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告白的战袍:呆萌姐情挑酷总裁第2章   方简方简

    第2章   方简方简

    作者:宝络    

      “咳,咳,咳。亲们,我辞职了。”

      方简十分悲壮地汇报了。

      方妈满腔雷霆,捂着胸口:“……你真的辞了!我看你还能怎么作?!”

      亲妈。

      方爸悲愤地:“你真的辞了?我看你还能搞得好吧?!”

      亲爸。

      真是妇唱夫随。

      弟弟:“呵呵。大姐,你真的辞了啊?”

      “不然呢?”方简道。

      弟弟给了她两个字:呵呵。

      此乃亲弟也。

      弟妹含笑说:“大姐,你真的辞了啊?……不管怎么说,我支持你。”

      弟弟娶的老婆,果然并非在方家从小养到大,尚未沾染上方家与生俱来的焦虑和一贯的一边倒的不良习气。不过,这一张支持票也没什么鸟用。方简的心已被摧毁的万念俱灰,若没有猛药,怕是三年五载也别想看到死灰复燃前的点点星光。

      可话又说回来,她一个三十岁的女人,没结婚,没男朋友,没钱,没资产,无长相,无学历,待会还要无工作。方简有时候也摸着良心问自己:请问,你这样一个极品无产老女人还能在大上海活下去吗?

      但转念一想:总不能去死吧?

      小她两岁的弟弟,已结婚,媳妇怀中抱着该叫她大姑的刚满百天的可爱的儿子,小两口日子过的虽捉襟见肘,却也红火。她这个做姐姐的,还单着,沿用他们家乡的一句话:真是不知羞耻。

      弟弟早给她这个怪胎姐姐下过评论:“不食人间烟火。”

      他老婆开始还不十分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有一次,他老婆叫他大姐吃中饭。不巧的很,饭桌上,他老婆精心烹饪了一条鱼。他大姐睁着眼望了一会,随口一问:“什么鱼?”

      他老婆愣了两愣,这条鱼是整烧的,躺在盘子里,这么扁的一条,不会看不出来吧?正疑惑,不想,他大姐眉开眼笑的又说:“难道是鳊鱼吗?”

      他老婆借故去厨房盛饭去了。

      一时弟弟洗手入席,看着餐桌,搓着手笑道:“哟,今天中午有红烧鳊鱼啊。”

      他老婆盛饭回来,笑着感喟:“哎哟,你还认识鳊鱼啊,真不错。大姐连鳊鱼都不认识呢。”

      鳊鱼事件后,她弟妹又忽然发现他大姐有好多极平常的食物都不能辨识。再结合她所知的他大姐这么多年的行动轨迹,腐宅,不谈恋爱,不愿走亲访友,说话天真烂漫又肠子直得戳天,除了吃饭睡觉拉个粑粑外,完全没有别个什么生理需求。经此深思熟虑了一番,她弟妹算是深刻的领悟到她老公的这句“不食人间烟火”的高论,简直是再没有的真知灼见了。

      有时方简也会想方设法安慰一下自己:“阿拉伯数字‘30’,是由一个数字‘3’和一个数字‘0’组成,把那个不中用的‘3’抹掉,剩下的就是一个极富可能性的‘0’字。从‘0’开始,一切从头来。”

      她的家人幸亏都在老家安徽,隔着千山万水,没好抡棍子特特奔到上海来,为她石破天惊的胡说八道,揍她一顿。

      但就算是这样的极品老女人,方简却无奈地走了一把大大的狗屎运。

      这得从一个乌龙说起。时间是2016年元旦前一个月的一天,方简照常去任职的大公司“穆行集团”上班。那时,她还没来得及辞职,尚且也还没有产生真正要辞职的念头。

      就在地铁7号线换乘11号线的途中,人头攒动的阶梯上,方简一个粗心大意,踩空一个台阶,把右脚漂亮的崴成了九十度。当下,她瘸完了台阶,到站台上,两眼果断的一黑。那是疼晕过去了。

      等悠悠地睁开眼,第一反应,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再眨眨眼,第二反应,眼前似乎围了一圈的人脸,正好奇地将她望着。等听觉稍稍好使一些时,从他们的七嘴八舌中,才知道,围着她转的这群陌生人差点没被她忽然栽倒在地的行为给吓死。

      说实在的,她差点也被自己吓死。

      去医院看脚,医生问明情况后,建议她去做一个CT,怕有脑震荡什么的。做完CT,由于腿脚不方便,方简就坐在科室门口等片子和报告。

      等啊等啊等,方简打了个盹。

      “53号,方缣……”

      方简!

      迷糊中,方简听到了自己的名字,陡然睁开眼来。

      “53号,方缣,方缣在吗?”

      “在在,在的。”方简忙应着,站起身来,瘸过去。

      “你,一个人?”

