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球为我狂(全)第7章   

    第7章   

    作者:郭楠    

      萧铮果然没有再参加育英中学的练球。但他不断的听着张大志带给他的关于育英球队和德明球队的消息。

      德明球队组建啦啦队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这对于本来要将啦啦队当作一个突袭武器使出来的安静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但是天性乐观的小当却有着完全的自信,“怕什么,我们的啦啦队一定比他们的强!”

      “你怎么知道?”安静不是不担心的,她知道几天后就是友谊赛了,而这场友谊赛意义重大,如果输了的话对育英球队的士气上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我就是知道!”小当信心满满的说。

      看着小当的笑容,安静不禁也笑了起来。

      什么都不用再说了,两个女生带领着啦啦队将她们已经编排好的舞蹈练习了一次又一次。

      “担心有什么用,努力才是我们可以做的事。”小当甚至将古老师在班会上讲的话也搬了出来。

      林一轩也带领着球队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练球。

      萧铮没有再和安静,小当,林一轩她们讲过话,古老师让他请家长来学校,他也一直用父母忙做借口拖延下来了。

      “育英球队和德明球队的友谊赛定在了星期四下午三点。地点是在育英中学的球场。”

      当毛老师将这个消息带给了育英球队的时候,人人都没有说话。

      他们不是不紧张的,这是育英和德明第一次正式交锋,两个区域内实力相当的球队在这次的比赛中会一决高下。

      友谊赛的两个月之后,就会进行正式的市中学球赛了。

      萧铮照常换上了球衣,刚刚出更衣室,便看见了站在外面的安静。

      这家伙又要干什么?

      萧铮心里想着,但是他这次并没有立即就从安静身边走过去,而只是静静的站在她的面前。

      安静也没有说话,也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儿。更衣室门口进进出出的同学经过他们的时候都奇怪的看了看他们。

      “萧铮,要进场了!”

      张若愚远远的对着萧铮喊了一嗓子。

      “来啦!”萧铮却盯着安静大声的喊着这两个字。

      安静忽然对着萧铮将双手交叉,两只手的食指和中指交叉,比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这是什么意思?”萧铮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是我们啦啦队设计出来的手势,意思是成功。”

      萧铮笑了起来,“放心吧,一定会成功的,一定会成功的。”萧铮说给安静听,也说给他自己听。

      “你们啦啦队就在旁边努力的折腾着加油吧。”

      安静也笑了起来,几天的不愉快似乎在笑容中消散了。

      “萧铮,进场啦进场啦!!”张大志在远处一个劲的冲着萧铮挥手。“等踢完了球再讲吧……”

      “等踢完球……”萧铮立即接着张大智的话音说:“等踢完球我请你吃饭吧……”

      这句他许久以前就想说的话,今天终于说出口了。但是他仍然是十分的紧张,即使是就要上场踢球了他也没有这么紧张。

      “好啊。”安静一口答应了下来,“等赢了球我们出去庆祝!”

      “萧铮……”林一轩跑了过来。

      “是是是……队长,我来了,我来了。”萧铮冲着安静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又冲着林一轩笑了笑。

      林一轩看了看他们两个人,又看了看兴高采烈的萧铮,也笑了起来。

      “看来啦啦队的力量可真的是不可估量啊……”林一轩开着他们两个人的玩笑。

      校歌响起了。两边的球员进场了。

      在进场的时候,萧铮和林一轩都皱着眉头盯着对方球队里的前锋-冬凯和中锋-于飞云,德明球队内这两员大将正在和他们的守门员紧张的商量着什么。

      萧铮和林一轩在猜测着他们会用怎样的战术。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一句高声吟诵的诗词打断了他们的思维。

      “毛老师……你又来了……”后卫张大志半眯着眼睛歪着嘴,看着正在摇头晃脑的毛老师,然后又小声的加了一句,“不合时宜。”

      “张大志同学,你知道老师在说什么吗?你看今天的天气,又象要下雨又象要出太阳……”毛利求斯还要解释。

      张大志早已经转头去看育英球队和德明球队的啦啦队去了。

      “小当来了呐!”张大志闷声闷气的对着林一轩说。林一轩向啦啦队望去,只见小当穿着红白相间的小裙子,扎了一个马尾,站在啦啦队中间。

      不知道为什么,一向自信的林一轩此刻却有一点紧张。

      “你知道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吗?”萧铮对林一轩比了刚才从安静那里学来的手势,“这个手势是他们啦啦队自己创出来的,意思是成功。”

      林一轩笑了起来,“希望会成功。”

      “一定会成功!”萧铮充满信心的说。

      林一轩看了看充满信心的萧铮。

      “会成功吗?最后几次练球都没有萧铮的参加,整个球队的谐调性会好吗……

      林一轩心里有着太多太多的担心。

      “林一轩!”他抬头向啦啦队望去,只见小当正冲着他挥手,啦啦队已经全部站好的队形,小当站在正中间,自信的笑着。

      看见小当的笑容,林一轩不禁也笑了起来,他现学现卖的将两手交叉,然后食指和中指交叉,冲着小当比了那个手势。

      “哎?”小当奇怪的叫了起来。

      “哎哎哎?”她回头看着啦啦队的队员,“这不是我们刚刚想出来的手势吗?他们怎么这么快就学去了?”

