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丝绒第3章   

    第3章   

    作者:王曼玲    

      一应红和窦志强进入了恋爱之中,和王美琴在一起的时间少了。好几次,应红都想把这件事告诉王美琴,可是,临要开口的时候,一抬眼,看了王美琴,就像喉咙里安了一个三通管,想说的话从另一个通道出去了。应红一想到这些,就像是自己犯了错,心里在斗争着,像一些人在肚子里吵架。有一次上课的时候,应红和窦志强逃课去参加中文系搞的诗歌朗诵会。朗诵会是在中文系的一个男生宿舍里举行的,应红和窦志强到的时候,宿舍里已经站满了人,他们只能站在走道上,还好是在门口,能看到站在宿舍中间桌子上朗诵的诗人,起先朗诵的是一个男生,他的发型是大背头,额头亮光光的,嘴很大,只见他一甩脑袋,一头的长发像一面旗帜一样,一飘,他的声音就喷薄而出。接着有女生的尖叫声,接着是乱哄哄的声音,本来就好像插筷子一样站着的人,像是一锅煮沸了的水,人头攒动,七上八下的。大背头的男生刚下去,又上来了一个女生,她扬着一张沧桑的脸,焦煳的皮肤,松垮垮地向下坠着,一头披肩长发,和那一张脸极不相配地垂着,发质干得像是随时都有可能燃烧起来。没想到,她一开口,嘴里就像是淌出了一股小溪一样,带着一股清凉在密集的人群里潺潺流动起来,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诗歌使她的一切都变得优雅起来,那一张脸也因为沧桑而美丽,她焦煳的皮肤下似乎藏了许多故事,她的诗征服了大家。果真,她刚一结束朗诵,宿舍里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应红回到宿舍,久久沉浸在诗歌的光影中,她一抬眼正好和王美琴的目光碰到了一起,她从王美琴的目光中看到了失望和蔑视。应红一下子不安起来,她有些自责,可又有些不情愿,她是真的喜欢那样的环境,可是王美琴反对的东西,总是反对得有道理。睡觉前的一大段时间里,王美琴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她看到王美琴坐在宿舍中间那一张桌子旁边,专注地翻着一本大部头,还不时地在旁边的一个本子上记着。应红在她的身后,一会儿坐着,一会儿又站起来,她看着那个背影,似乎是被笼罩在一片光芒之中。就是这背影,也是凛凛的。

      夜里,她躺在床上,半天睡不着,她翻动着身子,一动,整个床都在动,她吓了一跳,蜷缩着身子一动也不动了,不一会儿,她的身子的右半部就麻了,她小心地一挪动,右半个身子就像通了电流一样,无数根尖利的小刺在她的身上流动着。上铺有了动静,她的心一下子收紧了,身上的血液也仿佛停止了流动。果真,在黑魆魆的夜幕下,她看到了从上铺下来的王美琴。王美琴坐到了她的床沿,撩开了蚊帐,低下身子,俯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她没有听清楚,只感到了一团热气把整个耳朵罩住了,接着,王美琴就进到了她的被窝里,用手轻抚着她裸露着的胳膊,她侧卧在王美琴的身边,一动不动,心里感激得要命。

      很长一段时间,应红没有和窦志强在一起,她也不在王美琴的面前提窦志强的名字,她在小心地维护着那一份友谊。

      尽管怕失去王美琴,可是失去窦志强是一件更可怕的事。果真,在图书馆里她又见到了窦志强,他们的目光在空旷的阅览室上空像闪电一样相遇。接着应红迅速闪到了一排书柜后面,再一会儿,窦志强的身影就出现在那一排书架的尽头,俩人在向着对方一步一步移近,快遇到一起的时候,应红忽然停下了脚步,她把背扔给了窦志强,她手里拿着一本书,低着头,像是在看书。后来,她终于忍不住转过了身子,她几乎吓了一跳,窦志强就站在她的身后,沉默得像另一侧的书架,应红一头顶在了窦志强的胸前,窦志强的手臂匆匆环住了她,接着又匆匆放开了,他在应红的耳边悄声道,晚上老地方见。

