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第2章   虎行似病,鹰立如睡

    第2章   虎行似病,鹰立如睡

    作者:安勒    

      “咳咳咳,咳咳,二哥你来了。”司徒夜一边说,一边款步朝着客厅出来。

      司徒白看到司徒夜这样剧烈咳嗽,剑眉微微挑动,若有所思的样子,良久,脸上才有了一种痛苦的神色,他上前一步望着他憔悴的背影。

      “三弟,今日吃了药没有?”司徒白专注的目光落在了司徒夜的脸上。

      “已经吃过了,正是二哥您让人送过来的人参养荣丸呢。”司徒夜一边说,一边指了指旁边一个丹药的瓶子,司徒白点点头,那黑漆漆的凤眸闪烁了一下,阴险的好像狐狸一样。

      瓶子里面的东西,是人参调配出来的,但是绝对不是和气益血养容的灵丹妙药,而是见血封喉的慢性毒药呢。

      “到底感觉怎么样呢,你也是病怏怏的,父亲最近也是卧病在床,偌大的帝京,说什么人才辈出!总是不能药到病除。”司徒白一边埋怨,一边焦虑的叹息。

      “二哥以为,这是病!?”

      司徒夜在打量了一下面前侃侃而谈的司徒白以后,沉重的眼睑微微清和的闭上了。

      “此话怎讲?”司徒白心脏抽搐了一下。

      “分明是有人要害我性命!父皇也有性命之忧,不过我倒是不在乎,有二哥在旁边保护我,我自然不会寝食难安。”司徒夜一边说,一边慢条斯理睁开眼睛,看着司徒白,那清澈的眼睛深邃的好像波光粼粼的大海。

      但是没有丝毫的情感。

      司徒夜的动作总是那么慢,慢的好像事事都漫不经心一般。

      “你相信二哥就好!你自然会好起来,少时,二哥让太医院继续过来人,好歹给你仔细瞧瞧,什么大不了,我帝京要什么药不是手到擒来的!不过,有道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你也不要着急了。”

      好冠冕堂皇的话!

      不过,司徒夜还是缓慢的点头,温和的眼风落在了司徒白的脸上,看着那双黑漆漆的清眸,掀唇道:“二哥所言甚是,臣弟会凡事留心。”

      “父皇那边,你暂时不用过去了,现在天寒地冻,多多保养自己才是。”

      司徒白一边说,一边宽厚的拍一拍司徒夜孱弱的肩膀,司徒夜适时的咳嗽一下,他立即将手掌拿起来。

      等到司徒白去了,司徒夜这才回身,看了看旁边一个内侍监模样的人。

      蒯,这个字的意思,草字头,草菅人命;利刀旁,利刃在手;下有一“朋”说明这是一个杀人魔王,连朋友到了必要时候,也是会立即杀的。

      蒯,司徒夜的探子兼杀手。

      “蒯,司徒白从何处来?”

      闻言,蒯立即抬起头。

      首先让人不敢恭维的是苍白的肤色,接着,鹰钩鼻配合一双冷静阴鸷的鹰眸,面无表情,让这人看上去有了老鹰的神韵。

      叫做“蒯”的属下,明显缺少人类应该有的七情六欲,那空洞的眼睛,定焦在了司徒夜的脸上。

      “回殿下,晋王从金门进来,早上带着一行人去郊外看皇陵建设了。”蒯说话,不拖泥带水。

      “他今日一早,出门去,一个时辰前,一定喝了‘杏花坊’的花雕,”司徒夜慢吞吞的闭上眼睛,脑子里面回想起来。

      尽管,他只是打量了一眼司徒白!

      但是,司徒白任何一个小动作与肢体语言,甚至于其余的各种,他总能按图索骥,说出来子丑寅卯。

      这是让身为“蒯”的密探,都感觉骇异的。

      三皇子看起来病怏怏,但是五官简直敏锐到了让人咋舌的程度,“半个时辰前,他是从永巷过来的,他殿中烧的是尚宫局一个礼拜前送过去的银碳……”司徒夜娓娓道来。

      刚刚,他嗅到了他身上银碳应该有的清芬,看到了二哥脚上粘连的,永巷铺路用的红色胶泥碎屑。

      阐述完毕以后,司徒夜慢慢的起身,站在了蒯的身旁。

      “只是,你骗了我!我不过随口一说罢了,其实!他早上并没有去皇陵!”病怏怏的司徒夜靠近了蒯,蒯并没有丝毫的后退与畏怯,而是狞笑,横剑在手,对准了司徒夜。

      “我想,真正的蒯已经死了,你是何人,为何伪装成他?”他气势凌人,平静的睨视面前的蒯。

      “哈哈,都说三皇子聪明过人,不想果然如此。不错,不错,蒯是已经死了,我是阿猫阿狗也并不重要,是英雄好汉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今天我只有一个名字,叫做催命阎罗。”

