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守候是我能给你最好的爱第4章   美人鱼和李伟

    第4章   美人鱼和李伟

    作者:董江波    

      5月的一个星期天,阳光明媚的清晨,那所北方大学校园广场的喷泉涌出一朵朵洁白晶莹的阳光水花,草地像被打上了一层金色的绿光,将开未开的花儿们在微风里轻轻摇曳着。那个不阳光却灿烂的他,信步踏上图书大楼门前铺着的软绵绵绿地毯,心里紧紧的,还有一种惬意的兴奋。

      摸着手中这本《美人鱼》不错的质感,在经过这段愉快的景色描写后,我突然就阅读到,作者有一个很俗的名字,李伟。据说,这个名字全国有上百万人叫。木子李,伟大的伟。

      书里的这段景色描写,现在的我,几乎每天都在学校看过、走过,却没有任何感触。现在的天气,就像作者李伟所写的,5月的一个星期天,阳光明媚的清晨。

      当然,李伟不只是想描写母校的景色,他继续往下写道:

      通常这时候的图书阅览室是阒无一人的。可命运也常常会捉弄人,在这个清晨阳光灿烂的八点钟,作者走过阅览室那座阔亮的落地窗时看到了一排排黑压压的头、一条条形形色色的腿。他扫了一眼别人会认为是“该死”的那个他的角落,空落落的,没有人喜欢那里。阳光直射下来,整整一天,虽然北方的天气还清凉得紧,但大多数人,还是喜欢躲着阳光行动。

      李伟将一根手指放在书架上,慢慢地划过一列列书目,他在找他的《海的女儿》。总有大部分人,在随意翻阅后,就随意地把书放到随意看到的书架随意的位置上。于是,今天看的书,明天你总还得花同样多的时间来寻找它。这寻找的过程,也算是一件乐事。

      何琪放下她“沉甸甸”的包,匆匆签下她的图书证号。在完成整个登记过程后,她穿过防“盗书”的装置区,来到书架旁。她轻轻地抚过书的脊背,她在找她的《海的女儿》。阳光穿透落地窗,柔和地照在书架上,紧接着把明亮洒向屋子的每一个角落,这时候的阳光是不需要任何设防的。书架上出现了两个淡淡的影子,一个是她,一个是他,他在左边,她在右边。而那本《海的女儿》赫然放在中间。他的手指继续掠过书目,她的手指抚过书脊。

      当上帝喊停的时候,他的手指在那个“海”字上,她的手指在那个“的”上。两个字我记得是紧挨着的,所以说是他擦了她一下,也可以说是她擦了他一下。他们的手像触电一般闪开了。他腼腆地笑了,脱口而出:“是你啊!”她脸红了,脱口而出:“是你啊!”

      相视一笑后,她主动选择了转身走开,匆匆拿了另一本书;他假装在注意另外一本杂志。那一天,他和她都没有看那本《海的女儿》。

      看到这里,我突然有些领悟,也对我跟萧雨的误会,有了很多释然的感觉:忧伤,总有翻过去的一天。阴雨不管时间有多长,总有一天,明媚的阳光会毫无保留地给到你。

      看来,李伟是一个相信缘分的人。于是,他在他的《美人鱼》里,给自己设置了很多缘分:

      作者李伟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心情,他憋着一口气,走出图书大楼时,向来很少上网的他,莫名地向不远的网吧走去。他打开他的QQ,他一直等待的那个女孩没有上线。他懒懒地垂下手,在查询那栏的昵称中打入“美人鱼”三个字。他苦笑,昵称叫美人鱼的网友何其多,根本就不是查一眼的问题,就算查一百眼,也查不完个零头。

      在整整付出一个星期的体力,帮何琪的一位女舍友每天到水房打一暖瓶热水后,李伟得到了回报,那就是何琪的QQ号码。那位女舍友说,何琪经常到网吧上网。

      受伤不浅的“美人鱼”何琪沉闷地背起沉重的包,又习惯性地没有去自习室,而是走入眼前的网吧。她的QQ上已经没有“王子”,那个以前经常陪着她一小时又一小时聊天的王子已经彻底从她的QQ上消失,再也寻不见。这么多天来,她竟然没有完整地记下“王子”的QQ号码。她不禁为此而轻轻笑了一声,那是对自己的嘲笑吧!她下意识地在查询栏中将“王子”打入昵称那一项,在汪洋大海的“王子”堆里,她无所适从。

