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仙侣奇缘31

    31

    作者:非刀    

      许多有钱或者有权势的人都有这样的变态爱好:收藏美女,就算自己没能力,占着不给别人心里也舒坦。——清远语录三十二-----------------------------------------------------------------------------------人群越围越多,里面的人不出来,外面的人好奇心极大,想挤进去,很快将整条街道都堵了起来,弄成交通大堵塞,那些下朝的官员也被拦住。很快人群就传遍了,里面有个远比怡红搂头牌姑娘还标致的小娘子卖身葬父,艳若天人,虽然有人怀疑是不是骗局,但很快被惊艳的惊呼声淹没。

      一些官员也停了这个传闻,除少部分喝骂无知愚民聚众闹事外,更多的是猎艳的心思,一些身体壮实头脑灵活的下人挤了进去探听消息,也见了美貌的白媛,然后回去将消息告诉主子以及其他家的下人,顿时消息迅速传开。

      现年五十的相国林国威心思有些活络起来,他虽然有了七八个小妾,可美女有谁嫌多的?自然是巴不得见一个抢一个回去,立即下了车在家丁的护卫下挤开一条路闯了进去,却发现他已经慢了半步,亲王李正淳和太尉刘刚建已经在家丁的护卫下抢先一步,正围着那标致的小娘子游说呢。

      林国威见白媛国色天香柔媚动人,心思立即活络起来,也使劲的挤了过去道:“小娘子,鄙人乃当朝相国,你有什么委屈快告诉我,一定为你做主。”

      白媛低头娇声道:“相国大人啊?可这里已经有了个亲王和太尉,都说要为小女子做主,人家很为难嘛。”

      林国威立即向李正淳和刘刚建两人看去,那两人年纪和林国威差不多,在朝廷上也和林国威颇有不和,当下就拼起劲来,谁也不让。

      邓清远见有些冷场,连忙躲在后面的人堆里面冷言冷语道:“既然人多不好办,不如竞价,谁出的钱多小娘子就跟谁!”

      “就是就是!”

      “竞价!”

      围观的老百姓自然不敢招惹这三个权势滔天炙手可热的人物,不过都喜欢看热闹,唯恐没好看的,都跟着起哄。

      三人都有些迟疑,心里面也嘀咕这京城骗子多,别遇到放鸽子的,到时候鸡飞蛋打人财两空,还落下个笑话。

      邓清远心思活络,看的出三人的顾虑,又高声道:“三位大人位高权重,还怕被人骗?只要小娘子进了门,还能飞了不成?”

      林国威三人立即释然,对呀,在京城谁敢惹他们?骗他们脑袋上,那绝对活腻了,诛九族都有余,可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公开竞价,又有些抛不开面子,而且也心痛钱。

      白媛适时火上浇油道:“怎么没人诚心啊?只要诚心,小女子人都你的了,钱不也是你的了吗?我的就是你的……”

      林国威立即回过神来,立马道:“小娘子,老夫出十万贯!”

      “十一万!”李正淳沉着脸抬价。

      “十二万!”刘刚建也不示弱。

      “十三万……”

      经过一番加价之后,维持在二十五万就不动了,林国威恶狠狠的看着李正淳和刘刚建,李正淳刘刚建也毫不示弱,恶狠狠的回瞪,三人就在那里瞪来瞪去,也不加价也不放弃。

      邓清远悄悄的在人群里面给白媛使眼色,并用手指头比出个三,不停的晃动,白媛立即明白,用娇媚的声音低声道:“三位老爷厚爱,小女子感激不尽……呜呜……可要因为小女子让三位大人不和,不就是小女子的罪过了吗?我还有两个姐姐,年纪和我差不多,容貌姿色才气也不在我之下,若老爷不嫌弃……”

      “你还有两个姐姐啊?”林国威大喜过望,正想一锅端了来个金屋藏娇,可看到李正淳和刘刚建也不是好打发的,只得强压下色心,用眼神示意其余两人,不如一人一个算了,李正淳和刘刚建也不好为争风吃醋和林国威当街闹翻,只好点头同意。