      叫号的小护士看着她时,表情有些古怪。

      “嗯,是啊。”方简点点头。

      “你,最好还是有个家属在身边。”小护士扶着她进科室的门去看医生,一面温和的说。

      方简虽然是个“六无”人才,但人却不傻,还是既聪明又敏感的。她觉得护士美眉话语中有些同情她的意思,语境似乎也不太妙,仿佛有什么糟的结论。方简把心悬上来,听候发落。

      “……脑前叶肿瘤…。。”

      方简来到医生办公桌前时,正瞧见医生对着她的颅脑片沉吟。

      “你一个人?”医生和蔼地说,“坐,坐。”

      方简扶着桌子坐下去,人有些傻。

      “你父母……老公,怎么没有陪你一块来呀?”医生更和蔼了。

      “医生,我脑子里是不是,有肿瘤?”方简一把握住医生的手。

      医生大约习惯了在这个时候被人握住手,感受病人手中的冷汗,和心中的恐惧。悲天悯人的医生,大多在此时,也都是万般无奈的,因而也就让她握着。

      方简见医生沉吟了,便道:“医生,我是成年人,我有权知道。”

      “脑前叶肿瘤。”

      “良性,还是恶性?”方简语音发颤。

      “如果手术,还是有很高的几率的。”医生隐晦地说。

      “那么,手术……那么,我是要死了。”

      方简想昏过去。

      “哦,那倒不会那么快。现在的医学……”

      “医生,求您了,别说了。我需要我妈妈在身边。我,改天再来。”

      方简向门外快步瘸去。她要赶紧离开医院,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大约是打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家中,她便抱着一桶冰淇淋坐在沙发上吃,以此来勉力压惊。在初冬的大上海,她的一颗心凉去了无底洞。

      她一勺一勺地吃着,眼睛茫然地盯着电视屏幕。

      电视里正在播一则国际新闻:美国加州南部某市发生了枪击事件,警方初步统计,至少14人死亡……

      “死了,没了……”方简喃喃,“我也要死了,没了。”

      方简的眼泪夺眶而出。

      正在滚着泪,电视新闻里又播出了一则抨击到她心灵的消息:歌手李可林在美国发生交通事故,不幸去世,年仅26岁。这个年轻貌美、才华横溢的歌手……

      “他妈的!这么年轻又死了!”

      方简一跃而起,暴戾地甩手砸出去,冰淇淋四溅。几乎是同时的,方简放声大哭。那哭声是惊天动地,叩心泣血。

      呜呜地哭了一阵,她开始埋怨这个世界的不公。

      想她方简活了三十年,从不存心害人,从不违法乱纪,一直奉公守法,安分守己,如此这般,为什么还要叫她早早的去死?

      她还一无所有,一无所成哪!

      还有,她父母要是得知了她的病情会怎么样。她这时候倒有些恨自己的父母了。她恨他们为什么没有逼她早早的结婚,生个孩子。有了孩子,他们好歹有个念想,不至于思女成伤啊。可是,现在都晚了。伤,也是伤定了。

      历数过往,倒也没有什么好去历数的,基本上是消极怠工了。

      但她自恃聪明、内赋特长,就只是没被发掘,然而却觉得她这块金子总有一天会发个光、照个亮。

      不过,方简啊,你别光坐等静观,你倒是动啊!成天的韬光养晦,你是有屁的特长啊。所以,她的这个“总有一天”大约也就只是总有一天吧。现在好了,死期将至,连这个“总有一天”也是指日可待了。

      这都不算什么。她还好色,正所谓“食、色,性也。”她方简也严重地好过一次色。这枚男色就是他们穆行集团副总裁许廷志。她暗恋了他五年,却并不敢去跟他说上一句话。觉得吧,还是总有一天,她会告诉他:她思慕他。但是,没有等到“总有一天”,却等来了穆行里的这则消息,传言许廷志和孔家的小姐订了婚,并择于2017年元旦完婚。

      听到这个消息,她难过得生不如死。但都不及此刻,她要死的事实,更加令她绝望。

      就在她呜呜咽咽,心灵也还在绝望摆荡的当口,窗外忽又飘进来歌声“……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等待阳光静静看着它的脸,小小的天有大大的优发娱乐想,重重的壳裹着轻轻的仰望……”

      “命都快没了,我还爬个毛啊!”方简激动地哭诉着。“老天,你要是能让我脑子里的肿瘤消失,我他妈的就往上爬给你看!我连那个许廷志,我也爬到他的脚边让你看!”

      但是,她又清醒的知道,她要死了,爬不动了。

      方简一滩烂泥的,摊坐在床旁的地板上,一天一夜。她无动于衷的,似乎已经死了。然而,她还有一个遗愿,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她的父母。

      就这样,方简又换了一个地方继续摊着。大约是下午三点钟的时候,方简的手机振起来了。是医院打来的。

      “喂,是方简吗?你是不是以为你脑前叶有肿瘤呀?”

      这不是废话吗?有没有肿瘤,不是你们医院说的吗?方简绝望地恨着。

      “哎呀,错了,错了。脑前叶有肿瘤的人不是你这个方简,是那个方缣……”

      “什么?!”

      方简跳起来,火速赶去医院。原来有一个叫方缣的女人,等候拿报告之前,有事先走了。方简迷糊中听错了是喊自己,冒名顶替的,生受了一回精神上的摧残。

      当方简知道自己没毛病的时候,她握住那个医生的手,动容地道:“医生啊,您是猴子派来耍我的吧。”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