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推荐
  2. 书签
  3. 订阅
  4. 评论
  5. 目录
  •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宦妃权倾天下 第2章   整治下人

    第2章   整治下人

    作者:素绾    

      沈氏正在房里责骂一个丫头。似乎是因为在给张之广换药的时候不小心碰疼了她,这小丫头被扇了两耳光,又被踹了一脚,这会更是被沈氏骂得梨花带雨,红肿的脸蛋上眼泪一颗一颗的掉着。

      “夫人!”陈二莲一手捂着脸,跌跌撞撞的跑进来。

      “怎么了?”沈氏瞪了她一眼,“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不是让你去把那个小杂种放出来吗?怎么的了这是?”

      “这,夫人!”陈二莲哭丧着脸,“我被那……我被大小姐扇了两耳光,她还拿着柴刀威胁我说要杀了我……说是杀我之前要先杀了表少爷!”

      沈氏一巴掌就拍在了旁边的茶几上:“你说什么?那小贱蹄子还敢动手打你?还敢扬言要杀了宽儿?”

      “没错!她可嚣张了!说什么要报复欺负她的人!她可是拿着柴刀呢!”陈二莲添油加醋的说着,倒是把苏笙和的想法说得差不多了。

      沈氏又是重重的一拍桌子:“真是翻了天了她!来呀,跟我一起去找找那小杂种!我倒是看看,她藏着一把柴刀是想要干什么!”

      苏笙和一回房,就脱了衣服,找了水把身上擦了擦。

      一个被嫌弃的小姐房间里自然不可能常备热水。用结了冰碴子的冷水把皮肤擦得通红,苏笙和才换上了干净的棉衣。

      衣带还没有系好,外面的门又哐的一声被踹开了。

      “苏笙和!你给我滚出来!”

      听着沈氏那凶神恶煞的声音,苏笙和撇了撇嘴,慢条斯理的系好了衣带,施施然的走了出来。

      “二娘大清早的到笙和这里来,是来慰问笙和的吗?”苏笙和完美的微笑着,“昨晚虽然在柴房睡了一晚上,但是笙和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呢!所以劳烦二娘亲自来看望了。”

      沈氏的脸一抽。她上下审视了苏笙和一眼,脸色一沉:“笙和,方才二莲来放你出柴房,你倒是不由分说的扇了她耳光?怎么,你对昨个儿我下的命令有怨气?”

      “怎么会呢!”苏笙和又是盈盈一笑,“笙和若是有怨气,昨个儿也就不会老老实实的在柴房里呆一晚上了……只不过陈二姑她早上说话有些恰当,我这不是担心一些污言秽语传到爹的耳朵里,这才对她小施惩戒的——还是说,二娘,我动手惩戒了犯了错的下人,二娘这是来责罚我的?”

      她抬眼看着沈氏,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沈氏越发不待见她这样子,在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句之后,她仍旧是板着脸:“二莲犯了什么错,让你竟然伸手扇她耳光?”

      “她骂我是杂种呢!”苏笙和头一歪,眼光轻轻的瞟过了陈二莲的脸。

      陈二莲不由自主的往沈氏的背后缩了缩。

      “她骂我是杂种,就是骂我爹。我爹身为大夏的相爷,身份尊贵,岂能让她随意辱骂的!”苏笙和轻轻的哼了一声,“二娘,你说是不是?毕竟二娘你的妹妹是皇上宠爱的沈贵妃,这骂了我爹,就等于骂了二娘你和沈贵妃,也就等于骂了皇上。我教训她,也是为了她好啊!”

      沈氏回头狠狠的剜了陈二莲一眼。

      陈二莲倒是有些急了,伸手就指着苏笙和:“夫人,不是的,是她,是她,她先打我的……”

      苏笙和的眼睛一眯:“我也算是半个皇亲国戚了,你一个下人,竟然敢这样拿手指着我?”

      她的声音冰寒,刺得陈二莲不由自主的就把手缩了回去。

      沈氏有些嫌恶的瞪了瞪陈二莲,才又扭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苏笙和:“这事是二莲不对。但是笙和,你从柴房里把柴刀拿出来干什么?还跟二莲说要杀了宽儿?”

      “咦?我什么时候把柴刀拿出来了?”苏笙和一脸的惊奇,“我也没有说要杀张公子啊!陈二姑,我且问你,在你面前,我可是提过半句要杀张公子的话?不对,我可曾提过张宽张之广这几个字?”

      “这……”陈二莲嗫啜了一下。眼见沈氏的目光越发的严厉,她的嘴一扁,“可是夫人,她真的拿着柴刀威胁我的!还说了要杀人!”