      安静两眼看着天,一下一下挥舞着手里的绸带。

      球赛还没有开始,就开始下雨了。

      越来越大的雨使得本来就紧张的气氛忽然一下更加紧张了起来。

      比赛进行到了八十分钟的时候,雨越下越大了,德明球队的球员和育英球队的球员都湿透了。

      比数维持在一比零。德明中学在开场的十分钟时就进了一球。

      观众和球员们一样,都越来越紧张了。

      萧铮有些急了,带球进入对方禁区边角,起脚打门,从最拿手的位置及角度大力抽射,偏了。

      林一轩决定使用他的新战术,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球到门前忽然变换了弧度,转而飞向边线。

      萧铮似幻影一般出现在球前,但却被对方两名后卫封住。他旋即一转身,稍微让过球,一记“倒挂金钩”,球越过后卫向球门飞去,但却被对方的守门员死死扑住。

      再次射门失败,萧铮越来越沉不住气了,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

      对方也加猛了攻势,希望能够在这最后的几分钟内进球。

      第八十七分钟,铁筒张大志在后场断球成功,他头也不抬,大脚直传对方禁区,林一轩心领神会,飞步上前,头一点,胸部一靠,脚尖一托,稳稳把球控在脚下。

      他毫不迟疑,迅速带球往禁区突破,眼看就要到球门前,忽然觉得脚下被人一绊,小腿骨立即一阵剧痛,眼睁睁的看着球向前滑去,无奈的倒了下去。

      裁判吹哨,禁区内犯规,对方红牌罚下。

      点球!

      育英中学的同学欢呼了起来。

      啦啦队也不顾大雨,冲到了球场边为育英球队加油。

      萧铮将球放好,退后几步,透过雨帘看着球门,他又转头看了看周围的队友,在雨中,林一轩,张大志,张若愚等队友都充满希望的看着自己。

      球场边上,毛老师也紧张的看着他,啦啦队的队员也全部都淋湿了,安静站在啦啦队里,忽然抬起手,比了那个成功的手势。

      雨越下越大了,萧铮起脚射门,球向着球门飞去……

      球被扑住了。

      那一刹那萧铮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从德明球队的欢呼声和育英球队的惋惜声中,他发现果然是球被扑住了。

      哨声响起,比赛结束了。

      萧铮呆呆的站立在球场上。他有点反应不过来现在的状况,这表示着什么?这表示育英球队输了?他愣愣的站在那里。

      看台上的同学们渐渐的离去了。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

      他似乎听见毛老师说了些什么,也听见了有同学抱怨他的不合作,欠缺团队精神……

      “萧铮。”他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抬起头来,他看见球队的球员,毛老师和啦啦队都站在他的面前。

      “我们来检讨一下吧,大家都别灰心,现在虽然让他们赢了,但是两个月之后的胜负却不一定。”毛老师鼓励大家,看来他的心情也很沉重,甚至在这样的时刻都忘了引用古代诗词名句。

      “毛老师……你是不是要说屡败屡战啊?”小当最先展开了笑容,开起了毛老师的玩笑。

      这个女孩子似乎不论在任何时候都有办法笑出来。

      林一轩欣赏的看了小当一眼,也说道:“对,我们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嘛,只要我们好好练习就一定会……”

      “我们好好练习有什么用,一定会有人破坏掉我们的练习成果。”说话的是育英球队的中锋张力。“有人不跟我们一起练球有人不传球给我们有人要当英雄,现在好了吧,英雄没当成,成狗熊了,连最后那么一个关键的点球都失误了。”

      “张力……”林一轩试图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输球了,现在大家心里都不好受……”

      “张力说的对。”有球员附和张力,“我们本来就欠缺谐调性。”

      “而且刚才在踢球的时候明明有很多机会,但是萧铮却不将球传给其他人。”

      “这是大家都看到了的,而且他也是一贯如此,萧某人的作风不就是一贯如此吗?”

