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第5章   尽在不言中

    第5章   尽在不言中

    作者:安勒    

      

      但是尽管你能看出来,你听到了,你也只能说是“病”。

      雏鸾明白,再次伸手的时候,司徒白上前一步,“父皇唯恐怕人谋害,你背过身去,悬丝诊脉,不知道你可能够。”

      雏鸾还是点头,湛露已经紧张极了,但是看到小姐已经转过头,自己也只能如此。

      司徒夜尚且不知道究竟这两个人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只能焦虑的看着,并且祈祷皇上今晚平安,要是皇上现在死了,大概就是云雏鸾给弄死的,那么一来,他们的计划提早就已经步入正轨。

      一枚红色的丝线已经从纱帐后出来了,雏鸾握住了,右手拇指食指以及中指熟稔的落在了丝线上,闭上了眼睛。

      李贵妃笑吟吟的从纱帐中出来,笑吟吟的看着雏鸾。

      司徒夜惊骇,他清楚的看到,纱帐后,红线的另一端捆扎在一个瓷瓶上,他正想要提醒这女孩,雏鸾已经睁开眼睛,非常平静的说道:“回晋王,这乃是死物,治病的事情,您何故开臣女的玩笑。”

      “荒唐,你信口雌黄。”司徒白冷漠的抢白。

      而雏鸾,一言不发。

      “你果然是有两下子,最近庸医太多了,你年纪轻轻,本妃唯恐误事,所以用的是瓷瓶,这一次,你可仔细了!”李贵妃言笑晏晏的说。

      不多久,她又从纱帐中出来了。

      司徒夜看到,现在这丝线的另外一端,却是捆扎在李贵妃手腕上的,雏鸾的手再次落在了丝线上,少时,说道:“病人阳虚,阳虚则夜间盗汗,病人作息时间紊乱,用麦冬加虫草调理,日日做成药膳,一个月之中会好起来。”

      “笑话,皇上的病就连太医院的供奉都说了,不会立即好起来,你这般笃定,可见是胡言乱语。”身后,等到雏鸾的一句话完毕,司徒白已经冷冷的反驳一句。

      “抱歉,忘记说,这是女脉,十有八九不是旁边丫头的就是贵妃娘娘的,不过好像是贵妃娘娘的,因为丫头固然是累,毕竟早出晚归是有时间的,对吗?”

      李贵妃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而与此同时,司徒白皱眉,对面前的女子刮目相看起来。

      司徒夜握着一个扇坠,暗暗的在摸弄,目光也是幽幽的看着女子的侧颊,她的衣衫简直破烂的太严重了,但是并没有因为这个给她减分。

      “这一次,你看吧。”

      李贵妃索性将绳索捆扎在了皇上的手腕上,她这一次听了许久,然后伸手说了四个字——“笔墨纸砚。”

      丫头湛露立即给雏鸾打下手,看起来两个人也是经常做这些事情,居然有条不紊,头头是道。

      是!

      在将军府的时候,云将军怜贫惜老,在家中老早已经有免费给人看病的场所,雏鸾久而久之,对医药学的喜爱就根植在了骨子里,她看过的病人很多,虽然没有扬名立万,不过口碑也就起来了。

      现在,众人看着她写出来一个药方,然后揉碎了,丢开,接着写,又是揉碎了。

      一来二去,地上已经多了五六个纸团,一个距离司徒夜近的,司徒夜握住了,看了看,不免胆战心惊。

      立即将那纸张给藏在了衣袖中,他不知道究竟这女孩是故意将纸团丢过来的,还是一不小心的无心之失。

      这女孩的纸团,上面的解药,简直与司徒夜让“蒯”找高人写出来的一样,只是,这药方中有一两味药,她拿不准,因此这才不停的涂抹。

      这样一来,司徒白着急了,虽然看不出来端倪,不过明显已经知道,这女子看出来什么,洋洋洒洒的写了这样多的东西,可见这女孩不是什么沽名钓誉之人。

      “下去慢慢的考虑,不着急。”司徒白挥手,准备让人带走她的刹那,这边厢,皇上给了夏公公一个眼神,夏公公已经上前一步——“姑娘,在您没有将药方准拟出来,就委屈您跟着奴婢了,这几天奴婢会好生照料您的安全。”

      “这,也好。”她漫不经心的将手中的一枚纸团丢开,再一次落在了司徒夜的脚边。

      司徒夜也是再次握住了。

      雏鸾去了。

      夏公公在前面,一言不发,乐得雏鸾在后面不发一言。

      几个人好像泥塑木雕一样,到了一个房子,这房子一尘不染,干净的很,夏公公说道:“您沐浴更衣,老奴会派几个妥当人过来保护您,您很是厉害,老奴一辈子没有见过这样的医官。”

      “公公无需谬赞,雕虫小技罢了,且还没有斟酌出来呢。”雏鸾一边说,一边拿出来一个瓶子。“您有哮喘,不要总是吃蜂蜜,蜂蜜固然好,但是摄取量太大,你的肠胃会受不了的,您要是相信我,这冷香丸每天一粒,一个月后,保证药到病除。”