      三人的家丁立即将白媛围了起来,周围看热闹的人也被驱赶开,邓清远赶紧找个僻静的角落将青媛和红媛招出来,让两人去和白媛汇合,并和他们约定入夜之后二更时分去接应她们,让她们事先把钱弄到房间里面,到时候好搬运。

      林国威三人正询问白媛她的两个姐姐在何处,要赶紧去接过来,白媛那里知道去那里找?只好装伤心,哭哭啼啼个不停,弄的三人缩手缩脚,心如猫抓。

      很快青媛和红媛也赶到,虽然两人衣着光鲜,打扮入时,艳光四射,那里有半点卖身葬父的落魄相?可林国威都人早被三人的绝顶姿色迷的神魂颠倒,那里还有闲心分辨这些?而且他们对自己的权势极度有信心,也不怕被骗。

      当下林国威选了青媛,刘刚建选了红媛,李正淳选了白媛,各自喜笑颜开。

      青媛假装哭哭啼啼的和两个妹妹告别,然后道:“咱们三姐妹苦命人,不要被人骗了才好,卖身的钱都还没见着,却被人欺负了……”

      林国威三人立即表示,回去之后马上将钱送到三人的房间内,绝不拖延,青媛三人这才各自上了马车,随三个老色鬼回府。留在现场的家丁检查了张天玄的身体,发觉确实没有呼吸,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于是叫棺材铺的人送来一口上好棺材,将张天玄装进去,送到附近的一所道观内,准备择日安葬。

      邓清远先找个没人的地方哈哈大笑一番,连连道发财了发财了,直笑的脸部抽筋才停下,至于三个狐媚子,邓清远一点都不担心,那三个老色鬼能占到她们的便宜才有鬼了,不被玩的团团转才怪。

      想到几十万贯钱的巨大体积,邓清远赶紧整理下百宝袋,幸好里面东西不多,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接下来他潜伏到停放张天玄棺材的道观,里面只有两个中年道士,棺材放到后院后就回前面喝酒去了。

      邓清远将张天玄弄出来,喷了三口凉水救醒,张天玄立即抓住邓清远的手臂问道:“效果如何?另外两个什么时候卖?”

      “一次就卖了,三个当大官的在那争执不下,干脆一次性处理了。”

      “多少钱?”张天玄最关心这个。

      “二十五万贯一个,不过那三个狐媚子的本事我清楚着呢,肯定会弄更多。”

      “哈哈!发财了!”张天玄又叫又跳:“我至少有七万五千贯!哈哈,拿到钱老道立即回老家,买几千亩良田起一座大院,再娶几房娇妻美妾……喔哈哈……”

      “你能拿到才怪了,”邓清远肚子里面暗暗算计,那边还有万来个灾民等着呢,这些钱正好给他们找个地方落脚,再安家立业,张天玄这份直接当捐献了。

      晚上二更时候,邓清远和张天玄蹑手蹑脚的来到李正淳王府的后院墙下面,躲在阴影之中。

      “兄弟,计划好怎么接她们还有拿那些钱出来吗?那么多钱可不好搬。”张天玄担心的道。

      “小爷有百宝乾坤袋,再多都能装下,只是怕里面守卫森严,不好进去找人。”

      “兄弟你还真厉害,连这种法宝都有!”张天玄羡慕不已:“我这里正好有几张隐身符,是当年我师父给我的,我一直舍不得用,今天就奢侈一把,给你用一张。”

      说罢,张天玄从身边的袋子内取出几张符咒,正想分一张出来,却被邓清远一把抓了过去。

      “小气!在这等我。”邓清远看了下符咒,果然是真的,于是用三昧真火在掌心焚化之后,隐入空气之中,慢慢的爬上围墙,翻了进去。

      王府里面正张灯结彩,热闹非凡,仆人们都在低声谈论王爷今天带回来的新夫人如何美丽妩媚,正好省了邓清远找路的功夫,很快就摸到后院的一处小楼下。小楼前,十几个持枪跨刀的侍卫紧张的看着周围的动静,防卫森严,邓清远利用隐效果跟在送酒菜的丫环后面,走入小楼,到了楼上之后,看见白媛正在一堆珠宝首饰中间玩的不亦乐乎。

      “白媛,收获如何?”邓清远等丫环走后,轻声问道。

      “情哥哥,你来了?”白媛惊喜的四处张望,却什么都没看见:“你在那?是和我捉迷藏吗?”

