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逐日(全)第1章   从日常生活获得拯救阿啃1919

    第1章   从日常生活获得拯救阿啃1919

    作者:古冰    

      失败感和无力感一直在纠缠着我们。面对自身与世界时的无能为力,常令我们无所适从。我们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我们来自哪里,又将往何处去?我们被命运,抛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当下。只是,我们知道要往前走,知道在离开村庄的路上,更多的人将死于心碎。这是一种深渊体验,对任何一个怀抱理想而涉世不深的人的而言,都无疑是一场灭顶之灾。确切地说,不是一场灭顶之灾,而是一种对灭顶之灾的恐慌。自从脆弱的理想主义破灭,生活掉入一无可取的世俗之中,这世俗生活,同样将杀死一个人。如何在琐碎、苍白、乏味的物质生活中获得救赎,保持心灵渴望飞升的冲动,是这部小说引起我共鸣,并使我深切关注的一个主题。

      小说主人公王风,从一个“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的浪子,最终站到底层民众一边,成为一个民主维权者,内在有一条自觉的理路。所以可以说这是一部关于人的生长的小说,生命如何获得自觉。但我又以为,与其用生长这个词语,不如用拯救这个词语。“逐日”,是对神的追赶,是如何在自身中发现神的过程。

      年轻的王风在无数年轻女性之间游移,这一形象很可以理解。大学毕业,从此便进入一片空虚之中,这些年轻的女性对于他,非关爱情,而是王风可以抓住的一根救命稻草。因为大学时代处身象牙塔之内,所谓的理想因为没有接牢现实生活的底气而显得轻浮不可信。理想主义必然要脚踏实地才可以获得生长。这便如古希腊神话中的安泰,他必须双足踏在地母盖姬的身上,才能获得源源不断的力量。

      小说开始,王风便处于这样的从云端掉落大地的命运之中。现实生活的琐碎、苍白、乏味,不会叫人发疯,只会叫人市侩。灰色的情绪会弥漫全身,但是找不到敌人,如同处身于温香软玉的怀抱。女人似乎是王风可以抓住的一根救命稻草,他以为可以因为放纵而忘却,而获得跃升。这不是王风有意的放浪形骸,而是基于王风这样的人的理性直觉。我用这个词语,理性直觉,即是理性的,又是直觉的。

      但是爱情又能够拯救什么?爱情什么也不能拯救,因此在小说中,你几乎找不到一件完美的爱情,也没有一次和谐的婚姻。王风身边出现3个女人,但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吗。作为天才画家的林致身上有凡高的影子,我认为他是可能的出路之一,他跟高敬群的爱情曲折离奇,一半是火焰,一半是寒冰。这也是作者着力刻画的那种充满激情的爱情,而最终落得一个香消玉殒的悲剧——死亡是爱情唯一的完美结局——但我们还要在这个世界上活着。作为隐逸派绘画大师的高眠云,其艺术境界不留一丝烟火气,他是圣洁、是高贵、是古典贵族精神,但讽刺的是,他的妻子却背叛了他,投靠权势,那拖鞋和绯红的脸颊多么具有讽刺意味!而高自己也不明不白吊死在自家院落。——这是高超的反讽笔调,像闹剧,却有花果凋零的悲凉。

      爱情的破产象征着一个拯救的幻想的破灭。在平行的纬度上,作者展开了另一种拯救可能,这便是林致践行的一条艺术的道路。在这条道路上亦步亦趋的,还有那个优发娱乐想不曾死灭的石匠马国胜。在高敬群死后,林致不知所终,但这不是可以效仿的道路。流浪,云游,生活在别处,可以尊重这作为个人的选择,我以为这不是顿悟,而是逃离。但究竟能够多大程度的逃离呢?人毕竟是肉体的存在,是社会性的存在,你以为四大皆空,而其实一切皆实存。林致走了,问题便回到鲁迅先生那个问题:娜拉出走以后怎么办?

