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女帝传奇第1章   托孤

    第1章   托孤

    作者:衣莲生    

      淳熙十七年,腊月,雪夜。

      一场搅彻天地的暴雪突然而至,将云州城重重掩埋,而狂风仿佛一头怒号的巨兽,发出凄利的呼叫,让人心惊胆寒。

      至深夜,鹅毛大雪,变成雪末儿,簌簌而落,悄无声息;狂风也慢慢平息,整个云州城仿佛沉入一片静寂之深海。

      在这万籁俱静人尽寐的深夜,一条古老的巷子深处,落拓不堪的老宅,洒出几点淡黄的灯光,门口的红灯笼,照出门楣上书着的遒劲隶书——“连府”。

      室内中厅,身着月白长衫的俊朗男子,眉头紧锁成“川字”。

      他十指交叉,神色十分凝重,在厅堂中踱着方步。

      从清晨到深夜,他一直都保持这个动作,显然,这是一个处逆不惊、定力惊人的男子,然而,有规律的方步和不断交叉、抽出十指,看得出他在竭力掩饰内心的极度焦灼和不安。

      怎能不焦灼?都说,生孩子是女人的鬼门关,而夫人已经生了整整七个时辰了。

      就在这时,突然,两声婴儿的清脆的啼哭划破长空。

      紧接着,一个身着豆青褙子的小丫鬟向他飞也似的冲过来,几乎是上气不接下气地告禀:“老爷,生了,生了……奴婢恭喜老爷,夫人生的是一对龙凤胎!龙凤胎!”

      月白长衫男子双眼紧闭,如释重负地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老天,你终于开眼了!

      他来不及应答小丫鬟,只管提起长衫的下摆,顾不得素日的斯文,大步流星地向右厢房飞奔而去。

      那紫檀木床上,叫汗水浸透的湖蓝色软枕上,搁着一张苍白如纸的脸。

      素日乌黑油亮的头发,仿佛被谁浇了一瓢水,黏在脸上,遮住了大半个脸。

      小丫鬟轻轻将夫人的头托起,男子将湿透的软枕抽出来,又从翠儿手上接过豆绿色绣有缠枝牡丹的新枕,轻轻地垫上。

      这月白长衫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连府的主人,名叫连云开,十八岁,连家四世单传的独子。

      “漱玉……”连云开将手伸进锦被,从里面摸到那只纤细的手来,他紧紧地抓住它,将它贴近自己的脸。

      那手依然柔软细滑,然而,却不再柔弱无骨,他却分明感到,那柔软中不屈的力量,它印证着一个女人:为母则刚!

      女人挤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秦漱玉,如同她的名字,温润如玉,如玉一般皎洁的面容,言语温软,目光里,却流露出一种刚毅,看得出,这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女子。

      突然,他感觉到,女人的呼吸慢慢地急促起来,豆大的汗水沿着她的双鬓慢慢流向脸颊,她的脸也越发煞白。

      “云开,我……难受,脖子,好难受……”躺在床上的秦漱玉,感到下身一阵湿热,突然失禁,一股激流冲开了堤坝。

      她喘气着粗气,几乎是上气不接下气地,从喉咙里挤出一串字来。

      “漱玉,你是累了,歇歇就会好,有我在,不怕的!”男子将手掌轻轻地将手搭在女人的额头上,将脉脉柔情缓缓注入她惊恐的眼神。

      叫漱玉的女子似乎慢慢地平息下来,呼吸也似乎均匀了许多。

      小丫鬟翠儿抬脚想去拿汗巾,突然感觉鞋底一滑。

      她下意识地低头看脚,地上一个血鞋印,继续看,一眼就看到床尾的地面上,赫然有一滩暗红的血,寻找那血的源头,竟然是从木床的床尾滴下的,而且,还在不断地继续往下滴。

      她突然惊恐地大叫了起来:“夫人……她……血,血!”。

      稳婆究竟是见过世面的,她快速走过来,猛地将被子掀起一小角,见女人的两脚之间,鲜血如注,如同雨后的溪流,潺潺地往下泻。

      “不好……夫人,夫人她……又见红了”稳婆也跟着惊恐地叫起来“啊……”连云开一阵眩晕,略通医术的他,不会不懂这句“见红”,乃是“血崩”的委婉说法。

      秦漱玉的脸,顿时变作死灰色,她紧紧拽住连云开的手:“云开,我怕……是活不成了!”

      “不,不会的,我去请郎中,请城里最好的郎中……”连云开猛地一抽手,却发觉自己的手仿佛被死死焊在秦漱玉手上。

      “云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只是……我那苦命的孩子!云开,求你好……好生照看我……我们的孩子。”

      连云开将孩子给稳婆,紧紧握住秦漱玉的手,两行清泪自眼角缓缓流出:“夫人,何出此言……我既许诺要照看你一生,孩子……我们的孩子,自然是责无旁贷。”

      “云开,我只愿……他们平安长大,能吃饱穿暖,将来再有遇上个像你一样,知冷知热的,其他,别无所求。”漱玉看着连云开的眼睛,那眼神里满满的,是乞求。

      连云开给她一个肯定的眼神,漱玉放心地闭上眼。

      “云开,我好想……看你抱他们的样子。”漱玉忽然睁开眼睛,她极度虚弱的的、带着几分撒娇然而又似乞求的声音,在连云开耳畔响起。

      连云开先是一怔,然后,仿佛明白了什么,他绕到床的另一侧,俯身下去,将躺在秦漱玉身边、用大红丝被包好的两个新生婴儿抱起来。

      这是他第一次抱孩子,这么轻!他似乎有些信不过自己的眼睛。

      他仔细地瞧着俩孩子的面孔,赤红的小脸,面皮微微有些皱,眼睛紧闭着。但那眉眼,却一眼可以看出,极似漱玉。他轻轻将自己的脸在两个孩子的脸颊上贴了一下,两个可爱的小生灵。是他爱了整整十个春秋的女子生命的延续。

      身边,是秦漱玉欣慰的笑容,她心满意足地,将头,缓缓地扭向一边,慢慢地,不动了……

      “夫人……老爷,夫人她……她去了”丫鬟翠儿看着夫人紧闭的双眼,推推她的身子,纹丝不动,她相伴了十三个春秋的小姐,不,姐姐,这次,跟她永别了……

      翠儿嚎啕大哭,伏在秦漱玉的床边。

      连云开此刻,却仰起头,他努力让眼泪倒流进心里。

      他母亲早亡,去年年底,父亲最终没熬过年关。

      身边这个相依为命的女人,他以为可以一生一世,然而,又中途撒手。他终于明白,老天爷要夺走的东西,你永远都拽不住……

      老天爷啊……我究竟是作了什么孽?你惩罚我吧!

      连云开仰天长嚎,像一匹孤独的狼,那声音在寂静的雪夜,分外瘆人和凄凉。

    作者大大的话:

    亲们,《女探花》更名《女帝传奇》重新上架,请多多关注,不吝收藏!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