      “姑娘,您如何知道老奴有哮喘,老奴刚刚才喝了蜂蜜,在御前任何人都看不出来的啊。”

      “这就不足为外人道了。”雏鸾卖关子,“先吃一粒,明日里又是吃一粒,我们看看这药有没有什么作用。”

      “好。”当着她的面,夏公公已经吃了一粒,他知道,雏鸾不敢弄鬼。

      等到夏公公去了,湛露帮助帝京安排过来的丫头放香汤,这沐浴的香汤里面加入了蘅芜、杜鹃、玫瑰、等很多的香料。

      “不要这么多!提神醒脑原是一味药就好。”

      “哦。”湛露点头,将里面多余的花瓣已经打捞出来,“小姐,您过来奴婢伺候您沐浴。”话虽如此,但是依照雏鸾的安排,她与丫头湛露用最快的时间已经沐浴完毕。

      有人将衣裳送过来,这衣服是名贵材料制造出来的月白色宫装,丫头湛露的次一等,不过看起来也是很好。

      “你穿这个,戴这个——”雏鸾一边说,一边伸手,将自己的衣服与首饰已经拿出来,湛露连连摇头,“奴婢为何要穿主子的衣服,不嫌僭越吗?”

      “有我的意思,你穿就是。”

      雏鸾安排完毕,已经穿上了那次一等的衣服,这次一等的衣服,是褐色的,在夜色中平平无奇,简直与帝京的任何一个粗使丫头没有区别。

      穿好了以后,雏鸾吃了东西,听到帝京云板已经敲击起来,这才一骨碌从床上已经起来了。

      “好露,你扮我,我扮你,现在我有事情需要离开。”

      “啊,小姐,您不能一个人逃之夭夭,奴婢这三脚猫的医术,可不能让皇上还阳啊。”

      “放心就好,皇上的病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之所以不写出来药方,那是因为……写出来我们就死定了。”雏鸾又道:“你在这里,也不是要你做替死鬼,你放心就好,多则一个时辰,少则半个时辰,我立即回来。”

      “这要是有人过来,奴婢该怎么办?”

      “之前,你在家里总是扮演我,那一次不是蒙混过关呢,如法炮制就好了。”雏鸾一边说,一边哈口气,好冷好冷,她挪动猫儿一样轻灵的脚步,已经到了门口。

      夏公公的人在门口,雏鸾拍一拍旁边傻愣愣打盹的丫头。“红玉,告诉你们夏公公,说我现在要见他。”

      “姑娘要死!夏公公乃是皇上身旁的大红人,是你想要见就可以见的?况且现在是后半夜——”丫头打了一个呵欠,囫囵说道:“他是不会见你的,夏公公脾气暴躁,过去见他,不让人给乱棍打死才怪呢。”

      咕噜完毕又道:“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啊。”

      “你去就是,有什么包在我身上,我知道你的名字那是因为我刚刚留心听了,且看你面善这才找你。”

      “好好好——”丫头点头,“我负责穿针引线就是,你成了,记得感谢我,你败了,那是和我不相干的,好吗?”

      “好。”雏鸾立即点头。

      不多久,这丫头一脸吃惊的回来道:“夏公公在偏殿有请。”真是吃惊了,后半夜的夏公公没有休息就罢了,还准允见面,红玉的脸色变了。

      跟着红玉,到了偏殿,雏鸾果真看到了偏殿一张金交椅上的皇上,皇上显然在等她。

      “你毕竟还是来了。”

      “皇上用玉如意敲击臣女两下,臣女就知道,这是一个暗号,原是要臣女二更天过来的。”雏鸾乖巧的说。

      “你今天跪在那里,在地上胡乱的写什么东西,左手写的是什么,右手写的又是什么呢?朕看到你行止古怪,遂试探试探,你果真是一个聪明人。”

      “皇上过誉了,皇上,我左右手写的是不同的两个字,左手是冤枉的‘冤’右手则是冤枉的‘枉’。”原来如此。

      “看来你父亲果真是冤枉的,你长话短说,究竟是什么情况。”皇上觉得,自己的体力可能不足以听她说完那些子丑寅卯。

      “皇上——”雏鸾重重的磕头,“有人要杯酒释兵权,但是唯恐将军不同意,这才将臣女的父亲给冤枉了。”

      “你父亲攻打南越,归来装满了三马车的黑珍珠,难道这不是事实?”皇上皱眉,这是晋王司徒白给他的情报,他居然信以为真。

      “皇上,臣女的父亲就算是贪污也是不会愚蠢到装满珍珠回来的,臣女的父亲是将军不是商人啊。”雏鸾叹口气:“二来,父亲要珍珠做什么呢,沿途招摇过市,难道不会让人看出来吗?”

      “这第三,父亲要是果真搬运,按照父亲的雄才大略,有的是本事,何故那样舍近求远,用最愚蠢的办法,这第四,将军就是将军,保家卫国罢了,这一次父亲带回来的乃是一种农作物——”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