      老地方就是在盘龙江进校园处的围墙边的那个天然的小山包,就在盘龙江边的垂柳后面,小山包上铺满了一层硬硬的草坪,坐在小山包上可以一眼看到静静流动着的盘龙江,山包的后面是一片杂树林,高高矮矮、肥肥瘦瘦的树乱糟糟地长了一片,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的小树苗已经长成了大树了,有的地方就极不合理地密着好多树,树的下面有一层厚厚的腐殖土,落下的树叶被沤成了黑色,这片树林不算美,所以到这边来的人就极少。应红来看盘龙江时发现的,后来这里就成了她和窦志强约会的固定地方。

      这场恋爱是地下的,时时处处都避了人,因此,两人约一次会不容易。两个人好不容易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就多了一分惊险,也有了更多的留恋,爱情的浓度也就更大了。应红的脑袋里也全是装了对未来生活的憧憬,想了,只要能和窦志强在一起,就会幸福无比。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一个陌生的女人来到了应红她们宿舍,她自称是窦志强的姐姐,她穿了一件宽大的衣服,像是挂在她的身上似的。她问明了应红的身份以后,就一脸严肃地告诫应红,她必须终止和窦志强的恋爱关系,因为他们从根儿上有着本质的区别,通俗地说,就是门不当,户不对。

      一切才好像是真相大白。

      窦志强的家就在本市,他的父亲是军区副政委,她的母亲在生下他后就死了,他一岁上有了后母,一个年轻的女人。年轻的母亲又生了一个妹妹。他从小由家里的保姆带大,尽管有个后母,但后母只是做了妹妹的母亲,他所有的母爱都是来自于比他大八岁的姐姐。现在他的姐姐要为他安排未来。

      但是,窦志强告诉应红,什么也不能把他们分开。这一辈子除了应红,他谁都不会要的。窦志强的态度符合了应红对爱情的要求,她有了和这个男人厮守终身的打算。

      二眼看着分配的时刻就要到了。传说这一年中央直属机关要到大学来挑人,一时间,空气中多了一些硝烟的味道,一切都在秘密地进行着。没过几天,就传出了消息,正在恋爱的同学,都将不予考虑。立刻有人出来表白,表白的人是觉得别人都看出了自己在恋爱,表白的意思就是向大家澄清没有这么回事,如果大家有感觉也就仅仅是感觉,事实并不是这样的。这在旁人看起来像是在表演,曾经在公众面前亲热过的情侣,也一时行同路人。有一对的戏演过了,竟然在大食堂里当众吵了起来,相互对骂,似乎所有的柔情蜜意都不曾发生过,或是一个骗局。

      没过几天,窦志强的姐姐又来到了学校,先是找到了应红,说是邀请应红到自己家去坐坐。应红没有答应,应红心里是对她有了抵触的情绪,便推托自己有别的事。窦志强的姐姐说,没有别的意思,就要分配了,总得去认认自己男朋友的家门。应红听了,心里活了点儿,想她终是承认自己和窦志强的关系了。但还是顶着,没有正面回答。

      应红心里其实很想到窦志强家去看看,她没事的时候也爱想窦志强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里长大的啊?窦志强周围的人都是谁呢?也想了一些事情,一想就想得很远,想在一个军营里长大的男孩的童年生活,对于军队,应红是陌生的,因为陌生,就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有时在街上偶尔见到了一个穿了军装的男人,应红也会情不自禁地多看一眼,看这一眼是因为窦志强,想窦志强的父亲是什么样子?一个军队的高级干部是不是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应红有无穷无尽的好奇,但是,问了窦志强,窦志强总是轻描淡写地敷衍过去,让应红心里有了更多的悬念。应红把自己家的事,自己家的人都抖落给了窦志强,却还是换不来窦志强的一点话,对于自己的家,窦志强几乎是无话可说。

      星期天的早晨,窦志强约见了应红,吞吞吐吐地说出了让应红到自己家去的事,应红心里是快活的,但脸上还绷着,故意说,我不去。人家又不欢迎我。

      窦志强说,不去就算了。

      应红倒急了,忙问窦志强,你说我去还是不去?