      “我隐身呢,”邓清远拿出百宝袋,狠命的装一地的珠宝首饰和金银。

      “呵呵,那老头好笨,太好骗了,我随便给点好脸色,他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白媛兴奋的道:“我还没提钱呢,他就献宝似的叫侍卫狠命的搬东西过来,我估计他宝库也该见底了。”

      邓清远手脚极快,片刻之间就将十来箱财宝给装完,然后对白媛道:“子时我会和白玉一起发动河山璧,将你们招回去,你先应付着,省得被发现没人了麻烦,我还去找青媛和红媛。”

      白媛笑嘻嘻的点点头:“一定要准时哦,万一被老鬼占了便宜我找你算账!”

      “你不占老鬼的便宜就算他烧高香了!”邓清远边说,边溜了出去,翻出围墙之后,叫张天玄先回去等着,他自己去找青媛和红媛,等风声过后再分赃,张天玄那里肯同意,怕的就是邓清远黑吃黑,非要跟着一起。

      邓清远如法炮制,在林国威和刘刚建那里也利用隐身钻进去收集财物,然后溜出来,带着张天玄回到洪天阳的道观。

      张天玄见洪天阳竟然也是诈骗团伙的成员之一,惊的差点下巴都掉下来,这名满天下的家伙难道也是个贪财的人?和传言中超然物外的形象差的太远。

      子时,邓清远拿出河山璧,和白玉内外配合,转眼间就将三个狐媚子给招了回来,张天玄更是惊诧,这小子宝贝不少嘛,这么多宝贝还搞诈骗,实在是想不通。

      洪天阳见了差不多装满百宝袋的财务,高兴的嘴巴都笑歪了,叫邓清远拿出一部分后催促他道:“你们赶紧利用飞剑出城!这三个老色鬼能量不小,如此诡异的被偷掉财物,肯定会想到是有道法会妖术的人,一定会满城捉拿外来的道士和尚。”

      邓清远也醒悟过来,立即祭出昆吾剑,带着张天玄趁着夜色飞出城外,没等他们走多久,整个京城就乱了起来。气急败坏的林国威三人发动全城的军队和衙役连夜满城搜捕,凡是外来的道士和尚均倒了大霉,纷纷被捉拿关押,直弄的牢房里面人满为患。

      邓清远溜和张天玄溜到难民所在的那个山谷躲了几天,和卫凤鸣谈天论地,再和三个小女孩说笑游戏,闲时则修炼功法,倒也过的自在,直到十多天后,粮食快见底的时候,洪天阳才带着余铁生押着五十车粮食过来。

      难民经过这十多天的调养,身体好了不少,基本恢复了体力,幸好现在温度低,也没发生什么瘟疫。

      洪天阳将邓清远和张天玄拉到一边低声道:“这次咱们造大孽了,城门封锁十多天,被无辜捉拿牵连的外来和尚道士有两百多,本地僧道也倒霉,被捉了几十个,都被严刑拷打,折磨而死,要不是护国寺的方丈玄空大师进宫求皇上下旨宽释,只怕牵连更多。”

      邓清远有些默然,为了救这些难民,却害了数百人,这事做的欠缺,其实未必没有其它办法,张天玄也有些不安,毕竟都是同类,多少还有些道心。

      “哎,算了,都怪我们太贪心,”洪天阳叹口气道:“难民的事也有风声传出,现在林国威疯了,逮谁咬谁,赶紧让他们把粮食分了,离开吧。”

