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第3章   梨花半面妆

    第3章   梨花半面妆

    作者:安勒    

      

      再看倒在地上的“蒯”,僵硬的死尸看起来恐怖,面容发黑。而司徒夜呢,还是寻常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来人。”他轻唤。

      门口慢吞吞走进来一个与地上几乎一模一样的人。

      他回眸,炯亮的目光,环伺一下这个人,这才说道:“清理出去吧,往后留心,莫要让人又一次假扮你。”

      “是。”真正的蒯咳嗽一声,看起来很是痛苦的样子。

      “来人,将这个死狗立即掩埋在后院的桃林中。”

      原来,桃林的花儿年年岁岁红的鲜艳,不是没有原因的。

      几个女子走进来,好像抬走的果真是一只死狗一样驾轻就熟。今年,就连这些女子都快要记不清了,她们已经抬走了多少死尸。

      尸体抬走了,司徒夜这才抬手。

      重伤的蒯已经上前一步,搀扶住了他的手,两个人的面部都苍白的厉害。

      司徒夜的一张脸,简直好像一块大理石。而头顶,发丝中有细密的汗珠已经前赴后继一般的滚落了下来。

      “你想必想要问我,是什么时候识破他的,对吗?”司徒夜与刚刚已经截然不同,刚刚,在司徒白面前,他是一个苟延残喘的,简直连话都说不清楚的人。现在,始终掌控话语权和主动权。

      先发制人!

      “殿下,您总是可以见微知著,想必是昨晚果然已经发现了这个冒牌货的不对劲。”蒯说,一边说,一边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腹。小腹中剑,让这铁塔一样的汉子,很是难受。

      司徒夜握住旁边的一个瓶子,打开了瓶塞,给了蒯。

      “这是刀伤药,暗袭你的人,用的是扩口刀。朝廷里,用扩口刀的只有一种人,龙禁尉!这是二哥的人,往后你需要好生休息,这药,内服外敷,小心在意。”

      蒯立即点头。

      不过还是问一句——“那么,属下想必已经猜中了,您早早的就识破了他,对吗?”

      “蒯,你我都是大俗人,哪里会未卜先知!我是在你来之前,才发现他不对劲的,这个人易容术监视以假乱真,乃是孤平生仅见!我骗他说我早已经未卜先知,其实不过是要他疑神疑鬼罢了,我在那个时间里面,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一个混合毒气的瓶子打开,他越是吸气越是动怒,越是动怒死的也越是快!”

      原来如此!

      “至于那一枚所谓的‘解药’,其实不过是他们用来毒我的,我想要看看究竟父皇中的是什么毒。”

      尽管,早已经知道,二哥在给父皇服毒了。但是无论如何,他都没有弄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毒药。

      原来事情如此,蒯的脸色苍白。

      因为三皇子司徒夜总是喜欢弄险,且运气很好的样子,尽管,司徒夜自己觉得非但自己运气糟糕透顶,而且还霉运连连。

      天色向晚,因为有“通行”金牌,雏鸾得以在帝京到雏鸾走,但是她并不敢掉以轻心,究竟该求谁,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小姐,听说皇上病入膏肓,现在宫廷里面究竟是什么状况,您与奴婢简直懵懂不知,该怎么办呢?”湛露有点儿六神无主。

      一边怅然的说着,一边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宫人与内侍监。

      “有通行令牌,我们现在就去宝华殿面君。”她一边说,一边已经朝着那最高峻的建筑物去了。

      宫中霎时多了两个衣衫褴褛的女子。

      但是奇怪的是,帝京的侍卫与内侍监,乃至于宫人简直好像没有看到她们一样。

      不多事,才会活的时间长。

      雏鸾带着丫头湛露朝着宝华殿去了。

      宝华殿中,李贵妃握着瓷勺,刚刚给奄奄一息的皇上喂下去一口浓黑的药汁。

      她悉心的握着锦帕,擦拭皇上流淌出来的药汁。

      眼看皇上已经不久于人世。

      “皇上,您现如今到底觉得怎么样呢,您这样,阖宫都人心惶惶,有那起奴才偏是胡言乱语,说您……”

      “朕……咳咳……”云榻上,四十多岁的男子咳嗽一声,“朕自然知道朕已经不成器了,只是……”

      “皇上,立储的事情迫在眉睫,您现在尚且明明白白呢,何不早早的筹备着,一来,让人看来您是有谋略的人,这二来,有了王储,给您分担多少事情!?不愁身体不好起来,您啊,就可以颐养天年了。”

      专宠的李贵妃,今日还让尚宫局送过来第三国进贡的凤仙花,刚刚染了指甲的,红色的蔻丹看起来杀气腾腾,那白玉一般的手轻抚皇上的胸口,声音是那样的多情。

      李贵妃才是二十岁左右的一个少女啊,所以,她的身上有一种健康的充沛的活力。

      少艾的女子,委身于这样一个老态龙钟的帝王,的确是委屈了。

      “大皇子,心狠手辣,非明君之才。”他沉重的喘息。

      闻声,李贵妃忙握住了一个枕头,垫在了他的后背,“您不要着急,您慢慢说。”

      “晋王心思多变,惯会尔虞我诈!朕怎会有这样一个皇子,要是立储为晋王,必然是会与老大祸起萧墙啊。”皇上忧心忡忡。

      立储迫在眉睫,但是皇上举棋不定。

      拍胸口的手,微妙的停顿了下来,女子的声音迟缓——“那么,果然您就准备让病怏怏的三皇子做未来的帝王不成?”

