飘去。张星星好奇的向湖面乱看,王佐不好多说话,车上可全是厂里的人呀。大巴车上了岸,沿着九湖公路,一路经过806厂,新港镇,远远可看到九江练油厂。一个个大烟囱直上云霄,大烟囱上的火忽明忽灭。半个小时左右,大巴车进入了九江市区,一路经过师专,汽车站,八角石,沿着浔阳东路西路,在新桥头天鹅雕塑喷泉处向右拐,停在了庐山北路的梧桐树下。这里转一个路口就到了九江的南京路——大中路步行街,大巴车停在此处是方便全厂职工购物。

      王佐带着张星星下了车,走上新桥头,经过天鹅电影院,几十米远右转到九江火车站。

      在九江火车站候车室,张星星对王佐浓情蜜意,难舍难分。

      “呜——”

      火车出发了,张星星从火车车厢里伸出头,挥手大叫:“王佐,我爱你——”

      ……

      此后至1992年春节前,张星星在南昌第二纺织厂给王佐写了几封热情洋溢浓情蜜意的信,王佐却回了平谈无奇顾左右而言其他的信,二人信往了半年左右。

      张星星最后一封信的意思大致是这样的:亲爱的王佐,你好!我知道你深爱着张子含,张子含也深爱着你,张子含的爸妈还早已把你当作女婿看待。这些我都知道。只怪我没有在张子含之前认识你。虽然我爱你,但我不能夺人所爱,更何况张子含是我同村的小姐妹,从小一起长大。但是,是你让我真正爱了一次,这份爱将永远珍藏在我心里。希望你好好对待张子含。你们就是那种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一类,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们一定会白发到老。我写给你的信你是知道的,要么还给我,要么毁掉,留下来只会成为一个风流笑柄,云云。

      1992春节的一天,王佐在张子含家,张星星带着一个帅气的小伙子来见王佐,说是男朋友。王佐很不是滋味。1998年,长江流域发生特大洪水,张家湾村被淹。洪水过后,张家湾村建新村,张星星一家迁回了南昌。再以后,王佐就没有张星星的音讯了。

      那天王佐把张星星送上火车后,独自坐公交车在九江汽车站下车,回走,过了红绿灯庐峰路口,走到浔阳东路的九江粮食局宿舍。进了大门,找到张子含做保姆所在的那栋楼,他快步上了二楼,气喘喘吁吁地靠着走廊,看向张子含做保姆的那一家客厅。此时,张子含正抱着一个婴儿在大厅里走来走去,哄婴儿睡觉。冷不丁,张子含看见站在外面的王佐,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很是惊诧。她向王佐招招手,示意他等等。

      良久,张子含出来了,嗔怪地说:“不是叫你不要来看我的吗?”

      但张子含的脸上露出的是兴奋和甜蜜的幸福笑容。

      见到了心上人,王佐也是一脸开心,说“人家想你嘛!”“我没时间陪你,你还是走吧。”

      “我厂里的车子马上就到了对面那个站台,我是抽空来看你一眼,想死我了。”

      “真的吗?口是心非,我可是天天优发娱乐见你——我送你上车吧。”

      ……

      不久,二人下楼在医专附属医院公交站台闲聊了好一会儿。

      厂车来了,王佐上车,热恋中的王佐和张子含依依不舍,挥手而别。

      在车上,王佐坐在了一位同学的姐姐旁边。这位同事也是王佐同一所学校毕业的,是他的学长,三好学生和先进职工那种。她意味深长地对王佐说:“小王,泡妞挺有一手的嘛,来时一个陪,回厂一个送,厉害呀,厉害!当心呀,女朋友多了可不是好事呀!呵呵呵……”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