      邓清远点点头,找到卫凤鸣,只是说京城不稳,怕他们有难,最好尽快离开。

      卫凤鸣有些为难的道:“恩公,这些粮食也够我们支撑一段时间的,可要回乡还是不够啊!我们都商议定了,等夏季一到,就回乡去,呼延王才劫掠了我们那里,几年内不会再来,我们回去后在山上筑个坚固山寨,以后蛮子来了就自己抵抗。可现在回去缺乏种子农具,也没钱……”

      “要多少钱才够?”邓清远问道。

      卫凤鸣低头沉思下道:“至少二十万贯,能买到足够的种子农具,还能再收拢些流落各地的同乡……”

      邓清远立叫卫凤鸣带了些可靠的人,从百宝袋内拿出约三十万贯的金银财物,让他们带好了,马上回乡。卫凤鸣也不拖延,猜测邓清远他们的钱来的有些诡异,多半和镖师们口中所说京师大案有关,第二天就带着难民离开,向西凉山脉南侧方向走去。

      邓清远和张天玄见京城的风声已过,也跟着进城,洪天阳因收留了妇人和三个小女孩,小道观已经挤不下,只得挨着另外找了间房子居住。张天玄本想分赃之后回老家,但现在查的厉害,那么的财物他没乾坤袋之类的宝贝,无法带走。只得拿了些钱去计算清了房租,搬过来跟邓清远一起住,美其名曰是住一起热闹,其实是怕邓清远卷款而逃,还是盯住放心些。

      张天玄现在知道白媛等三人是邓清远收来的狐狸精,心下大为羡慕,也想去收个来养着玩,可惜没有河山璧那样天下唯一的宝贝,只得羡慕的直流口水。不过这家伙也不死心,整天磨着邓清远,看能不能多装个进去,让他也寄养一个,邓清远吃够了三个狐媚子的苦头,如今听到收妖就头痛,别说装不下,就是装的下他也不敢玩火自焚啊。

      暂时没什么事的邓清远除加紧练习道法剑术外,就是去和余铁生交流,余铁生现在没有什么护送任务,大部分时间都是镖局内坐镇。邓清远对行军布阵一窍不通,大部分时间都是听余铁生讲京城的事情,另外也和姬雪宜谈论下剑法和道法的事,在闲暇的时候也去洪天阳那里逗下三个小女孩,那三个孩子对邓清远很是依恋,可能是跟失去所有亲人造成的心理阴影有关。

      洪天阳对古墓内的壁画非常好奇,四处寻找资料,希望能找出一些蛛丝马迹,结果在他翻遍朝廷藏书之后,竟然在一本残缺的古籍上找到点线索,当下就兴致勃勃的找到邓清远。

      “小邓子,功夫不负有心人啊!老夫翻遍群书,竟然找到些东西,原来那壁画上的事很可能是真的呢!”

      “那又怎么样?”邓清远有些打击洪天阳:“都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难道你还想找到地方去捡天下掉下的法宝?”

      洪天阳大为气愤:“你怎么就没有一点学术精神呢?根据古籍记载,在上古蒙昧时代,确实有个氏族,闽帝是第三十四代国王,那个帝国确实有些神奇的地方,不过已经灭亡近四千年了。”

      “那有没有说那些国王的墓葬在什么地方?有没有什么厉害的宝贝?”邓清远本性难移,只对这些东西感兴趣。

      “哎——对牛弹琴啊,你这家伙,难道对发掘还原历史真相没有半点兴趣么?”

      “我只对历史上的财宝感兴趣。”邓清远瘪嘴道:“老洪,朝廷里面有没有对你不满的传闻啊?”

      洪天阳有些落寞的道:“怎么没有?林国威那老奸贼巴不得把所有看不顺眼的人赶走,这几天有好几个跟着林国威混的小官员上本弹劾我,反正老夫也不想当这官了,正好走了图个清静。”

      “那你准备去那里?”

      “看你咯,”洪天阳道:“你准备去那里?反正你也没什么好去的地方,不如我们一起?”