      马国胜同样渴望跃升,敲石头的生活夜以继日,多么渴望奇迹的到来!但谁又能够逃离生活这张现实之网?马国胜最后选择妥协,他伤害了应扬,但是他无力拯救应扬,他连自己也拯救不了。那个最终完成的石雕,是他一辈子最大努力的一跃,是他的纪念碑和墓志铭。

      唯一得到内心平和的是王风。当一个人游龙戏凤,游戏人间的时候,往往因为他看不到被遮蔽的悲惨现实。在当下中国,睁眼看世界是不容易的,但如果一个人看见了底层民众的苦难,他还能掉头不顾,继续游戏人间吗?尤其是一个曾经怀抱理想的年轻人。

      我以为王风的生长,便是自我救赎的方式。逐日,是追逐我们内在的良知和勇气。我们必须关注到我们的现实世界中来,我们的生命才能获得沉潜下来的可能。那时候,才是笃定的,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王风因为采访报道制药厂事件,最终丢了工作,被公安问候,这是求仁得仁又何怨。这是一个浪漫主义者的最后醒觉。年轻时我们曾经以优发娱乐为马,浪迹天涯,只有我们敢于正眼看世界,看到这个世界的不义和罪恶,而挺身担当,这才是自我拯救的正途。结尾处王风看着街道上人影憧憧,车辆穿梭,他想到,以后,要独自一个人撑起这片天空。我想说,他不是一个人,这一刻,他有所有良知和道德勇气的灵魂附体,他不是一个人。

      在读这部小说时,我时常想起另外两本使我激动的小说,刘志钊《物质生活》和胡发云《如焉》。前者可以归为青春小说,而后者可以归为社会小说。古冰在《逐日》这个小说中,将这两种小说题材合在了一起。他找到了一条用以贯穿的线索,便是一个人的生长。如何从青春期出来,介入我们当前的社会。我认为,这便是救赎。

      尽管在小说技艺上,我并不认为这部小说达到了多么高的成就,起码,这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叙述技巧。但是小说因为直达心灵的真实打动了我,使我有手不忍释的冲动。也因为,我曾经有过这样的心灵历程,这不是古冰一个人的心灵史,也是我的心灵史。是以我在一开头,就僭越的用了一个群称,“我们”,而不是“我”。

      读到三分之一时,我跟王学进老师说,这部小说对作者古冰而言,他的意义远大于我们普通读者。我现在要修正这个说法,因为对于我,这部小说也有着巨大的意义。就像《物质生活》曾经给我的冲击——那是我第一次在公开刊物读到我们这一代人的心灵史。那种彷徨,饥渴,渴望飞升而无处用力。那时候,我们将物质看成外在于我们的异己力量,在生活的挤压下,自我窒息无处遁逃。但我们终于可以从王风的道路中看见自己,所以我敢说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逐日的道路上,将会有更多的人从自身看见神。

      本来想到关于人的生长,韦伯说的祛魅这词,是很重要的一点。我在小说中也读到了这种倾向。所以心灵史这一点很重要,这是一个人的生长的轨迹,生长,而不离开自己的内心追求,便是一种自我救赎。我以为,只有看清现实,直面人生的态度,才能获得真正的救赎。所以祛魅很重要,要摆脱所有诗意的伪装,摆脱艺术的麻醉,去直接面临死亡、鲜血。看到这样的场景的人,才能真正一个人顶起一片天。

      关于古冰的小说策略,我是外行,说的话没什么建设性,仅是一个读过一些小说的人的个人喜好。我认为小说是一种叙述,在叙述过程中,作者退隐了,故事呈现了。也就是说我觉得有大段大段炽烈的文字,显出了作家的在场。我认同海明威的冰山理论,呈现出来的不必太多,可以让人回味的却很多。

      我也想到最近3个月来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我为何写作。写作何尝不是一种自我拯救?我们是小职员,我们是小市民,我们从不曾放弃仰望星空的优发娱乐想,而写作几乎是唯一可以借以使我们灵魂获得跃升的手段——我藉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