      “不!朕还没有想好呢。”

      原来如此!

      李贵妃狠狠的咬住了菱唇,她喜欢司徒白,皇上还蒙在鼓中呢,这个机会,要是可以按司徒白的安排,成功弑君并且得到传位诏书,杀了老三,嫁祸给大皇子,那就顺理成章了。

      但是看来,皇上好像还举棋不定。

      “皇上,您休息休息,不妨好好的想一想。药要冷了,再喝点儿,良药苦口,您会很快好起来的。”李贵妃一边说,一边红袖添香,将黑色的药汁源源不断的已经送进了皇上的口中。

      皇上咕噜咕噜喝了,立时昏睡了过去。

      这一切,不巧的是,让殿外的雏鸾给听到了,旁边的湛露面色惨白——“小姐,原来皇上果真有人在暗害。”

      “怪不得我父亲平白无故会获罪,我终于明白,现在皇上已经不理事,宫廷里面的事情,我们自然是假装没有看到,只是……”

      雏鸾还要说什么,已经听到后殿中,有女子的声音。

      “老东西刚吃了,依照我看,还是早早的让他死了算了,伪造一个圣旨什么不好,你偏巧要这样来。”女子一边恶毒的埋怨,一边将自己柔软的丝萝一样的身体已经攀附在了司徒白的身上。

      司徒白一笑,握住了李贵妃的发丝,看着李贵妃的那张脸,那张脸年轻,有充沛的青春气息,“今日为何半面妆?”

      “他一个快要死的孤家寡人,原不配看我画全妆,半面妆,就是给她的。”李贵妃诡秘的一笑。

      “哦,原来如此。”司徒白笑了,狂肆的语声已落在了李贵妃的头顶,“来!领今日的五鞭,然后我们风流快活。”

      他一边说,一边顺势将李贵妃含情脉脉的推倒在了地上,李贵妃星眸赧然闪烁了一下,笑吟吟的将旁边的一个马鞭给送过去。

      “轻点儿,昨儿打的还疼呢。”李贵妃“格格格”的浪笑起来。

      殿外的雏鸾简直惊呆了!

      这仅仅是一墙之隔,主殿中皇上已经快要死了,奄奄一息。而偏殿中,皇上的三儿子与皇上的后妃在……在玩那种某虐待的游戏……

      “啪”的一鞭子,已经落在了李贵妃的后背上,幸亏是穿着一件衣裳的,不然李贵妃细皮嫩肉,哪里经受得起这个!

      一鞭子落下,李贵妃已经“花容失色”——“哎呦,我的好人儿,您到底怜香惜玉点儿。”

      “啊哈,这样不好吗,不是你喜欢的!”这真正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了。

      雏鸾看到情况不对,立即准备抽身离开。

      老远的,合璧宫中,明月台上,握着西洋镜的手,苍白,颤抖,然后收了回来。这里,是司徒夜找出来最为适合窥伺皇上宝华殿中情形的地方。

      “父皇遇人不淑!为何天下女子都这般可恶。”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叹口气。

      接着就是一连串剧烈的咳嗽,咳嗽声完毕,再次看时,看到了宝华殿外两个女子。

      “此女就是云雏鸾?”

      司徒夜问一句。

      旁边的树木中,一个黑漆漆的尖嘴猴腮的人已经闪身出来,点了点头,“他的父亲就是‘一斛珠’案件中的首犯,她已经在金门外长跪了三个月,今日进来,是找门路的。”

      “‘一斛珠案’?那不是明明白白的冤案?”他看着远处黑暗中的女子,两个并肩而立的女子,正准备离开呢。

      “可不是冤案,三殿下有所不知,冤案乃是二皇子推波助澜这才……”

      “但是,想要面君的人却是寥寥无几,”司徒夜冥想了会儿,将那狭长的黑瞳落在了旁边男子的寡骨脸上——“这云雏鸾,在坊间,据说风评不错。”

      “云将军的女儿,学过几年功夫,后来云将军说,女孩儿,应该以女红针黹为第一,不能专一的学习南拳北腿,云丫头此后丢开武学,开始安心在闺阁中做事情。”

      “这样普通?”

      “据说,她的记忆力很好,幼年身体不好,跟着高人学过一些医药学,真真假假……毕竟是一个女子,属下倒是没有着意去调查。”

      “帮我保护保护她,她好像和二哥关系不错。”他一边说,一边又道:“你看,她刚刚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东西,你猜她会怎么做……”

      “喵——喵——”

      雏鸾感觉不对劲,立即准备逃之夭夭,一边学着也猫叫春,一边掩饰自己匆忙的脚步声,不过,可是湛露在黑暗中却是踢翻了廊上的一个花盆。

      “慢点儿,好人!您听,外面有人呢。”李贵妃半跪着,侧耳聆听,听到了脚步声。

      “什么脚步声,分明是一只野猫,一只发春的野猫。”

      “王爷,还是去看看,上夜的小厮我何曾没有叮咛过,务必将这里的野猫给捉走,哪里有什么漏网之鱼啊。”李贵妃一边说,一边立即站起身来。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