      “我今年要去苏杭西湖一趟,不如我们去那里?”

      洪天阳点点头:“我有个道友在那里主持个道观,不大不小的,收留我们几个倒没什么问题,等老夫辞职之后就一起去。”

      两人正在谈话,张天玄急匆匆的从外面跑进来,大声道:“朝廷太丢面子了,被蛮族欺负到头上了!京城都传遍了……”

      “什么事?”邓清远问道。

      张天玄抢过一碗茶,一口喝下之后道:“还不是为朝廷嫁公主给黑河王的事!”

      “切!早不是新闻了,那永安公主我还见过呢,蛮漂亮的。”

      “漂亮?那可惜了,太可惜了!”张天玄摇头叹息不止:“黑河王的迎亲使者带了一匹普通的白马进京,说是聘礼,按那些蛮子私下的说法,叫新唐的公主也只值匹普通的马了!他娘的,欺负人啊。”

      “这样皇帝也能忍的下去?”邓清远惊讶的道。

      “不忍能怎么样?”洪天阳不屑的道:“就算皇帝不干,林国威等奸贼也要干啊,只要蛮族不来攻打,他们在京城荣华富贵耀武扬威,日子照过,反正嫁的是公主,不是他们家的。”

      “靠,这皇帝也当的太窝囊了。”邓清远摇摇头,叹息就作罢,皇帝窝囊和他无关,他也管不着。

      洪天阳道:“后天朝廷就要商议公主出嫁的事了,不知道还要闹出什么笑话呢,听说呼延王对朝廷嫁公主到黑河很不满,放话出来要抢了朝廷的公主去当女奴。”

      “那些草原蛮子就是粗鲁,公主这么娇滴滴的美人儿,他要抢去做女奴,真是不懂风情,尽干焚琴煮鹤的事。”邓清远叹息下,也就罢了,反正和公主没什么交情,再说他也没那能力,更没为什么公主去和草原人拼命的想法,天青寺的老家伙厉害着呢,随便动下小指头就能搞定他。

      张天玄跟着唏嘘不已,不过和邓清远一样,除了叹息下也就无动于衷了,胡人爱欺负就欺负呗,反正距离他们还远,没什么关系。

      洪天阳说了阵话,见邓清远和张天玄除了对偷盗古墓内的财宝感兴趣外,对什么还原历史真相弄清历史悬疑一点兴趣都没有,不由得大为懊恼,只得自己去继续研究了,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线索,弄清楚壁画上的事。

      邓清远无聊之下,进屋翻弄自己百宝袋内的东西,准备继续学习土系道法和法宝炼制之术,正准备拿书的时候,却看见黄玄奕给他的那个画轴。

      因为那个画轴明显和邓清远有极大的关系,老家伙在邓清远离开的时候就一并给了他,邓清远瞪着牛眼看了几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就一直丢在百宝袋内不予理会,现在无聊,就拿出来打开。

      “遇到鬼了!邪门啊!”邓清远看了,差点从板凳上跳起来,画轴也被丢道地上。

      “鬼在那里?鬼在那里?看我正宗茅山道法驱鬼除妖……”张天玄推开门冲了进来,手里面还捏着把画着无数朱砂道符的桃木剑,紧张的东张西望。

      “有鬼我自己就搞定了,用得着你这半吊子的老道?”邓清远直接打击老道的自尊心:“我是遇到些极端诡异的事,你也弄不明白,快出去。”

      张天玄不满意的瘪嘴道:“说道捉鬼驱妖,还是我们茅山道术厉害!我说你大白天的叫什么遇到鬼了?咦?这画轴有些奇怪……”

      张天玄说罢,弯腰将画轴捡了起来,展开一看,上面画的是天空裂开无数裂缝,洪水闪电烈火在不同的缝隙内翻滚,大地四分五裂,无数的洪水烈火在地面肆虐,一把断剑从九天之上跌落。

      “老道,你觉得这画奇怪?说来听听……”邓清远现在是疾病乱投医,任何可能的线索都不会放过。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