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女帝传奇第9章   遗训

    第9章   遗训

    作者:衣莲生    

      宋云逸这话虽然是对连云说的,但眼睛却瞥向连云开的。那日遭了那精装汉子几记棍棒,终究是老了,连云开贴了莲藏的几剂药膏,歇息了半月,身体逐渐恢复,但宋云逸,终究是六十开外的老人,他已经几日不能下床了,连云开带着两个娃娃来到他床前来探望他。

      昏暗的油灯下,映出宋云逸蜡黄的脸色,病来如山倒,再也没有昔日的潇洒和神采奕奕。人一消瘦,则脸上的条条皱纹,如同那黄土塬上的沟壑纵横頽相尽显,一生的风霜,此刻全出来了。

      连云拉着宋云逸的手,悲从中来:“宋爷爷,你要好起来,云儿还想跟您学怎么逗趣蛐蛐呢!你若死了,再也没有人陪我玩了!”

      “傻话!你爹爹,终究是疼你的,宋爷爷再怎么疼你,也终究是个外人,你要相信,你若饿了,你爹爹,是恨不得肉都能割下来给你吃!他不过是……严厉了点罢了!”宋云逸摸着连云小小的脑袋,安慰着他。

      “可爹爹……他从来不陪我玩!”连云说完,还扭头看了一眼父亲连云开,仿佛在告状。

      宋云逸抬头看着有些尴尬的连云开,淡然一笑,复又侧过脸来,看着连云,柔声道:“云儿,那‘画镜’我已经放生了,蛐蛐罐,也叫爷爷也砸了,虽然,爷爷知道你喜欢。虽说愿赌服输,可总归是两条人命,它不是个吉祥物。往后,你要好生听爹爹的话,好好读书,将来啊,出将入相,作国家的栋梁重器,为生民造福祉,不要辱没你们的先祖……以暴抗暴,得利的从来都是一小撮人,无非是皇帝轮流做,他们何尝是真正关注百姓的死活,扯作幌子肥自己腰包罢了,老百姓,永远盼望的是太平……”

      连云开望着宋云逸,回想起素日自己对他热情的招呼,回报以冷淡的敷衍,懊悔不已。他盯着老人的面容,仿佛自己是第一次认识他。这些年来,见他只顾斗虫,还直道他为老不尊,纨绔到老,还时时警惕自己的俩娃娃被他带坏了。万不曾想,这个素日不起眼的老人,这个看似荒诞不经的老人,竟然胸有沟壑,见识远在自己之上。想到此,连云开满满的歉意,他正欲开口,却听见宋云逸在低低地唤玉儿。

      “宋爷爷,我在呢……”连玉赶紧从爹爹和弟弟中间,把小脑袋钻进去,一双略带狡黠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宋云逸。

      “玉儿,那日我和林先生的话,你在一旁,都听见了吧?”

      宋云逸从被窝里索索地伸出手,老泪纵横,把连玉的小手拉过来,呵护在掌心:“可叹你从小没娘,却能生出这样一副乐观的心肠,直叫爷爷心疼。爷爷小时候啊,可是锦衣玉食,两个奶娘,四个丫头伺候着,蜜罐子泡大的,所以,经受不住半点挫折,浪荡了半生,如今,悔之莫及!”

      “宋伯……往事再不堪,它也过去了,且事出有因,人生起落无定数,不能全怨您,您老,不必自责。”连云开试着宽慰老人。

      “嗯……此刻,多说无益!只盼我的小玉儿好生上进,机会都是自己去争取的,凡事要大胆,要信自己。还记得爷爷给你给你讲的红佛女的故事么?倘若她囿于俗见,不敢丝毫出格,到老不过是人家杨府的一名家妓,人老色衰,随意被主人配个小厮,世代为家奴。没有风险便没有壮阔人生,尤其是对女子……记住爷爷的话!”

      连玉盯着宋云逸的脸,看着他殷切的眼神,内心莫名一阵感动,暗想,这个世界,假如真有人尽心尽力为她好,除了爹爹,恐怕就是宋爷爷了。而爹爹是在尽做父亲之责,而宋爷爷呢?

      想到此,连玉使劲一点头,脆脆地应答了一声:“记住了,宋爷爷!”

      “云开……你若不嫌弃……能否替我探听一下,那周秀才和她娘葬在哪里?能否替买点黄表纸和一把香,替去他娘俩的坟头烧点纸钱?我原想,等身体复原了,自己亲自去办的,如今,恐怕是办不到了。虽说愿赌服输,可……唉,或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宋云逸看着连云开的脸,思忖了半天,还是强迫自己开口了。

      “宋伯,您不必如此,赌场之事,我虽然是不懂,但也正如那日玉儿所言,愿赌服输。此事您就不要再记挂,非是云开不愿意跑这一趟,乃是以防节外生枝。知道的,当是您心地善良,于心不忍,不知道的,反而以为您这是胆怯了,是心中有鬼,如此,他们原本就疑心你欺诈,这不是落人口实么?”

      连云开一向是个讲原则的人,尽管为这个,他这些年来,吃了不少苦头,但他却毫不以为意,我行我素。所以,此刻,他见宋云逸心软,又想着那日宋云逸所受的罪,因而是一百个不愿意,便条陈利害,直接地拒绝了。

      “也罢,只是内心生不安,毕竟,两条性命。我一辈子荒唐颠倒,时常醉眼朦胧,心却是敞亮的,从未为别的事后悔内疚过,但唯独此事,,也罢,到黄泉底下,去同他们说个明白吧……”

      宋云逸像是自说自话:“唉,我是念天下读书人,在这艰难的人世,辛苦恣睢辗转,落草的落草,混赌场的混赌场。若无祖上荫蔽,单靠官家每月发放的几两银子,遇上个天灾人祸,便难以维持。我想,周秀才想到去赌,或许也是迫不得已吧?后悔落草也未尝可知啊!”

      宋云逸说完,便缓缓地闭上眼睛,满脸写完了悲戚之情,那眼角竟然默默留下了两串泪水,映着灯光,闪亮。

      他这番话也说得连云开一时无言以对,想到自己这些年,也是屡屡科场落地,只觉得,宋云逸那番肺腑之言,正说到自己的心里去了。虽然内心发生强烈的共鸣,但此刻,却不知道说些什么,遂沉默不语。

      “云开,闻道书院之事,你考虑得怎样了”宋云逸突然睁开眼睛,想到与林静安之间的协议。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