      窦志强说,你不想去就不去吧。

      应红说,你说,你说,我听你的。

      窦志强说,那就不去。

      应红倒不愿意了,说,去,我就是要去,我倒要看看,你们家和我们家到底有什么不同,不都是无产阶级的家吗?

      这就去了。

      他家住的是一个独门独院,院子很大,一幢小楼立在中央,两层。房子的周围是茂密的树林,茂密得有些透不过气来,并且茂密得毫无章法,像是所有的树都是自己野生起来的。房子显得有几分孤寂,像是在荒郊野外似的。

      总是有一条路的,进了大门是一条铺了细碎鹅卵石的路,两米宽的样子,用红砖斜放着,砌了一条边。茂密的树林下面有青草,长得也旺旺的,似乎从来没有人走进去过。

      路的尽头就是小楼的大门,上了五级台阶,两扇玻璃门,是敞开着的,还有两扇绷着纱窗的门,关着。推开了就进到了他家的客厅。家里似乎没有什么准备,因为客厅是空的,没有一个人,窦志强似乎早料到会是这样,没有让应红在客厅里停留,就径直领了她上了楼。木楼梯、木扶手,人走在上面声音格外地大,一级一级地响着,像恐怖片里的声音。应红只是跟着,一句话也没有,心里是想着会遇到谁呢?

      事实上,他们谁都没有遇到,尽管脚步声很大,但是没有人听见,像是这是一座空楼。他们进了楼梯口处的一间房子,房门一推就开了,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张床,再看又看到贴了一整面墙的书柜,里面密密麻麻地排了书。

      突然,有声音从楼下传来,应红吓了一跳,声音在楼道上磕磕碰碰,进到了房间,应红听清了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叫他们下楼。应红的心紧了,目光紧张地看着窦志强,窦志强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大姐。俩人就向楼下走去。窦志强捏着应红冰冷的手,说,不要怕。

      客厅里有两个人,一个人是窦志强的姐姐,另一个是一个男军人,本来俩人是坐在沙发上说着话的,见窦志强和应红走下楼来,那个男军人站了起来,脸上微笑着,看着他们。应红猜想这是窦志强的姐夫,她心里好奇,想该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才能让他那个一脸傲慢的姐姐看上,于是,她又多看了那个男军人一眼,一看就觉得这张面孔特别面熟,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他长了一张方正的脸,眼睛、鼻子、嘴巴也一样的长得很正规,像是绘画教科书上那一张标准的中国男人脸。

      窦志强的姐姐依然坐着,没有动,只是抬了抬眼皮。

      应红一看到窦志强的姐姐的样子,就觉得空气像是压缩了,她本能地抓紧了窦志强的手,窦志强像是赌气,没好眼色地瞅了他姐姐一眼,拉了应红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眼睛看着别处,像是应战。

      一时间,客厅里弥漫着窒息的信号。

      突然,那个男军人开了口,他说,怎么样,大学生?毕业以后有什么打算?

      应红听到了,忽然,沉睡的记忆一下子醒了,还不等窦志强说什么,她就脱口而出,哎呀,怎么是你?叔叔,你怎么在这儿呢?

      一下子,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应红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唐突,她的脸一下子红得像块布一样,她张大了眼睛,看了看那个男军人,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我是不是认错人了?她说完以后,目光的余光扫在了窦志强的姐姐的脸上,她看到了他姐姐不屑的目光,她的心像是被掐了一把,心里是又气又疼,恨不得立即离开这里。

      这时,那个男军人也眯起了眼睛,打量着应红,幸好没有太长的时间,他“哦”了一声,试探着说,你是,你是那个大学生。

      应红像是突然被救了一样,使劲地点了点头,这其中有无限的感激。

      接着,那个男军人就一五一十地把那一年他与应红结伴同行的事情讲了出来。应红边听边点着头,说到她落下了洗漱用具的细节时,应红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窦志强也看了看应红。男军人是窦志强父亲的秘书,他们叫他唐秘书。

      吃过晚饭以后,窦志强的姐姐领着应红转了他们家的花园,她并没有对应红说什么话,走到那个花园的尽头,她站住了,她昂扬起脑袋,骄傲地说道,你知道吗?在这个城市里,有几家人会住在这样的小院里。