      李伟的昵称就叫“王子”,虽然他不是王子;何琪的昵称就叫“美人鱼”,一条受伤的美人鱼。加吧,总之就想加一个好友。就在何琪准备下意识地选一个时,提示有人加她好友。何琪下意识选了接受,加为好友。加了是加了,头像亮是亮了,但无论是李伟,还是何琪,都丝毫没有聊天的欲望。或许,这个好友加的,只是一种情绪的宣泄吧!

      当你不再相信爱情、不再相信缘分的时候,老天爷却偏偏要给你缘分,甚至给你爱情。该来的缘分,你挡也挡不住。当李伟想要离开网吧时,何琪也有了要走的意思。不知道这个故事就是这样,还是作者刻意写成了唯美。李伟推开网吧软绵绵的椅子时,何琪也正在这样做。于是,他们的目光就遇到了一起。

      “你……”“你……”似乎是同时说出了口,却又不愿叫出名字。何琪想起了图书馆里那个灿烂但不阳光的笑,李伟仿佛又看到了美人鱼那次抬头时忧郁而淡淡的笑。

      再下来的时间,他们交换了各自的QQ号,又转身完成了一次“填充”工作。何琪不知道,李伟早已经知道了她的QQ号码,李伟装得就像第一次知道一样。何琪更不知道,李伟为了拿到她的QQ号,付出了多长时间的体力劳动和苦力心情!当李伟想要把何琪加为好友时,他发现:何琪已经以“美人鱼”的名字加在了自己的QQ上面;当何琪输入那个五位号码时,她看到李伟早已以“王子”的名字加在了她的好友里。又相视一笑,不禁嫣然,惊叹巧合。当然,这个惊叹仅限于何琪,在李伟则是高兴喜悦。

      李伟在书里说道:你要相信巧合,巧合才会降临到你身上。或许,这就是人们一直盼望的那种可遇不可求的叫“缘分”的东西。可是,他的这个缘分,最终也是有缘无分。

      那天中午,是李伟有生以来第一次同一个非血缘关系的女生同餐。他低着头,飞快地扒拉着饭盒里由食堂提供的通常是淡而无味的米饭与菜。结果是:他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吃完了“小山”一样的两堆米饭与三份有荤有素的菜。

      很多人无法相信和想象,大学校园里很多约会,甚至包括大多数第一次约会,都是在学校食堂里进行的,而他们约会的第一餐,就是食堂提供的普通饭菜。这同样也很浪漫。

      李伟有点尴尬地用餐巾纸擦了嘴,然后静静地看着何琪吃饭。何琪吃饭用的是一种忧郁的姿势,一口一口,不紧不慢,仿佛永远吃不完,却又说不清楚这个永远到底是多久。李伟只好紧紧地盯着她,看着她吃。

      何琪停了下来,是突然停了下来,饭菜还剩下一半。她幽幽地说:“你和他一样,也吃得很快!吃完了就这样看着我--看着我一口一口慢慢地吃,永远也不会厌倦。”刚说完,何琪就哭了,大颗大颗的泪滑下,她艰难地把那一半的“剩饭剩菜”推到了一旁。

      这个时候,李伟才知道真的有美人鱼与王子的故事,对面的女孩,就是真正的美人鱼。

      李伟是他所在班级的生活委员,取信拿包裹自然成了他工作职责中的头等大事,第二等大事也比较有趣,就是帮大家买每学期一次的澡票。

      李伟所在的大学有三座澡堂,一座在蒲松小区,两座在教学区本部。于是,除了蒲松小区以外的学生,都选择距离较近的教学区本部澡堂洗澡。蒲松小区是一个封闭式小区,小区不容许非学生非教职工进入,澡堂也基本不用考虑有“外人”进入洗澡闹事的安全问题。教学本部的澡堂,则处于校园区的公共场合。但问题是,不管你去哪个澡堂洗澡,都必须出示“学生证+澡票”,而澡票,更是不售卖,只能是各个班级的生活委员,统一购买,一次买够一个学期的。