      “哦,你是催命阎罗,那么孤呢?”他还是站在他的身旁,好像无视于眼前疯狂的刽子手似的。

      “你是阴司里现在要掬拿的一个孤魂野鬼罢了!有道是‘阎王让人三更死,不可留人到五更’,司徒夜,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今日你必死无疑。”蒯一边说,一边就要动手。

      “只是,好像死的人是你而不是我,我这几年,死中求活没有一百次,也有九十次,真正的蒯,每一次见到我,总是会先看我的眼睛!你露馅了,从昨天傍晚开始,你就露馅了——”

      “于是……”这个冒牌货“蒯”颤栗了一下,骤然感觉后背凉飕飕的。

      “于是,昨晚我让小丫头给你送过去的醇酒和一干东西,都有问题!我知道这杯酒你不会吃,但是送过去的木炭,你总是要取暖的,这木炭是木樨花做的,原本木樨花是无毒的,只可惜,那杯酒是银莲花酿造的,所以,负负得正!你中毒了,从昨夜开始,在我的眼中已经是一个死人。”

      木樨花配合银莲花的花香,是剧毒!有刺杀经验的刺客都清楚。

      “你以为,这样大言不惭就会骗我。”蒯握着的刀锋停顿在了司徒夜的头顶,悬而未斩。

      “你可以现在杀了我的!”

      司徒夜闭上了沉重的眼睑——“我的确想不到,为了做未来的帝王,二哥居然先后将兵权在握的将军们给一个一个杀害。现在,最让我想不到的是……他终究还是要‘兄弟阋于墙’了,连我都不放过。”

      “你还可以说最后一句遗言,三皇子!请说吧,说完我立即送你上路!”看起来“蒯”很不耐烦的样子,并不相信自己已经中毒。

      “这一句话,我说给你,你要是杀了我,你必死无疑,因为那两种看似平平无奇的花儿,我做了手脚,剧毒无比,比早上吃的金丹还要有毒呢。”司徒夜始终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你总是这样捕风捉影!靠小聪明走不了很久的,三皇子,你泉下有知,回头看看吧!杀你的人,不是我,而是二皇子……”

      “蒯”的刀锋又一次要落下来。

      “可惜!可惜!”司徒夜看起来连丝毫畏怯的样子都没有,微妙的咕哝。

      “可惜!?可惜什么?”狂怒中的“蒯”,皱眉,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司徒夜。三皇子聪明过人,他时时刻刻需要小心谨慎,究竟刚刚是为了恐吓自己,还是……

      作为刺客,他可并不敢轻举妄动。

      “可惜,你杀了我就真的要死了,我们做一场交易,你放下屠刀,我给你解药,两全其美。”

      “我先刺你十七八个透明窟窿,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他狂笑。

      而司徒夜呢,逐渐将一个盒子打开,“蒯”狰狞的脸上恐怖的抽搐了一下。

      “我为什么会浑身无力!?你,你果然……果然……”蒯面色惨白,喘息起来。

      “这次你相信了?”司徒夜握住了一枚锦帕,一边凑近鼻梁轻嗅,一边冷声道:“那么!你告诉我二哥还要你做什么,孤立即给你解药。”

      “是,是。”

      蒯一边将匕首丢开,一边极力压制那种胸闷气短的感觉,苟延残喘的说道:“二皇子……想要杀了皇上,然后同时给你下毒,将这样的滔天大罪过嫁祸给大皇子,他顺理成章……做帝王……”

      “哦!原来如此!起来吧,解药在这里。”他的柔嗓很好听,一边说,一边将一个碧玉的瓶子握住了。瓶塞打开,将里面一枚黑咕隆咚的圆溜溜的药丸给了蒯,蒯不敢迟疑,因为那种胸闷气短的感觉,比刚刚还要局促了。

      死亡的濒危感,已经攫住了他。

      蒯当着他的面吃了这一枚药丸。

      司徒夜握着锦帕,轻微咳喘,却是慢慢的避让一般的躲开了。

      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叹息了一声,看着蒯。

      蒯慢慢的站起身来,只觉得腹痛如刀绞,很快已经再次倒在了地上,然后大声疾呼起来,一口鲜血就那样喷溅在了旁边大理石的白色桌面上,这才消停了下来。

      司徒夜稍微移动了一下自己雪白的靴子,不过那斑斑点点的红色桃花还是落在了他的靴子上。

      他之所以没有离开这屋子,是因为,他浑身已经没有力量,对于一个病人来说,和健全人斗智斗勇实在是过分的消耗自身的力量了。

      之所以在危险到来的第一刹那,没有让外面的人进来帮助自己,那是因为,他自信,他可以杀了比自己还要厉害十倍的人。

      因为“虎行似病、鹰立如睡”。很多时候,有的人并不该死,但是到头来还是死了,他们死在了妄自尊大上,死在了自以为是上,死在了掉以轻心上。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