      苏笙和的头又是一歪:“陈二姑,笙和可是一天都没吃过东西了,哪里还有力气拿着柴刀杀人啊!况且被你推进了泥水里,浑身都是脏兮兮的,我这回来了就急着拿冷水擦身子,哪能去杀人啊!况且这相爷府是我的家,我拿着刀,能去杀谁啊!”

      她又往旁边让了让:“若是二娘不信,大可让人进来,检查一下我这房间里有没有藏着柴刀。”

      陈二莲立刻一马当先的冲进了进去。

      经过苏笙和的旁边的时候,苏笙和立刻侧过身,佯装被她挤倒,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哎呀!”她痛呼了一声,“我的手。”

      沈氏的面皮又是一抽,却又不得不让身边两个姑子过去把她扶了起来。

      苏笙和一站起来,就叹了口气:“陈二姑就算记恨我,也不必如此……我的肩膀都摔疼了。”

      “不过是稍微碰了一下你就摔倒了!”沈氏也轻哼了一声,“笙和你倒是越来越娇气了呢!”

      “那是笙和的不是了!”苏笙和只是一笑,也没有再说什么,跟着沈氏走进了房间。

      不过一会的时间,陈二莲已经把苏笙和的房间翻得乱七八糟了。

      刚刚换下来的脏衣服丢在地上,从衣柜里翻出来的干净衣服也丢在了地上。因为方才在房间里擦过身体的关系,地上积了水,那些衣服也很快就被弄脏了。

      苏笙和皱了皱眉:“洛儿和曾婆婆都被你们打死了。衣服弄脏了,我这要不到热水,这衣服可谁来洗啊!”

      沈氏似乎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了,闻言也只是斜眼看了苏笙和一眼:“笙和也不小了,今年都十八了,难道还不会自己洗衣服吗?”

      “不会呢!”苏笙和一脸天真的看着沈氏,“二娘今年三十八了,应该知道怎么洗衣服吧!不如你教笙和可好?”

      “哼!”沈氏把头扭到一边,“如果找不到柴刀,便让二莲把你的衣服拿去洗干净便是了!”

      “那便是如此吧!”苏笙和轻声一笑,“其实在笙和的房中找,还不如去柴房看看那柴刀是否还在柴房里会比较好呢!”

      沈氏有些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又淡淡的开口:“二莲,你找到了吗?”

      陈二莲有些讷讷的转过身,丢下了手里的被套:“夫人,我,我没有找到……我知道了!肯定是大小姐把柴刀藏在别的地方了!”

      沈氏眉一皱,转身对着旁边的姑子说了几句,那姑子立刻领命出去了。

      苏笙和叹了口气,蹲下来,把地上的衣服被套都捡起来,丢进了旁边的浴桶里:“我这房里可没有柴刀。陈二姑,这些衣服,可要你来洗了。”

      陈二莲有些怨毒的瞅了她一眼。

      苏笙和捞起浴桶里湿掉的衣服看了看,有些大惊小怪的叫着:“哎呀!陈二姑,你看看这是什么,是不是你早上推的我那一把,让我把衣服刮破了?这要补起来,只怕也不好看了吧!”

      “我什么时候推你了!”陈二莲咬着嘴唇。她本不想过去,但是大家都盯着她,她也只得不情不愿的过去了。

      苏笙和放下手里的衣服,退了两步。

      陈二莲站在浴桶边,弯下腰就打算去捞衣服。

      “喂,看这里。”苏笙和站在她身边,挡住门口众人的视线,侧身笑眯眯的看着她。见她扭过头来,苏笙和一把伸手抓住她额头上的头发,狠狠的往前一扯。

      陈二莲吃痛,又因为脚下有水,身形不稳,整个人往前一栽,一头扎进了水里。

      “哎呀!陈二姑你这是怎么了!”苏笙和又大惊小怪了的叫了起来,“不过是让你看看我的破衣服,你怎么就摔进桶里去了?”

      “哗!”陈二莲从水里冒出来,头上顶着一件小衣,整个人都冻得哆嗦了,“你,你,你……明明是你,你推……”

      “我推?我没有推你啊!”苏笙和一脸的无辜,“我只不过是稍微碰了你一下而已……看起来陈二姑你也很娇气嘛!碰一下就摔倒了!”

      陈二莲哆哆嗦嗦的,手扶着桶沿就打算爬出来。

      苏笙和低下头,面无表情的抓住她的小手指一掰。

      陈二莲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又摔进了水里。

      沈氏在门口看不下去了:“都是在干什么!还不快去把二莲扶出来!”

