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最好在一起第1章   (一) 烂赌蓉

    第1章   (一) 烂赌蓉

    作者:小名叫陆陆    

      他叫姚甦,刚从美国毕业回来,他的父亲是姚成实业的老板,他的母亲秦丽茹曾是父亲公司里的会计,后来和父亲日久生情,他出生几年后他们才结婚。他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叫姚远,姚远大他8岁。姚甦记事以来,没有见过哥哥对他的母亲笑过,而哥哥的母亲,他从未见过,父亲也不许他问。但是姚远对他却是一直关爱有加,尽可能地保护他,他们是无话不谈的兄弟。初三那年,秦丽茹忽然将他送到美国,寄宿在他现在的女朋友陈瑶的家里。

      情窦初开的男孩和女孩朝夕相对,早早品尝了爱情的禁果,原本打算大学毕业后就结婚,可是秦丽茹忽然一个电话,要姚甦立刻回国,经过一番挣扎,姚甦还是坚持到毕业的那天,只是和陈瑶的婚事无法如约。

      下飞机,随着人潮走出,他看到母亲和哥哥,小时候的他总是要仰着头看哥哥,现在的自己长高了不少,已经可以平视姚远。被秦丽茹紧紧地拥抱,他更多的是看向姚远,他伸出手给姚远,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比拥抱更能诠释久别后的重逢。他们看上去又不像两兄弟,姚甦精致的五官配合他阳光般的笑容,看上去暖暖的。这点与姚远不同,姚远无论是外貌还是气韵都像极了他们的父亲,加上那双深邃的眼睛,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阴沉,除非他笑着,不然,总会给人冷冷的感觉。

      拥抱后,秦丽茹并不像其他的母亲一样对姚甦嘘寒问暖,她像是刻意想要掩饰想念的滋味,又像是不想让重逢的画面飞舞太多的眼泪。

      离开机场,一路上,母亲没有告诉姚甦究竟着急要他回来的原因是什么。他虽然好奇,但他也能忍住不问。

      正在开车的姚远目光柔和的看向后视镜中的姚甦,笑道,“怎么样,美国不错吧?”

      “其实相比起来,我更喜欢欧洲的小国。”

      “你是在洛杉矶?”

      “我在一个生产龙虾的地方。”

      “那不错嘛,有没有学会怎么做龙虾?”

      “我很少做的,不过龙虾,我还是比较喜欢煮面条。”

      “在国外生活的人,果然不一样啊。”

      姚甦微微耸肩,不以为然的说道,“其实在那吃龙虾,就像去丹东吃蚬子一样。”

      姚远意味深长的笑着,却没有继续说话。这个分开多年的弟弟还是像从前一样简单,他的世界里,恐怕永远不会有利益和争斗。虽然那个女人并不想让姚远知道姚甦去美国是为什么,但是他清楚,姚甦接受再多的教育,也不会改变骨子里的单纯。

      终于到了家里,姚甦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房子,除了扑鼻而来的紫檀木香气如从前一般没有改变,其他的一切都不复从前。

      坐在摇椅上睡着的老人,是父亲吗?那张被岁月留下重重印记的脸,不只苍老,更像是经历着病痛的折磨。姚甦轻轻地走到摇椅前跪下,不敢出声。即便他轻手轻脚,姚成还是感觉到了,依旧闭着眼睛,一改姚甦印象中的严父形象,慈祥的笑道,“是小甦吧。”

      眼泪瞬间涌出,姚甦点头,“爸,我回来了。”

      “小时候听话的孩子,一旦长大,就像是放了线的风筝,飘久了就会忘记回家。”姚成一边抹去姚甦的眼泪一边柔声说。

      “线在您手里,只要您一拉,我就回来了。”

      “好了,一家人,一起吃顿饭,聊聊家常。”姚成站起身,硬气十足,对着餐厅的方向喊道,“四姐,上菜吧。”

      见到家里一切安好,姚甦心中不免更加疑惑,究竟母亲强迫自己回来的原因是什么?在家里已经快一周了,几乎一切都正常,他怀疑父亲的身体出了问题,可是数日来,父亲毫无病状,想着已经60岁的老人,怎么可能如明星一样青春永驻,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

      他回来的第二天,姚远就去了深圳处理分公司的事情。每天除了看看书,给陈瑶打打电话,他几乎无聊的透了。

      “怎么,国内真的不好玩?”陈瑶在电话里问道。

      “不是好不好玩,我还是想不通,究竟为什么要我回来。”

      “不如我去找你?”