      一个学期大概有二十周的时间,当时的学生,无论男女,按照学校规定的配额,都是购买二十张澡票,男生往往只能用掉十张左右,剩下的,基本上都烂在宿舍床板上了。从这个推算来讲,男生平均每学期洗十次澡,也就是接近每两周一次;女生最多平均每学期洗二十次澡,可能这个数值更低,也就是接近每周洗一次。

      我不知道李伟为啥要在他的《美人鱼》里刻意描写“洗澡”这样一回事,或许只是他有感而发吧。很多人,在写小说的时候,都喜欢见缝插针地议论一番,这一番议论,大可以说它是累赘,跟上下文不相关,写作者本身,却很喜欢,舍不得删除,甚至据理力争。

      其实,这样的洗澡频率,在几年前,甚至今天的很多北方城市里,已经算是很清洁的洗澡行为了。但比较好玩的是,就在今天,一个网友发表的帖子,引发了成千上万网友的大讨论,这个网友说,他老婆跟他结婚两年了,他发现越来越忍受不了老婆的不爱干净。大意是说,老婆夏天一周洗一次澡,冬天两周洗一次。平时呢,准备了一个小盆,隔一两天就洗一下下身。他老婆的这种“行为”,被超过三分之二的网友认为是不爱清洁。

      不知道有多少人,自己事实上也是这样做的,却认为这样不清洁。不管是理论上,还是实践上来讲,这样已经算很清洁了。就算人类发展到现在,排除绿色环保因素,只说享受,对地球上的绝大多数人,对中国的绝大多数人,每天洗一次澡,还是一种奢侈和奢望。

      这个事实也告诉我们:绝大多数人(三分之二)是特别喜欢夸大事实,特别喜欢放松自己却严苛要求别人。我想,那个发帖的哥们自己,可能都是一周洗一次澡,甚至平常连个“小盆”也没准备,更别谈洗洗下身了。

      在《美人鱼》这本书里,李伟却比较烦心澡票的事情,因为他得挨个找班里的人收钱。这确实是一件麻烦事,总会有那么几个人,既不来上课,也不在宿舍,更不在图书馆,导致你总是收不齐钱。但你如果想把他丢下不管,他总会在你办完事情后,迅速地跳出来质问你,然后再让你帮他去补办。

      相对这样的烦心讨厌事,取信拿包裹那绝对是一件“美差”了。何况,还可以向信件的拥有者“讨要”不少漂亮邮票呢!这不,他正低着头分拣那一大堆从信箱中取(其实这个“取”换成“掏”更合适,邮箱高达两米多,每三个班一个小箱子,李伟那三个班,占据了最高一层的一个小邮箱)出来的信件,嘴里不停抱怨着学校为何把三个班的信件给搅在了一块儿。

      突然,豁然开朗,仿佛倾盆大雨中突然发现有一角天空是蓝瓦瓦的,而且还有阳光在那里游荡,这一角阳光一角蓝天,将会瓦解整场雨。

      李伟发现了一封放错信箱的信。你猜是谁的?你一定要相信,冥冥中似乎早已注定:那是一封没有写系没有写班,光秃秃一个大学名称的平信,中间用淡雅的字写着--“美人鱼”(错了,其实是那个女生何琪的姓名)收。

      看到何琪的名字,李伟手中本来已经拣好的信“嗒”的一声又全散落回了那三个班级的一大堆里。李伟始终不明白,那个年头的学生,怎么就那么爱写信,每天三个班,怎么着也能收到二三十封。而今天呢?如果邮局还只是做寄信业务的话,肯定立刻就倒闭了。而对每一个普通人,收到一份非银行还款账单的信件,已经成为一种愿望。

      他淡淡一笑,把那封信装入口袋,摇摇头走了,剩下一大堆的信,还有那大张着口的绿色信箱。

      李伟,回来!你这个人真不道德。我想,如果信箱可以说话的话,它一定会这么喊,冲着李伟的背影喊。

      读到这里的时候,我手中的这本《美人鱼》,已经读了大半。其实,我心底急切地想知道故事的结尾是什么样子,但阅览室不外借书。现在的时间,再到图书馆去借这本书,排队到管理员面前,也该早过了图书馆外借图书的截止时间了。算了,还是留些念想,慢慢读吧!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