      几个姑子立刻过去,七手八脚的把陈二莲扶了出来。

      苏笙和退到一边,抬起手吹了吹自己的指甲。

      沈氏看了她一眼,脸色越发的低沉了。

      门开车,寒风一阵一阵的,陈二莲冻得全身发抖,嘴唇都发青了。

      她正要开口说回去换衣服,先前出去的那个姑子就回来了。

      “夫人,检查过了,柴房里的三把柴刀都在呢!”

      沈氏眉一皱。她满是深意的看了苏笙和一眼,又淡淡的开口:“既然如此,便是二莲看错了。把笙和这里翻得这么乱,也是二莲的不是了。二莲,你回去换上衣服,回来帮笙和把衣服洗了便是。”

      眼见陈二莲要走,苏笙和却一闪身,拦在了门口。

      “陈二姑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苏笙和抬起眼睑看着她,“既然进来把我的衣服弄脏了,自然要洗干净了再走……”

      “我……”

      “你什么,二娘也说了,若是找不到柴刀,这弄脏的衣服就得你来洗,”苏笙和弹了弹的指甲,“陈二姑这回去了,只怕是不会再来了吧!”

      “哼,难道我说的话也不顶用了吗?”沈氏冷冰冰的扫了苏笙和一眼,“我说了让二莲洗衣,自然会让她来。现在二莲全身都湿透了,便是回去换一下衣服也不行。”

      “倒也不是不行,”苏笙和一摊手,“不过我见陈二姑这身子骨也不会太好。这回去一换衣服,说不得就生病躺下了。她病了还不要紧,只是我这衣服泡在水里,怕是要发臭了啊!二娘,要知道我好歹也是苏家大小姐,这洗衣服的事儿嘛,我是真的不会呢!”

      “便是二莲病倒了,我也自会派姑子来给你洗衣服的,”沈氏的脸色越发的冰冷,“难道你还要让二莲穿着湿衣服为你洗衣?二莲大你二十多岁,若是嫁人了,只怕都能生出一个你来了,你还如此待她?”

      “曾婆婆六十多了,都能生出一个陈二姑了呢!”苏笙和仍旧是笑眯眯的看着沈氏,“可是曾婆婆和陈二姑都是下人,难道二娘觉得我唤她一声陈二姑,她就当真是我长辈了?”

      她抬起头,目光冰寒的看着陈二莲:“陈二莲,你把我衣服弄脏了,今日你不把我衣服洗干净,就别想走出这门。”

      她这么一说,沈氏的鼻子都要气得冒烟了:“苏笙和!你……”

      “陈二莲!”苏笙和也是一声厉喝,“你还不赶紧去!”

      低下头,她又是一脸笑容的看着沈氏:“二娘,您要跟笙和说什么?”

      陈二莲头发上都开始结冰,她打着哆嗦,一脸乞求的看着沈氏。

      沈氏的脸色已然青黑:“笙和,今日二娘要带二莲走,你还非要阻止不成!二莲不是你的长辈,难道我也不是?”

      “您当然是,不然我怎么会让陈二莲这么个下贱的下人随意到我房间来到处乱翻呢!这不是给二娘您的面子吗?”苏笙和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不过这衣服呢,陈二莲今天是洗定了。如果二娘您非要带陈二莲离开的话,那也要等她洗完衣服再说。”

      “你还反了!”沈氏都气得有些哆嗦了,“二莲!我们走!”

      眼见陈二莲又要走,苏笙和的脸一沉,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二娘,”苏笙和面无表情的看着沈氏,“今儿衣服不洗,她不能走。二娘你要带走她,大不了像昨日一样,把我押在一边跪着。爹今日休朝,正好在家,到时候我找爹评评理,问问这衣服到底该不该洗!”

      沈氏这下是真的哆嗦了。她气的指着苏笙和:“好啊你!真是翅膀硬了啊!行!你要找相爷评理,尽管去找!我们走!”

      瞅着沈氏带着人鱼贯离开,陈二莲也想要跟着走,无奈苏笙和死死的拉着她的手,她又因为冷得直哆嗦而完全挣脱不开。

      “夫,夫人……”她上牙敲着下牙,只发出了微弱的呼救。

      苏笙和扭过头,笑容越发的灿烂了:“陈二姑,二娘已经走了,至于你……呵呵,赶紧洗衣服去吧!”

      把陈二莲往房间里一摔,苏笙和站在门口,慵懒的伸了个懒腰。

      “啊,早晨的空气果然清新呢!嗯,无污染,真棒!”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优发娱乐官网