      应红她一动不动地站着。窦志强的姐姐依然高扬着头,她把两只胳膊抱在胸前,围着应红走了一圈,说,你嘛,毕业以后肯定是回玉水的……应红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可是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窦志强的姐姐接着说,看得出,你是一个聪明人,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你也看到了,我们这个家是不能让志强到那样的地方去的。

      应红使劲咬了咬嘴唇,一咬,嘴唇就白得跟纸一样了。

      窦志强的姐姐说,如果你真的爱志强,你就要为他的前途着想……

      应红终于忍不住了,几乎是喊着,说,好!好!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满意了吧!

      说完,应红就一扭头,向前冲去,只听到身后一个声音冷冷地响起,错了。是那边。

      应红一下子站住了,她用手背揩了揩眼泪,眼睛扫了一下四周,她在辨别方向。

      窦志强的姐姐又冷冷地说道,没有必要这样。门口有车送你。

      当天晚上,窦志强来到了应红她们宿舍,他没有一下子走进来,而是站在门口,有人叫了应红的名字,应红开头假装没有听见,再一声声音就无比的大,应红硬着头皮从床上站了起来,她出了门,没有看一眼窦志强就径直朝楼下走去。窦志强跟在后面,出了宿舍楼,应红转过了身,她说,以后你别再来找我了。

      窦志强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像是犟着,站着不动。

      应红转身向宿舍楼走去,窦志强追了两步,说,我姐姐都说了些什么?

      应红说,你去问她吧。

      窦志强说,应红,我说过,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和你在一起。

      应红转过身,看了看他,说,你是说过。可是……听起来,应红的声音就像一块浮云一样清淡。她没有说完,就坚定地上了楼。

      三毕业分配终于有了结果,应红原本已经在省化工厅联系了接收单位,可到了宣布的时候,她的去向是玉水文教局。事后,系里的辅导员迟疑着告诉应红,之所以是这样的结局,是因为有人专门“关照”过。应红心里一下明白了。

      窦志强分到了北京中直机关。结果一出来,他就作出了一个让所有人吃惊的决定,他要求到玉水去。应红和窦志强两个人的恋情因此告白于天下。应红和窦志强的爱情成了七八级化学系最浪漫的现实。

      王美琴依然留在学校,她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

      应红对王美琴说,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会愿意和我回玉水。

      王美琴说,先别高兴得太早,有你哭鼻子的时候。应红说,那也不怕,只要和他在一起,哭也是幸福的哭。王美琴点了她的鼻尖,缺心眼!应红笑了,说,缺心眼好。你不就喜欢缺心眼的吗?王美琴叹到,你呀,你还没有长大!应红收了笑脸,一本正经地问,要分别了,我想问问你,你心里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王美琴笑了,说,小可怜,秘密就是秘密,它只能属于一个人。

      临行前,王美琴约了应红和窦志强一块吃饭,在学校旁边小街的小饭馆里,点了四个家常小菜,一个鸭油蒸臭豆腐,一盘酸腌菜炒藕片,一碗排骨炖萝卜,还有一盘爆炒牛干巴。店家还上了一杯酸梅泡酒,这也是王美琴点的。窦志强见上了酒,就先说了,我不会喝酒。应红用手扯了他一下,王美琴用眼睛的余光扫了窦志强一眼,自己端起了那个酒杯,把酒杯把玩在手里,接着凑近嘴唇,优雅地喝了一口。窦志强惊得睁大了眼睛。王美琴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她拿起了筷子,在桌上一扫,说,吃!吃,吃!

      她说着,摔先夹起了一块牛干巴,在嘴里大嚼了起来。

      吃了几口,应红就端了个玻璃杯,她从王美琴的杯子里倒了一点酒出来,她递给了窦志强,说,你也喝一点。你是男人嘛,男人哪有不喝酒的。窦志强看了她一眼,一副极其为难的表情,应红笑着,说,又不是毒药!窦志强皱了眉头,端了酒杯,发了狠,一仰脖把酒倒进了肚子里,接着他就被呛得一阵猛咳,两个女人哈哈大笑起来。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