      “说白了吧,萧铮就是欠缺团队精神,现在好了吧……”

      “可是萧铮他确实是踢得好呀……”张大智无论如何都站在萧铮这一边。

      “你也太愚忠了吧,还亏你叫什么张大智呢,应该学你弟弟,叫张大愚……”有队员反驳他。

      “哎……我怎么了,关我什么事嘛!”张若愚跳了起来。

      “不关你什么事,不关你什么事你干嘛象被人踩着了尾巴似的跳那么高。”

      一时间大家乱糟糟的吵了起来。

      刚才的那一场球,大家每个人心里踢得都不痛快,每个人的情绪都需要发泄。

      “好了!不用说了。”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萧铮忽然大声的说。“什么也不用说了,”

      大家一下子静了下来,都看着萧铮。

      “我退出球队。”萧铮一字一字的说。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球场。

      又开始下雨了……风夹着雨点唰唰的抽在萧铮的身上。

      刚才点球失误的那一刹那仿佛又在萧铮的面前重演着,他仿佛又看见了育英球队的守门员跃起,然后奋力扑住了球。

      萧铮越走越快。唰唰的雨声在他的耳里变成了育英球队的球员们的责备声,观众席上的叹息声,德明队员们得意的笑声,他的眼前又浮现了刚才安静小当她们看他的眼神……

      萧铮在雨中奔跑了起来,越跑越快……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萧铮看见他父母的车停在车房里。

      在那一刹那,他忽然有一种想一头扑进父母怀里好好诉说一番的冲动。他想起以前小的时候他受了委屈向父母诉说之后他父亲宽厚的手掌和母亲温柔的抚慰。

      雨冰冷的打在萧铮的身上,他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家里厨房亮着灯,他父母会不会正在等他吃饭呢?桌上应该摆着热气腾腾的饭菜吧。

      他们一家三口已经有多久没有在一起吃过饭了……

      萧铮忽然觉得刚才踢球的失误,队员们的指责都不算什么了。

      也许明天他可以好好的和队员们谈一谈,总有一个解决的方法,而且离决赛还有两个月,两个月里面抓紧时间一定会超过德明的。

      对了,还有请安静吃饭的事……也许应该叫小当和林一轩他们一起来,甚至还有张大智和张若愚这兄弟俩。

      他又看了一眼透出桔黄色灯光的厨房窗户,打开门走了进去。

      “新加坡这次的生意到底是没有谈成,”

      “这事情能怪我吗?怪只能怪你准备不周,我们的对手公司是有备而来的,而我们却是到了当地再准备,这当然输给人家了。”

      “这能怪我吗?当初难道不是我说要尽早准备的吗?”

      “难道我没有尽早准备吗?收集资料,了解市场……你呢?你又做了什么?”

      萧铮皱起了眉头,他父母又在吵架了,人家的父母是为了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而他的父母从来都是为了生意吵架,因为他父母根本就没有生活中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他们的生活就是生意。

      没有人注意到萧铮,萧铮只是默默的走回自己的房间,然后重重的关上了门。

      外面又开始下雨了,萧铮沮丧的坐在窗户前面,看着下得越来越大的雨。

      他父母的争吵越来越厉害了,萧铮在房间里仍然可以听到他父母在不停的互相埋怨。

      然后他听到客厅里什么东西哗啦一响。

      他急忙走到客厅去,只见去年他送给他母亲的生日礼物,一个美丽的花瓶,现在已经支离破碎的躺在了地上。

      “萧铮!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他父母看着他异口同声的说。

      萧铮翻了翻白眼,天啊,他打开家门走了进来,从客厅经过,就经过他们的身边,然后再到自己的房间,他们竟然完全没有看见。

      “你最近的功课怎么样?上次你是什么科目不及格啊?数学?英语?化学……还是物理?anyway,你的那个新的补习老师怎么样?还好吗?如果不好的话,就再换一个吧……”萧铮的妈妈没有忘记上次她看到的那张零分的卷子。

      “回你的房间去吧。”萧铮的父亲明显不想让儿子看见他们吵架。

      萧铮叹了口气,转身向房间走去。

      “老王……把这花瓶碎片扫一下。”他母亲在他身后叫工人来清扫碎片。

      就在他正要走进自己房间的那一刹那,他忽然听见他母亲说:“这是哪里来的一个廉价花瓶?是谁把它放在客厅里的?”

      萧铮停住了脚步,慢慢的转身,在他转身的时候刚才踢球的失误,同学们的指责,安静看他的眼光……全部又一一闪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个花瓶是去年你过生日的时候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妈,你不记得了吗?”

      萧铮的母亲愣了愣。

      萧铮不等他父母开口说话,接着说:“我上次不及格的科目是数学,我考了零分,这个你也不记得了。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考零分吗?因为我是故意的。”

      “萧铮……”他父母想要说些什么。

      “这个家,没有一点点温暖,你们又何曾关心过我,又何曾注意过我?我在这个家还有什么意思?”

      说完了这一番话,萧铮打开了大门,走了出去。

      “萧铮……萧铮……”他的父亲在身后叫他,萧铮在雨里奔跑了起来,他也不知道要跑到哪里去,他只是飞快的沿着几乎没有什么行人的街道奔跑着,就象他在绿茵场上奔跑一样,只是他不知道球门在哪里……

      讨厌的女孩子就像过期的酸奶,你不知道她是因为过了保质期发酸呢,还是本身就酸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