      “可是你没有签证啊。”

      “这样,那不如去澳门吧,刚好丽萨和周舟在澳门,去那里,我可以不用等签证。”

      “我才刚回来,你又要我去澳门,不好吧。”

      “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没做到,我还在生气呢。”

      “好吧,我去征求一下爸妈的意思。”

      “姚甦,我真的怀疑,你到底爱不爱我?你爸妈比我重要是吗?”

      “好啦,我陪你去,别生气了。”

      秦丽茹站在姚甦的房门口,等他挂断电话才敲门。

      姚甦从床上跳起来,快速走到母亲面前,挠头笑道,“妈,我可以出去几天吗?”

      “陈三的女儿?”

      “是啊。”

      秦丽茹目光柔和,一脸欣慰的笑道,“想去就去吧,不过要记得回来。”

      姚甦开心的像个孩子似的抱住秦丽茹亲了一口,“谢谢妈。”

      “别高兴了,这次你去玩,回来之后,妈有正事要和你说。”

      “正经事,现在说啊。”

      “还不是时候。”

      秦丽茹说完拍拍姚甦的肩膀离开了他的房间,留下一脸迷茫的姚甦。

      三天后的下午,姚甦在机场接到陈瑶,如他所料,陈瑶又是在各大免税店扫荡了一番,拎起她的背包,就知道里面一定又装着一瓶又一瓶的护肤品。在机场门口,见到了陈瑶那两个闺蜜,丽萨是个胖女人,她在加州出生,父亲是个黑人,母亲是个中国人,她的皮肤综合了她的父母,周舟是陈瑶的小学同学,和家人一起移民加拿大,却在美国读书,她个子比较矮,原本并不白,但是站在丽萨身边,像是给她加了一层天然美白效果。

      到了酒店,刚刚将行礼安放好,陈瑶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姚甦跑去和闺蜜汇合。姚甦没想到,这酒店居然就是赌场。一路跟着三个女人,她们像是赌场精灵一样,穿梭在人群中,可是他却像是被遗忘的尘埃,孤零零的落在地面。

      “亲爱的,过来看,那边的荷官,是不是很帅。”陈瑶像极了迷妹,两只眼中几乎被红心填满,“我去玩一会,你自己找乐子,实在无聊,可以去会房间做个面膜,等我回来,征服你。”

      姚甦完全感觉不到她有征服自己的想法,反而她倒是想要征服那个气质不错的荷官。赌场,他不是第一次来,但是赌钱,他从来不。姚甦认为,赌钱,输的是运势,赢的只是钱,他又不缺钱,所以根本不需要拿自己的运势来赌。有时,和陈瑶发生不愉快的事情,他会一个人去拉斯维加斯最大的赌场看那些输钱的人,算是找心里安慰。现在刚好又可以寻找目标,很快,一个头发蓬松的女孩,被他锁定,那女孩眉眼中透着一股灵气,看上去古灵精怪的,或许是她每次紧张的时候都会咬紧嘴唇,所以她的唇出奇的红润,尽管她算得上顺眼的女孩,但是已经输掉运势的她,根本不会有机会翻本。

      “有没有人借我两个筹码,这次一定翻本。”女孩四处张望。

      姚甦心中暗笑,这个时候如果陈瑶在自己身边,他一定会让陈瑶跟她买相反的,稳赢。想着,他把玩着手里的两颗筹码。

      女孩又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嘟起嘴巴,似乎看到正在望着她的姚甦,她嘴角微微上扬,搭讪道,“帅哥,筹码拿在手里,就不是筹码,是玩具。”

      姚甦将手中把玩的筹码放在女孩的面前,“不用还了。”

      “你笃定了我不会赢是吧?”她将两个筹码放在庄上,嘴角上挂着自信和不屑。

      “烂赌蓉,终于找到你了。”几个魁梧大汉满脸狰狞的冲向女孩走来。

      “你在这等着,要是我赢了,你记得帮我收钱。”女孩说完立刻像是仓鼠一样灵巧,瞬间消失在人群中。

      姚甦笑着摇头,再看向赌桌,荷官将筹码推向他,笑道,“这是烂赌蓉第一次押中。”

      “今天第一次?”姚甦好奇道。

      “在我手里第一次。”

      姚甦又朝着女孩逃走的方向看了一眼,嘴里喃喃道,“烂赌蓉。”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